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成长的选择:未来的N 次方可能

2013-10-1 10:25|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秋淼|来自: 《马术》2013年8月刊

摘要: 马术的游戏有很多种,马篮球就是其中之一。在孩子心目中,所有的项目不过是场游戏,但父母的想法却比他们更加深入而长远。对于“是否以后会坚持这个项目并成为专业骑手”的调查中,大部分家长的意思是看孩子自己的意 ...

马术的游戏有很多种,马篮球就是其中之一。


在孩子心目中,所有的项目不过是场游戏,但父母的想法却比他们更加深入而长远。对于“是否以后会坚持这个项目并成为专业骑手”的调查中,大部分家长的意思是看孩子自己的意愿,当然“我会给予一些意见”。

孩子对未来总是模糊的,他们会在不同时期给未来下不同的定义,比如有的想成为专业骑手,或是进入奥运会比赛,或者是成为优秀马球手;再或者成为一名既能参加比赛又能教授学员的教练,还有的,将它当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始终不离不弃。而父母对孩子的未来看得比较清晰,就像那句经典的写照:作为成年人你年少过,孩子们却没有成熟过。所以,他们的规划听起来总是饱含着对子女的疼爱,如果可以的话,让孩子少走些弯路,让他们的选择始终朝着正确的方向。

当下专注于享受马术运动过程的国外小骑手。


这些骑马的孩子,将会面临怎样的人生选择?他们也许会在今后选择其他的职业,会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能,面对骑手这个职业,我们其实有更多更好的例子可以借鉴,德国奥运代表队共有392 位效力的运动员。其中有不少德国的奥运健将从事的是非常普通的职业。比如德国的奥运马术选手、现年51 岁的彼得·汤姆森,从事马术运动已经30 多年,是一家大型物流企业的普通职员;2012 年在奥运会上参加盛装舞步比赛年龄最大的选手、71 岁的法华津宽,是一个成功的制药公司商人。

享受

国外青少年骑手长大后多会选择从事于马术行业。

骑马的乐趣,大多数人的感受是相同的,小马球手彭致淳“每次上场都是带有使命感”;朱心迪只要进了马房就不想出来;张可的女儿琪琪格不管能不能听懂,有讲座就要去观摩;饶嘉怡的画布上就充满了形态各异、生动逼真的马;田雨最喜欢的就是自己动手做关于爱马的一切工作。他们骑马的伙伴里,有的最喜欢上场比赛前几分钟的兴奋和激动,有的对所有的比赛没有任何概念,看到赛场就如同在自家场地训练。不能不说,这些孩子的“Enjoy”的方式平常又独特。

“享受你喜欢做的,并为之付出努力”,是我们在脱离了应试教育后进入社会这个大学堂上,众多的“心灵鸡汤”一直倡导、抚慰被诸多压力附身的芸芸大众的。所以,有压力的父母在有了一定的经济能力后,要么给孩子更大的压力,要么,让孩子在应该快乐的少年就享受这种快乐。快乐分很多种,马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它的诸多优点让家长乐于着重培养孩子的各种正能量性格,善良、果敢、机敏、从容、吃苦,耐劳,坚韧……

很多人的人生规划很多,运动项目更多,攀岩、徒步、滑雪、高尔夫等都是人与自然的交流,但与动物交流就会略难一些。这又回到了老话题,非常重要的一个词:尊重。不少喜欢骑马的人说过,如果人能尊重动物的话,尊重人会更加容易。

规划未来

选择了职业骑手之路的朱美美。

中国为马诊疗的兽医很少,可以说严重不足,所以陈泽月的父亲听说女儿想去国外念兽医的时候,有过一些犹豫,但他还是希望女儿将来能找到一份更适合女孩子的工作。陈泽月曾在国内参加过许多场绕桶比赛,今年高二的她正在积极补习英文,准备明年去美国读书,然后学习美国西部骑术,“兽医不是不好,我也没有看不起这个专业,但我觉得一个女孩子,传媒领域可能更适合她,她这么喜欢马,这么喜欢骑马,又熟知各种比赛规则,对赛场上的人和马都能看得明白,那么她将来可以做一个优秀的马术比赛解说员,或是从事推广马术运动的工作,这个领域内也同样缺乏从业者,我觉得这样更适合她的发展。”这位父亲为女儿设想得很是周到。陈泽月自己却有着小心思,她喜欢骑马,认为未来充满各种可能,她不想限制住自己的道路,以后会有怎样的机遇,会面对什么挑战,现在是看不到的,不如先骑马。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朱心迪的妈妈,她现年15 岁的女儿一门心思只想骑马,对今后要走的路还没有定性,曾经想过做马工,因为可以和马天天在一起,还想过要当专业骑手,当钉掌的掌工。女儿还刚上高一,就读的学校会在高中三年级对学生做SAT 的辅导及今后的职业规划建议,妈妈则现在就开始跟女儿沟通了,因为她觉得做父母的只能给女儿一些建议:“她从小就主意大,这么些年,我们没有觉得这样不好,孩子性格坚强是好事,关键是她选择了一件喜欢的事情,就会用心去做好,我觉得很难得。所以她的主意还要她自己拿,找一个她喜欢的很重要。至于我们的意见,是成人的一些经验之谈,给她做参考吧。”但妈妈还是多少会有担忧的,“作为家长来说,她这个年纪的孩子,马术是一个爱好,如果以后骑好了可以去奥运会,但对于家长来说又能怎样?职业骑手的生活是很艰苦的。要想以后生活好,首先要学习好本领,那么就需要有一个好的学校学习。学业有成后可以不工作先骑马,但你有能力,有可以维持生活水准的工作,骑马回来还可以很好地生活。但如果光骑马不学习,等你再想学习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韩壮壮现在是大学生了,跟这些孩子不同,他少年时阴差阳错有了众多的马匹可以学习,父亲对于他一直是遵从“以学为主,兼学别样”的教育方针,有一项安身立命的本事之后再去骑马,可以获得更多的人生体验。中国的马术现在需要大量的专业人才。在很多人看来,马术这项运动会逐渐趋向于个体发展,比如优秀的青年骑手朱美美,现在走的就是国际化的职业选手道路,她的成长路线几乎按照欧洲培养骑手的路线进行的,这也是国内众多年轻一代的骑手中唯一的一个特例。今年她以中国骑手的身份,参加了在德国亚琛的世界马术节,圈内人都非常看好她的成长,这个经历将会直接刺激中国的市场。

40 岁时抛弃稳定工作、远渡重洋始学骑术的黄祖平,在我们的采访中说:“一切运动,只有青少年才是重中之重,青少年的发展,决定了这个项目,甚至是这个国家未来的状态。”再正确不过了。





马术的游戏有很多种,马篮球就是其中之一。
当下专注于享受马术运动过程的国外小骑手。 
国外青少年骑手长大后多会选择从事于马术行业。
 选择了职业骑手之路的朱美美。


(文/ 秋淼)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