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燃情鸟巢——访2013 年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冠军骑手Laura Kraut

2013-8-1 14:30| 发布者: Juno |原作者: 赵颖|来自: 《马术》2013年6月刊

摘要: 赛前,当问及此行北京的目的时,美国骑手Laura Kraut 爽朗一笑:“我很想认识中国的骑手,也更想了解渊博的东方文化;当然,我也是为夺冠而来的!”3 天的比赛,Laura 无一分失误,终于天遂人愿,马到功成,缘于自信 ...

赛前,当问及此行北京的目的时,美国骑手Laura Kraut 爽朗一笑:“我很想认识中国的骑手,也更想了解渊博的东方文化;当然,我也是为夺冠而来的!”3 天的比赛,Laura 无一分失误,终于天遂人愿,马到功成,缘于自信,缘于她对马的了解和感恩。



一骑绝尘,鸟巢折桂


4 月19 日,夜场的“鸟巢”,光彩熠熠,空气微寒。

在第一轮比赛中,来自美国的Laura Kraut 第10 个出场,成绩在35 名骑手中位列第三,这意味着她是以第28 个出场的优势进入了第二日的比赛。

次日,在第二轮全程490 米的11 道障碍中,最高障碍达1.45 米,一道双重障碍和最后一道三重障碍,迫使骑手们频频发生拒跳或掉杆,最终有9名骑手零罚分抢得争时赛入场券。

经过短暂的休整,朱美美骑乘爱马Cheval de Blanc 第2 个出场,平稳流畅地跳过全程280 米、共有7 道障碍的加时赛路线,以44 秒10 夺得首个零罚分,使得观众们对这位目前国际马联积分排名第一的中国骑手称赞连连;第4 个出场的德国老将Ludger Beerbaum 骑乘Lilliom 在双重障碍失了4 分,无缘冠军的争夺;Laura 策骑U-Prova 紧随其后,倾力以赴,速度明显加快,当她毫无悬念地跳过第三道双重障碍时,不少观众开始暗暗为她加油助威,不负众望的Laura 果断越过7 号双横木,直冲向8 号障碍,速度之快,让人望尘莫及,为之兴叹,转弯、起跳、落地,Laura 和U-Prova仅用时37 秒46。比赛高潮迭起,Laura 的激情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呼喊声、掌声、笑声不绝于耳,“鸟巢”沸腾了起来!但比赛还未结束,因为还有4 位骑手正严阵以待,虽然后人表现尚佳,成绩彼此非常接近,只遗憾再无法实现超越。冠军诞生了,Laura Kraut 和U-Prova 折桂!

梦回奥运,人马相知


2008 年8 月,香港,Laura 和她的队友McLain Ward、Will Simpson 和Beezie Madden 一同登上了奥运会团体冠军的领奖台,但是与众多奥运骑手一样,她更渴望能来到奥运会的主赛场,感受主场的氛围。机会终于来了,鸟巢开赛数月前,Laura 接到了好友Frank Kemperman 先生的邀请,“当时听说我们有机会来到‘鸟巢’参赛,我就非常开心。我很庆幸此时此刻能站在国家体育场里面,亲眼看到这样一座不可思议的建筑。”

夺冠后的Laura 更是难掩内心的喜悦:“感觉简直太美妙了!时光就像回到了6 年前,就好像回到了2008 年奥运会,能亲耳听到祖国的国歌奏响在‘鸟巢’是我的荣誉!相信其他国际骑手都很享受这个周末。自到北京以后,有很多事情都让我印象深刻,让我感动,从酒店到赛场,从马匹到工作人员……中国人非常友好又乐于助人,这将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第一次在“鸟巢”获胜的Laura 非常激动,她不断感谢着为这此活动努力付出的工作人员以及赞助商的大力支持,但她最感谢的还是本次比赛的搭档U-Prova:“现在与我同场竞技的都是实力雄厚的骑手,坦白说,比如Ludger、Christian、Marco、Nick……每周我都要和他们同场竞技,所以在‘鸟巢’比赛,从竞争对手的角度讲,我没感到有太大变化,比赛依然很艰难,但是,我的运气很好,我有一匹好伙伴。”

虽然只有短短3 天的磨合期,但在Laura 的口中,U-Prova 是一匹非常忠诚、谨慎、令人愉快的12 岁荷兰温血种马,让她节省了不少精力,很顺利地完成了比赛。Laura 说:“第一轮和第二轮比赛完成得比较轻松,轻松只是因为我了解了U-Prova 的能力和性格,我知道它的能力已经达到这种赛事的水平。它还是一匹忠诚的马,我能感觉到它愿意尝试去出色地发挥,所以我感到非常自信。在第一轮夜场比赛结束后,我说过,如果运气还不错的话,我俩决赛的成绩将非常可观。在加时赛的时候,我只是想着不掉杆,越快越好,因为我是在和Christan Ahlmann、Marco Kutscher、中国骑手朱美美和肖克等骑手做最后的角逐,我知道他们也会放马一搏。当跳过第7 号障碍之后,我催马飞奔直冲下一道障碍,但可能因为速度过快,当我让马转弯的时候,它的蹄子似乎‘卡’住了,转弯时略显迟钝了些,所以在第8 至第9 号障碍之间,我稍微等了它一下,给它时间去调整。所以了解自己的马,肯定能有很大的帮助。总体来说,我对它非常满意,与其说是满意,不如说是感激。我很幸运能和U-Prova 搭档,它真的非常棒!”

