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第九届中国马术节-河北·安平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全运会现象

2013-11-1 16:34|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焕川|来自: 《马术》2013年10月刊

摘要: 三种参与方式全运会闭幕,马术项目共6 块金牌各有所归,但热闹褪尽,却让人不得不有所思。总结起来,此次马术队伍中,老牌劲旅有之,新兴团体有之,凭借个人实力组团参赛者有之,各显其能,各尽其职,算得上是一场视 ...


三种参与方式

全运会闭幕,马术项目共6 块金牌各有所归,但热闹褪尽,却让人不得不有所思。总结起来,此次马术队伍中,老牌劲旅有之,新兴团体有之,凭借个人实力组团参赛者有之,各显其能,各尽其职,算得上是一场视觉盛宴。这三种不同的参与方式也十分有看点,进而可以扩展成对中国马术现状的一种剖析,在此粗浅地做一分析。

首先,具有实力的专业马术队是这次争夺金牌的强劲主力,他们是有着国家专项体育资金支持的省市级马术队伍,在马匹和骑手的挑选培养上占有很大的优势,并且,有经验丰富的团队,有能力聘请国外高水平的教练,有机会到国外接受马术训练。当然这种经费的支持,也与他们曾经取得的成绩和当地政府对马术运动的关注有直接的关系。骑手们在这种环境中日积月累,具有高水准的骑术和参加各种比赛的经验也就毋庸置疑了。只是,在这种条件限制下,难免会有各种压力存在。如内蒙古队、新疆队、西藏队、广东队、上海队等当属此列。

其次,是一些代表各地方参赛的民间骑手,他们热爱马术,潜心苦练,虽然并未加入到第一种阵营的制度中,技术上却可以并驾齐驱。这些骑手或从事教练工作,或在工作之余兼修骑术,或独立成为职业骑手等,如湖北、北京、辽宁等各代表队,这些骑手因为各自的工作条件除了要修炼技术之外,还要兼顾教学及马场经营,对外见多识广,对内训练有素,虽然在训练时间上不如专职运动员,但技术水平相差不远。对于能代表地方团队出战,心理压力小,赛场上善于灵活多变,乐观通达。如辽宁队、北京队、湖北队等。如能代表本地马术队取得良好成绩,这些运动员将会获得相应的奖励,颇似其他项目的外援部队,合作方式灵活自如。

在今年的运动会上,最让人振奋的是不少私人俱乐部以资助的形式代表当地迎战,如山西、山东代表队,浙江代表队等,虽然有一些是第一次参赛,无论经验、技术还是骑手和马匹的水平都有所欠缺,但胜在满腔热情。能进入全国运动会这样的大型比赛中,足以证明他们的经营者对马术运动的强力支持,就笔者个人意见,此种行为实在是中国马术运动中的善举,上级部门积极推广并鼓励。毕竟,民间的私人力量是发展马术运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李年喜先生曾经这样评价:“民间力量和社会团体力量,对马术运动的发展具有很大的推动作用。我一直在想,中国马术运动的发展,除了原有的马术运动队之外,社会力量应该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是马术运动的‘中流砥柱’。”诚哉斯言。

民间力量,中流砥柱

这次全国运动会马术项目的重中之重,便是马匹,其中很大一批马匹是由民间的马主提供的。这个数字也由中国马术协会做了统计。在场地障碍、盛装舞步和三项赛这3 个分项中,团体和个人加起来共有6 个小项,共有26 支/ 次代表队参赛(如广东队参加了场地障碍、盛装舞步及三项赛这三个项目,便算3 支队伍),这其中俱乐部代表省市参加的有11 个,几乎占了一半。84 名骑手里面,俱乐部的骑手几乎占到25%。参赛马匹共92 匹,马主提供的马匹则占到68 匹,足有三分之二还多;许多省市代表队的参赛骑手,也是来自俱乐部或者社会的骑手,他们的成绩要占到总骑手成绩的三分之一。社会马主对马术项目的支持实在值得赞扬和敬佩。

这些马主们,花了高昂的价格买回马匹,请人饲喂护理,还要给马匹钉蹄,请兽医,请荨麻师调教马匹,然后提供给骑手骑乘比赛,他们没有要求回报,自愿自觉,并以积极热情的态度投入到这项运动中去。国内许多高水平的马匹都是私人马主和民间俱乐部购回国内的,包括一些省市运动队中的马匹,也有通过民间提供的。中国马术运动的发展与我们社会的发展密切相关,对于中国的马主和马术爱好者来说,他们的贡献确实该大力褒奖。

