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李厚霖:运动人生的中场节奏

2013-10-1 10:43|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肖男|来自: 《马术》2013年8月刊

摘要: 他曾经青春,是勇气让他的人生有了高潮;而今,事业和生活已然成全了他的理想与努力,但同时,责任亦在不断加码。关于马术的运动人生,他萌发了新的思考。“是巧合,也是命中注定”温暖的阳光、连绵的沙滩、清透的海 ...


他曾经青春,是勇气让他的人生有了高潮;而今,事业和生活已然成全了他的理想与努力,但同时,责任亦在不断加码。关于马术的运动人生,他萌发了新的思考。

“是巧合,也是命中注定”

温暖的阳光、连绵的沙滩、清透的海水、浪漫的棕榈林,这原本是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于李厚霖而言的全部意义,然而结伴同行的朋友却让他旅行的主题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是一种鲜明的对比,沙滩装和人字拖是他的装备,一派休闲范儿,而专业的马球服是朋友的装备,充满动感,贵气十足。视觉带给他冲击,朋友多年来对马术运动的执著同样令他好奇。于是一个午后,他开始尝试去了解这项运动,也是在一瞬间,四面环山的壮阔,骑手在草地驰骋奔腾的景象彻底征服了他。他迫不及待地上马,在草原上走了整整一圈,“朋友调侃我是史上最尊贵的新骑手,有唐人马球马术俱乐部的创始人和查尔斯王子的马球教练共同为我牵马。”

如果一个爱好与你是与生俱来的缘分,那么环境往往决定了更多。那个和挚友一起分享的午后,带给了李厚霖全新的人生感受:每个人都可以晒沙滩,但我要做那个可以打马球的人。回国后,他开始找寻找家附近的专业马场,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成为了他多方面权衡后的最终选择。从学习马术的角度来讲,李厚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他有态度,一周安排6 天在马场,每天2个小时的骑乘练习;他认可专业,教练系统的教授令他受益匪浅。骑坐、打圈、轻快步、奔跑、跳障碍,就这样一步步地经历着,时间在悄然流逝,距离那次震撼的黄金海岸之行已有7 年,他对马术的热爱从未停止,且愈发着迷,“我并不是简单把骑马当做一个爱好去做的,而是带着企业家的身份,享受着介于玩儿和专业之间的一种状态。”

买马是每位马主的必修课,李厚霖亦不例外。他在天星马场有5 匹马,纯血马I Do 和温血马Hiersun 都曾伴他征战鸟巢大师赛;而玺利这匹比利时温血马,是纯正的奥运冠军后裔;荷兰温血马Zachary 由于身高1.74 米,体型高大,所以被他亲切地称为“大I Do”;还有Ultima By Cartoflex 也称“无敌马”,它们都是对他而言很重要的朋友。目前,I Do 和Hiersun 因为年龄和伤病的关系已经退居二线,而他与新马的磨合则需要一定的时间,即使它们能力很强。

“成就感会一触即发”


如果没有出差,李厚霖每天都会坚持骑马2-3 小时,“学习骑马,我不是最笨的,也绝不是最聪明的。”从他的身上可以看到,骑马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好的心态。在最初学习骑乘的阶段,每天只是周而复始地打圈、轻快步,感觉枯燥是正常的反应,而他却将此消化为“锻炼身体”的另一种方式。3 个月后,独自骑马奔跑的满足感全方位地包围着他,肆意沉浸的同时也会因技术不太娴熟而稍许担心。1 年后,和马匹的磨合已经小有成就,教练对他做了新的要求——完成准确规范的技术动作,他的训练内容要细化到马领会他动作指令的速度,“教练会给我限制时间,开始我总是超时,直到最后我可以恰当地去用力,让马能立刻从原地站立到瞬间奔跑。每一个技术的攻克都会带给我无穷的乐趣,并且这种乐趣是会被无限放大的。”接下来才是真正的重头戏,他是这样去诠释的:“骑手一旦进入到跳障碍的阶段,就会立刻感觉到水有多深了,因为它永无止境,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李厚霖是个乐于自我挑战的人,而马术运动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即使骑手的运动技能已经高到一定程度,但总会伴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这正是他与马术之间相互的吸引点。他期待变换自己的角色,探索未知;他拒绝止步于1 匹马的默契配合,而是选择做更多的尝试;他坚信他对骑术的理解,会不断有新鲜的血液注入;他还有自我激励的名言:一天不骑马,自己知道;一周不骑马,教练知道;一个月不骑马,所有人都会知道。

诚然,人生有很多事情,一旦开始,就无法放弃。即使暂时的休憩也会给你带来强大的空虚感,这是李厚霖曾有过的感受,他把这种状态形象地比喻为“前面有诱惑,后面有老虎”,他说他要从马术的世界里发现更好的自己!

他的确做到了。他懂得马,了解它们身为防御性动物的特征,明白它们的智商相当于3 岁的孩子,它们需要以鼓励与管教的双重形式去亲近和交流,“若你令它面对陌生的环境,那么你需要轻柔地让它放松。若它放松之后仍然不能执行你的指令,那么就需要用鞭子辅助,让它明确领会你的心理底线。注意,鞭子的作用不是让它痛,而是让它感受到一种危险,帮它确立正确的跳越意识。”在懂得马之后,还需要关注它。李厚霖觉得马主关注马的状态比关注自身更容易做到理性,从而马的健康也相对更容易实现,比如控制马的饮食、根据马的身体状态做科学的训练计划等。

“有时候,我们需要换个角度去做英雄”



李厚霖对自己的骑术做过规划,从最初和I Do 的成功磨合,到马感最好的Hiersun,他的目标曾是打入中国最高级别的比赛。遗憾的是,Hiersun因为肠胃生病,经历过几次大手术后,运动能力大幅削弱。无形中,他实现目标的周期就拉长了。