不曾止步的马背人生


故事开始于Laura 的母亲Carol。1965 年小Laura 出生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她的妈妈Carol 本身就是一个马痴,当时她正在弗吉尼亚州教几个学生骑马,还给2 岁的小Laura 上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堂骑术课。

“我想我的一生都和马有关,我想不出来哪一天我的身边没有马匹的陪伴,现在我已经47 岁了,我在马背上已经度过了45 载春秋,”提起儿时的故事,Laura 已经不记得小时候骑马是有多么具体的目标,她只是记得她想要骑马,而且心无旁骛。

在他们弗吉尼亚州的家,房后有一大片牧场,一些小矮马就散养其中。直到有一天,Carol 无意中从房子的后窗向外望,却看见自己3 岁的孩子正跌跌撞撞地翻越过篱笆,爬到了小矮马的身上,而且没戴任何马具!可怜的妈妈差点被吓坏了,但是小Laura 可一丁儿点儿都没害怕,她简直勇敢、无畏得活脱像一个潇洒的小骑士。

Laura 儿时,家境充裕,奶奶给她买过几匹小矮马。她的头两匹小矮马并不很好骑,还经常把她甩下马背,但Laura 还是深深地爱着它们。可是当见到她的第三匹小矮马时,她的第一反应却是“我一点儿也不想要它”,因为小Laura 觉得它实在长得太难看了,浑身青色,一双绿色的眼睛,却有着棕色的鬃毛,远没有其他小矮马漂亮,“说实话,只有骑上这匹‘丑小鸭’我才知道,那是当时我骑过的最好的一匹马,它从来不会出错,与我配合得非常契合,似乎它能读懂我,我们一起慢慢学会了如何跳障碍,一同在弗吉尼亚州参加比赛,共同成长,惺惺相惜,多亏了它,我才进步起来,才事后被教练挑中。”

等到11 岁的时候,Laura 开始为两名调马师打工,以补贴骑马的开销,平日放学后,她就去骑乘调教小矮马、照料它们、清理马房和围场,从这之中她学到了很多东西,除了骑术,最令她难忘的收获是如何与马相处,在她通往职业生涯的道路上,这段时光称得上是一块奠基石。

仅上了一年大学的Laura 选择离校,正式成为一名职业骑手,因为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深深热爱着的是马术运动。在之后的30 余年间,Laura 一直代表着美国出征奥运会、世界杯和国家杯的重大赛事,战绩彪炳。她只是想尽其所能做到最好,保持在世界排名前20 之列。

Laura 非常爱马,马就如同她的家人一般,她热爱自己的人生:“这是一项很棒的运动,因为我是一个求胜心切的人,还因为它能让我和动物在一起,为我屡获战功的Cedric 就像是我的第二个儿子,同时,我的妈妈、姐姐、儿子和其他家人都和我在一起,让我感觉到温暖和力量。所以,马术运动是一个家庭适合一起去经营的有趣的生意。”Laura 还有一个姐姐,Mary Elizabeth,她也同样热爱骑马。这对姐妹40 多年以来一起为了成就她们的童年梦想而努力地训练,并积极参与着世界级的障碍比赛。现在,Mary Elizabeth 负责管理马匹、工作人员和草料房,Laura 则常常参加大师级赛事。她也希望自己14 岁的儿子Bobby,在不远的将来,能和她一样,享受着作为一名职业骑手的幸福。

难得“自信”与“舒服”


Laura 骑过太多不同的马,经验越丰富,越能让她更为迅速地去感知一匹马。关于如何能骑好一匹马?在马圈儿,她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我在骑马的时候,只是让它们尽可能地感觉舒服。如果马愿意和我在一起,愿意和我建立合作的伙伴关系,相信我们就一定能配合得不错,发挥出好成绩”。“我更喜欢用‘慢一点’的做法,多花些时间,在马匹5-7 岁的时候不强迫它们做事情。在很多必要的情况下,我的确会勒停马,但是是用一种正确的方法,而不是单纯以将马头拉下来为目的。原因很简单,通常马在没有强烈反抗的前提下,就接受了错误的做法,而在它的运动生涯中就形成了一个业障。我觉得,如果马不喜欢,骑手就应该换个方法。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从小长大受到的教育是让马尽可能地感到高兴,并且要告诉它们清晰的指令。即使是调训一匹烈马,我也不会用马刺,因为我会觉得我在用不好的方式对待它们。”Laura 更愿意让马感受到“自信”与“舒服”。

人们通常把上面这种教育理念称为“美式骑法”,相比之下,也有很多人在评价“德式骑法”的严厉。实际上,Laura 觉得,像德国的Ludger、Marco、Christian、Marcus Ehing 等最优秀的世界级骑手,他们都已经倾其所有做到最好了,而且也在调整自己去适应马匹。

“所以,问题在于每个国家都有很多年轻骑手在模仿各种骑乘方法,但是如果他们没有用正确的方法,即使形式上有模有样了,也无济于是”,Laura 指出了她认为马术界普遍存在的问题,也给出了真诚的建议,“我真的认为对青少年以及业余骑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保他们能受到正确并且适宜的指导。往往,优秀的骑手如果能试骑学生的马并且给他们提出切实的指导,肯定能让学生受益匪浅。今年上半年,我就抽出两天时间去了弗罗里达州,帮我的学生骑了5 匹马,这样更容易教会他们如何寻找马感,我感到他们更自信了。在‘鸟巢’的时候,我发现主办方安排了国际大师级骑手带着青少年骑手赛前走场的环节,这是非常好的尝试。我对中国骑手的表现印象深刻,他们求胜心很强。我听说还有些人去欧洲学习马术,这非常好。中国马术运动正在国际化,水准会不断提升。”


(文/ 赵颖)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