去石林!

2013-12-1 00:51| 发布者: Juno| 查看: 3049| 评论: 0|原作者: 青枫拂面|来自: 《马术》2013年12月刊

摘要: 欧晓娟,2007 年毕业旅行在喀纳斯第一次接触到马,从此后即使游走在各地也每年回到喀纳斯。2010 年底才知道原来城市也有马可骑,从野骑转为马场马术,并在马术俱乐部工作了一年。2012 年回到喀纳斯,择栖息地于禾木, ...


欧晓娟,2007 年毕业旅行在喀纳斯第一次接触到马,从此后即使游走在各地也每年回到喀纳斯。2010 年底才知道原来城市也有马可骑,从野骑转为马场马术,并在马术俱乐部工作了一年。2012 年回到喀纳斯,择栖息地于禾木,或独自登山徒步,或骑马进入阿尔泰山各大景区及牧场。

石林在冲乎尔乡的夏牧场里,在山地草场当中,独此一处怪石林立,是这两年在马友圈子里很火的“空中花园”路线的中段。从禾木过去先要经过敖包,再过吉克普林河的桥,然后海因布拉克走到底,翻过一座山就到了托合海伊特大草原,托合海伊特是阿勒泰和吉木乃牧民的夏牧场,过了大草原,翻到一座山的山顶,我就看到石林了。

悠闲而充裕的行程

石林我去年去过,所以路线很熟。今年禾木全封闭修路,游客基本上进不来。不用天天出去租马赚钱了,跟我关系好的一个本地哈萨克族姑娘古丽娜尔也想去石林看看,她没有去过,所以邀请我同去。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因为可以蹭她的马骑。我在心里乐着。今年没有游客的折磨,禾木的马个个都膘肥体壮,有足够的体力在草原上奔跑。

我们约好早上8 点,她把马带到我的院子里备鞍子。介于我在禾木生活两年的经验,当地人的准时度会大打折扣,所以当她准时来敲我门时,我还是有点小小的吃惊,看来去石林真是她期盼已久的事,大约昨天晚上就兴奋得没好好睡觉吧。等我们吃过早餐、备好鞍子,又去商店买好水和干粮的时候已经9 点了。但新疆时间也才7 点,又是在七月这个比较闲的季节,我们离开村子的时候,只有稀少的炊烟上升,路上几乎见不到人影,村子都还没有完全苏醒过来。禾木今年雨水丰富,草长得很高,高的地方甚至可以淹没马头,我们的马蹄踏过之后,青草的香味便扑鼻而来,犹如刚切开的西瓜那么香甜,就着早晨清新湿润的空气,幸福和喜悦就开始从身体里蔓延,穿过毛孔,然后被马奔跑而产生的速度散了一路。在不能奔跑的地方我们就快步并肩行走,在马背上聊天。古丽娜尔说,今年禾木就跟她们小时候的感觉一样,不再每天听到各个山庄餐厅比拼谁家的音响更响;村子里也不会因为放牧过多,草地不堪重负而让土地裸露,车马一过便尘土飞扬;大家不会都忙着挣钱而无暇顾及自己本来的生活;村里人之间也不会因为抢客而吵架,关系也更融洽,所以,没有游客也好。


不过天气却不给力,我们出发的时候还阳光灿烂需要戴墨镜,到海因布拉克的时候就下起雨来了,而且越下越大,我们只好找了个人家避雨。正好又赶上这家人的早茶,按照哈萨克族人的习俗,进门是客,我们当然又得坐下来喝茶了。

在闲暇的季节,哈萨克族的早茶会喝一个多小时,一家老小围坐在长方形的茶桌上,桌子上铺着一张干净漂亮的桌布,上面摆满了哈萨克族的馕和包尔萨克,当然酥油和奶疙瘩也必不可少。老人、男人、客人上座,一碗茶喝完便把碗递给坐在桌子右角的媳妇,媳妇接过茶碗,先往碗里添上一小勺子带奶皮子的牛奶,从茶壶里注入滚烫的茶水,再递回茶碗。若是隔的太远,中间的人会帮着传递。等碗回到自己手里,牛奶和茶水已经融为一体,香气四溢,奶皮子化开浮在茶面,还冒着油珠子呢!老人和男人们谈论着以前的、现在的和将来的那些事情,媳妇就静静地听。

有我们的闯入,话题当然就会不同,大家的注意力都会放在我们身上,尤其是我这个外族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做什么工作?老家在哪里?有时候还会被问到多大了?结婚没有?在远离禾木的小村子,有新的话题可以聊聊也是乐事。

.....

……更多内容,请见《马术》杂志2013年12月刊


(文、图/ 青枫拂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