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学习与进修:读书之外的生活

2013-10-1 10:03|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赵颖|来自: 《马术》2013年8月刊

摘要: 收入的增长与国家的开放,为新一代学生接受教育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每个家庭都可以结合自身情况,为孩子选择适合的成长方式。而相应的课外活动,不仅可以增长知识,开阔眼界,还能通过不同项目培养、提高孩子各个方 ...

收入的增长与国家的开放,为新一代学生接受教育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每个家庭都可以结合自身情况,为孩子选择适合的成长方式。而相应的课外活动,不仅可以增长知识,开阔眼界,还能通过不同项目培养、提高孩子各个方面的素质和能力。

贵与安全系数


说起骑马,很多人还停留在“贵族运动”上而持有观望态度,并在安全问题上纠结。这两点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家长的思路。其实真要算一笔账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用最近火爆的滑雪运动来比较一下。首先,滑雪是否有危险呢?答案是一定的,不止滑雪,滑翔、潜水、蹦极、攀岩等,都曾经因为属于高危运动而被保险公司放在旅游意外保险的条款之外,那么马术会不会有危险?也是有的,但相对于其他几项运动来说,只要选择的俱乐部正规、马匹受过正规调教,教练员及马工有很高的安全意识,只是在马场中学习基础马术,是不需要安全方面的顾虑的。而近年来马术运动在国内蒸蒸日上,许多马场均开设有正规的马术课程,在选择上,并不会造成大的缺失。

至于“贵族运动”,很多人会把它省略地理解为“贵”的运动,而与上一堂马术课的费用相差无几的一次滑雪,却被很多人认可。两者的活动都是与大自然亲近,都会给运动者带来乐趣,大约是一想到骑马,总会把价格昂贵的马匹算在其中,这完全是一个误区。在一项运动中,初学者因为爱好将其作为一项大有益处的运动去练习,与参与这项运动的竞技赛事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任何竞技运动都需要专业的器具,而专业竞技马术需要专业的马匹,这种马匹与我们日常骑用的训练马匹同样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就以北京为例,在北京几个大型的专业马场内,培训学员的课程基本上会在300-600 元/ 鞍时(一种马术课中专门的时间术语,一鞍时等于45 分钟),其中含有了马匹使用费和教练费。当然,客人还可以办理会员卡,享受多次课程优惠的价格。严格算起来,我们一次滑雪的价格也要在400-500 左右,包括租赁工具等。这里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目的是让更多人走出“贵族”误区。个人认为,骑马的乐趣与人受到的收益,比控制一项工具游戏的运动要大得多,毕竟同在自然里活动,一项运动是与动物同行,一项运动是与机械合作。动物对人的依赖和信任,是冰冷的工具所不能的。

而最后说到“贵族”,我想,贵族的真正含义,不该单纯理解为“贵”,贵族在西方,尤其是欧洲由来已久,贵族一词源自古希腊语,意为最好的公民,它真正的含义是:品德高尚的阶层。它在欧洲几百年的发展中,又被加上了“责任、义务、勇敢、坚韧、公平、正义”等标签。所以,爱孩子的方式有很多种,让他们亲近自然,让他们热爱动物,让他们在游乐活动中就能领略何为“照顾”:在骑马时你要照顾你的伙伴;何为“合作”:这是一项需要你们共同完成的工作;何为“交流”:它需要你用正确的方法以温柔的心性相对。

寻找更好的教育机会

位于美国佛罗里达的Palm beach International Equestrian Center 比赛场。


其实以现在很多中产家庭来说,负担一个孩子学习骑术是没有问题的,再略高一些,直接进入竞技领域也同样顺利。这些孩子的家长往往会将子女的深造教育放在国外,而国内的许多少年骑手,也并没有留在国内的教育体系内,他们告别了中考、高考等国内的应试教育;他们大多在国内接受马术启蒙,一些孩子从高中起就留学国外,或进入各种知名院校的国际班,而后直接申请国外大学。国内日趋发展的马术氛围和自身优越的条件,让这代小骑手比老一辈骑手少走了很多弯路。

在德国、法国、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很多国外私立学校都设有马术项目的学习,一般都是作为学生课外活动的一种选择。学校都会提供马匹,学生们不需要自己买马。国内的一些学校,也会照搬国外的这种模式,开设了马术课外班。如汇佳国际学校就采用了这种模式。

还有一些孩子,他们更倾向于直接去国外接受这种马术教育方式。朱心迪14 岁选择去国外上高中,要求是找个可以骑马的学校。最终选择美国康狄涅州KENT 学校就读。KENT 学校在1904 年建校时,便设有马术课程,一直是学校的保留项目。马场设在学校外面的山上,有四块场地,其中包括很大的越野场地。

国外的学校一学年有三个学期,马术队也有“季节”之分,每个学期骑马的人会有增减,一般冬天人最少。朱心迪的学校马术队里有20 人,只有2 个男生,“因为美国男孩可以选择的运动太多了,比如篮球、橄榄球、排球、棒球……。”学校的马匹是从各方骑手那里捐赠的退役马,学校提供马匹给学生使用,一年大约有1 万美金的费用。一般学校会聘用在各种大赛上取得多次好成绩的骑手或者教练担任马术课的老师,比如KENT 学校请的教练是麦克尔·尅之,他今年已经70 多岁了,曾经参加过三届奥运会,还参加过三项赛的比赛。