“真正的实力并非是几个月快速训练的花拳绣腿,而是经年累月,厚积薄发。”这是他对马术运动的解读,在运动中不断地自我超越,安静地去体会那份默契配合的愉悦。

如果一个目标第一次摆在面前,除了焦虑、紧张之外,专注才是你应该铆足劲做最后冲刺时的心态。2011 年鸟巢马术大师赛,李厚霖和I Do 一起参赛,没有更多的参赛经验,没有更高的技术水平,他说他没有自信,只有魄力。高规格的场地、陌生的环境、参赛马主的实力和家人的关注都令他倍感压力,但他却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他在每一道障碍前均对I Do做了正确的技术引导,雷厉风行,所向披靡。而I Do 也超水平发挥,完美地完成了它运动生涯中的最后一跳,光荣退役。是的,在高障碍前,他是做好把心脏抛出去的准备去完成这道障碍,可想而知,他拥有怎样的气魄与胆色?

2012 年鸟巢大师赛马主赛,他和心中的战马Hiersun 挑战120cm 级别的障碍,“我想用游刃有余来描述我们的状态更合适。要知道Hiersun 是一匹非常优秀的马,它当时的技术水平已完全可以驾驭140cm 障碍赛。”只可惜,Hiersun 对绿色草地的过分敏感导致比赛时出现了失误。在赛场上,马的突发状况的确无法预料。

面临比赛的轻车熟路,与平日的训练有着必然联系。训练可以提升能力,同样会带来风险。他向我介绍了一种常用的训练方法:“如果我练习跳越单道140cm 的障碍杆,我会通过将圆柱形的障碍杆更换为长方形障碍杆的方式,来帮助马匹蹄部更好地收缩。因为一旦蹄部打杆,疼痛会是天壤之别。”这种训练方法的好处是,如果马匹经历过第一次的疼痛,第二次跳越时蹄部就会成功收缩。不过若马匹仅仅是对疼痛形成记忆,第二次跳越时它就会选择拒跳,那么风险就会立马转移到骑手身上。“我遇到过这样尴尬的情况,当我们以超快的速度到障碍杆前时,马突然停住了,而我因为惯性,整个人冲到了前面,360 度的腾空翻转之后,我的胳膊严重骨折。”即使在如此紧急的情势下,他都没有松开缰绳,这一方面是救命稻草,另一方面是保障他人生命健康不受威胁的礼数。

对于马术运动的安全隐患,他早有全面的心理预期,因此,这次受伤并没有让他退缩。直到那次几近威胁到生命的落马,让他不得不面对一场兴趣与危险的博弈。那是和Hiersun 一同挑战难度系数更高的障碍,在跨过障碍的瞬间,Hiersun 的前蹄没有伸开,它跪着落地,而李厚霖的头部和上半身则重重地摔向沙地。那是一种没有经历的人永远无法体会的痛——上半身韧带全部拉伤,即使说一句话,都会满头大汗。这场波折过后,他开始思考,对这些运动所可能带来的危害的认识,也不再止步于最初那些不痛不痒的心理预期。“到今天,我参与马术运动已经7 年了,如果现在放弃,太可惜,如果我不放弃,还要这样去拼命,那我骑马的初衷是什么呢?”他在客观理性地分析,在努力回忆开始这项运动的动力,直到一个声音的出现,他恍然大悟,原来他更需要做家人和员工心目中的英雄,而不是只关乎自己的英雄。

“绝不是懦弱”


善意的提醒总是来自家人,“一个人的一生中,有一件自己发自内心想要做的事儿是非常幸福的,但是对于你,李厚霖,上有老下有小,还带领着如此庞大的团队,如果你在不顾及自己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去痴迷于这项运动,那你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优秀的人,因为在这个背后你有不负责任的表现。”在他最迷茫的时候,是姐姐的一席话深深地触动了他。他感慨运动如人生,即使我们在开始的时候做了足够正确的决定,但却永远无法保证我们行走的方向会一直正确,因为这中间掺杂着太多的欲望和目标,一不留神就会走岔路。他说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回归理性,但这绝不意味着被时光吞噬和洗刷后的妥协。

李厚霖从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字典里出现“妥协”,正如他的人生轨迹一般,严格遵循着“自信、勇敢、刚毅”的性格特质。20 岁的时候,他倾入全部身家及外债创立钻石宫殿,当门店钻石收入不及东方广场店面房租时,他依然孤注一掷,打造了差异化的高端钻石服务品牌,和之前的失败比起来,之后他狠狠地成功了。30 岁的时候,作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会定期去西藏的阿里(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朝拜,而作为一个高血压病人,他单方面忽略了医嘱,在距离拉萨1650 公里、平均海拔4500 米的深山,他打败了一次又一次强烈的高原反应,几乎是冒着生命危险去徒步六七十公里做慈善。“我一旦认准一件事儿,就会非常坚定,甚至初始阶段都是不计后果的”,40 岁的他说这番话带着对人生的些许感悟,“当马术运动对我的生命构成威胁,当身体发出危险信号,经历了血压高达200、低至120 所带来的深刻的痛楚,我开始意识到我从不愿放弃的自我,那个享受挑战、刺激与快感的自我,只是在完成我自己,却无法承受更多的社会责任。”

这是李厚霖的人生,在接近中场的关键时刻,他选择了全新的节奏,他开始以认真的态度去学习适度、学习量力而行。这是一个关于人生的话题,不同的人生阶段着实会有不同的人生主题,20 岁需要激情,40 岁需要责任,60 岁需要豁达。你做到了吗?

(文/ 肖男)

相关阅读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