马术运动不能只凭一时成绩定论高低,在提高个人水平的同时,我们的马术整体水平也在提高。政府职能部门组织了一些赛事,搭建了平台,这些马主(其中包括很多青少年马主)前来参赛,彼此交流,一些有识之士还会利用这个平台,组织各种国际间的赛事,请进国外骑手同场竞技,比如这几年轰轰烈烈的“鸟巢大师赛”、连续举办8 年的“西坞大奖赛”、“FEI世界杯挑战赛中国站”等,为不方便走出国门交流的爱好者们打开了另一个交流学习的空间。而事实上,这种由民间力量支持马术运动的形式,在国外早已是成熟模式。

借鉴与结合


国外的成熟模式,简单来讲,全国或者国家间的各种赛事,马匹提供者都是马主,他们与骑手之间紧密合作,购进可调教马匹,经过骑手的训练、参赛,提升马匹水平,再销售给有需求的客户,这一套环节中,马主显然是马术运动最重要的一环。国外宽松的进出口环境,让马匹交流方面非常顺畅和频繁;更为频繁的是众多等级分明的赛事,适合不同技能的马匹和骑手,而且,严格准确的积分制让骑手们有更多的选择训练不同马匹的能力,进而将整条产业链顺利运转。

除此之外,还有众多马术比赛的赞助商,他们把握观众人群,将马术运动与品牌形象连接起来,提升自己的同时也给予马术运动诸多支援。可以说马术运动是所有项目中最社会化的、最符合体育本质的一个项目。

全运会以及国内近几年涌现出的各个重大赛事,都对马术产业产生了必然的联系和推动,从经济效益上看,为产业每个环节提供了大量的输出和输入,无论是各省市的马术投入,还是民间的企业和个人,他们的投资是投向整个马术行业的,马术竞技资源和周边产业同时也得到了资助和加强;从体育推广上讲,在现有的体制下,从国务院到体育总局对体育的支持是非常大的,逐渐重视马术项目的发展,各省市地方成立专业的马术队伍,以前没有马术专业队的地方也开始成立当地马术协会,并开展各种马术活动、马文化节等。在借鉴国外先进经验的同时,结合国情,稳步发展。专业队在今后逐步走向市场化,是不可避免的,但与欧洲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措东在采访中提到鲁德格·比尔鲍姆的马场,他们与现在的赞助商合作了20 年。这种合作是技术和人的信任,什么样的马匹,该怎样调教,到什么样的水平可以出售,这些都是有一套很成型的方案和执行标准的,这就需要与马主之间建立一种彼此信任的合作关系。我们目前的基础还比较薄弱,这就需要在不断的发展中摸索,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常在国外学习的骑手都表示,国内要发展,不能从一个地方寻找方法,要开放一些,要符合自己的条件,有的时候走的太快也不行。经过这次比赛,我们的外援教练普遍表示骑手们的基本功比起4 年前好太多了,虽然有些骑手还不到打这个级别的比赛的水平。再有,就是有些运动员的心理负担过重,要知道,在马术运动场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有全然信任马匹,同时也让马匹信任骑手,才能通力协作。

中国的马匹保有量在不断上升,而且很迅速,除了从事各种竞技运动之外,也有些是为了繁育和休闲骑乘等,这些马匹的作用不尽相同,但马匹的需求会越来越大,相应马匹的饲料饲草、繁育、竞技训练、建设基地俱乐部、各种专项人才的培养,兽医钉蹄师、教练员,管理人员等,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在这里,就不得不提我们现有的检验检疫制度,中国目前的检验制度,尚不足以作国际间的马术交流,推进检验检疫,打开国门的同时也能让国内的骑手和马匹走出去,是需要积极推进的头等大事。

每一场赛事都是经验的积累,在这次的采访中,许多马界人士都极其认可赛事的重要性,人与马的不断磨合才能造就高质量的竞技项目,举国参与的运动会正是极好的推广机会。马术文化的推广,赛事的组织和执行,国际规则的普及以及观众的专业知识培养,都可在一场比赛中得到极大的锻炼。国内马术赛事日益增多,颇得马界人士赞誉,中央电视台著名体育主持人蔡猛老师曾不断地在各种赛事中呼吁中国的有识之士加入到马术运动的阵营中来,共同开创马术事业,发展马术运动。很欣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关注马术比赛和各种马术活动,也有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加入到这个运动中,几乎没有人怀疑,中国的马术事业将继续前进,遇到的坎坷和弯路并不可怕,积极跨越它们是向上的正能量!


(文/ 焕川)

相关阅读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