通常,这种带有马场的学校只是为学生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而已,只是为学生接触马术这项运动创造了便利的条件。然而,从人员、设施等软硬件角度来讲,这里不是专业的骑术学校。学习是分阶段的,在初级入门的时候,需要一个入门的老师和学校,学到一个阶段,需要再找一个更好的教育资源。因此,很多孩子和家长为了寻找更好的文化课以及马术教育机会,会选择出国到专业马场或者通过参加丰富多彩的活动继续深造。

此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学校会组织马术夏令营,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和中国香港地区都会有好的私立学校的马场举办这种活动。小时候多次参加这种夏令营的韩壮壮说:“通常,这种夏令营接收的孩子在8-13 岁之间,多的时候能达到30 人,不需要家长的陪伴。大约2-3 周的时间,校方上午安排我们学英文,下午安排骑马,主要让我们和马做游戏,学习基本骑术,照顾马匹。这种夏令营不仅让同龄人之间相互交流,还让我们和马建立友好的关系,提高孩子的素质。”这些夏令营的活动时间和安排,现在在互联网上基本都可以查得到,一次2-3 周的活动,算上机票差不多要3-5万元人民币,相对于去美国看迪斯尼来说,这种活动的收获要更有意义吧。

千里之外,同样是为了孩子更加专业地学习,朱心迪的妈妈也费了不少苦心,给心迪买了马,放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名叫Old Salem Farm 的马场。心迪每个周末都到那里去骑马,她的教练是Frank Madden,Frank 的哥哥John Madden 和嫂子Beezie Madden 都是美国著名的奥运会骑手。教学内容也更为专业而系统。

国外的马术生活

在英国伦敦周边城市Reading 的Holme Park Faem 马场,马场主同时也是韩壮壮的教练James Thomas Fisher。


在众多的少年骑手之路上,朱美美可以说是中国青少年骑手当中的典型代表,她的专业化道路让许多人钦佩不已。1992 年出生在美国南加州,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美美擅长钢琴、大提琴,爱打高尔夫球,对马术情有独钟,她12 岁即获得了南加州少年组总积分第一的好成绩,2009 年,拜师德国马术之父鲁德格• 比尔鲍姆(Ludger Beerbaum)门下。

异乡求学,朱美美先要经过3 个月的考验。“他们故意给我小马骑,给我有毛病的马骑,要看看你是不是那块料。”朱美美坦言,“之前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给我的小马也不听话,觉得在这里骑还不如回家。而其他的大骑手都在后院骑,给你的感觉就是,这里等级森严,你想要跟他们一起练,是不可能的。”凭着顽强的意志和对马术的热爱,美美终于赢得了鲁德格及周围大师们的认可。有时在训练中,老鲁和其他马术界的青年才俊共同为美美摆杆,也可看做是对美美的特殊关照吧,但蕴含更多的是肯定,是鼓励,是识得,是希望,更是榜样。目前,老鲁正在带着美美打各种国际赛事,她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进入2016 年奥运会。

相比那个立志做专业骑手的朱美美,其他国外求学的孩子们需要体验更多的生活。在外上学,一切都要靠自己,肯定会有一段时间不适应。心迪在这方面颇有感触:“学校的课程每天都不一样,很复杂。课间休息只有3分钟,我需要从这个教室跑步到学校的另一端的教室去上课,时间根本来不及。迟到的话,老师还要算考勤。如果把全部的课本背着,会特别重。饮食上,也吃不习惯。”在学校上马术课外班也是一种挑战,学校3 点钟放学,要跑着回宿舍换骑马的衣服,拿着头盔再跑着去学校门口坐校车,去距离学校4 英里左右路程的山上的马场。心迪说:“在国内骑马,我到了马场,一切准备就绪了,不需要我操心。但是在国外,刷马、备鞍……全部工作都要由自己做,刚开始的时候我不适应,不是做不了就是速度慢了些,教练就一直催我。我3 点15 分赶到马场,半个小时刷马备马,然后上课,下课后我要卸掉鞍具,清理马厩、洗马、给鞍具打油。5 点钟做完所有的事情,赶班车回来,才能赶得上吃饭。”

行走在KENT 中学马场外。


在国外的很多学校,每个学生都有社会实践的任务,计算在学业考核之内。比如完成学校分配给学生的值日任务、在餐厅打工、在马房工作都算作社会实践的一部分。比如KENT 学校的马房有20 余匹马。每周只有一天,是马工负责所有马房工作的,其余的时间,马工只负责喂养马匹,剩余的工作得由骑马的学生们来完成。“我觉得这样非常能锻炼孩子,在家里有保姆和司机,孩子出去后能接触社会和外面的生活,对她是一种历练。”虽然相对辛苦,但是心迪的妈妈认为这种磨砺是非常重要的。


朱心迪小骑手对于日常的马术训练极其认真。

选择意味着机会,自然也带来烦恼和成长。上国际班、申请国外大学或者直接去国外读中学,孩子们将按照西方学校入学要求学习、考试,安排社会实践。一方面,中国学生不仅要修完中西方课程,拿到较高的成绩,还要参加托福、SAT、雅思等语言考试。同时,学生还必须自主完成一系列个性化的社会实践活动。另一方面,国外的学习生活对于十几岁的中国学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们要用新的语言学习知识,跨越文化障碍,自己解决生活问题,开拓人际交往。对于成长,人生的见识很重要,人经历得越多,人生越丰富。




(文/ 赵颖)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