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肯塔基

2013-6-1 16:35| 发布者: Juno| 查看: 3010| 评论: 0|原作者: 安涛|来自: 《马术》2013年4月刊

摘要: 1第一回来到美国肯塔基州,路两旁都是缓缓的丘陵,乍一看有点类似加利福尼亚州。连绵不绝的草地,间或有一些稀疏的树丛。草地被围栏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在瑟瑟冬雨中,点缀着一些牛马。感觉与一眼看上去辽阔无边的加州 ...

 

 

 


1第一回来到美国肯塔基州,路两旁都是缓缓的丘陵,乍一看有点类似加利福尼亚州。连绵不绝的草地,间或有一些稀疏的树丛。草地被围栏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在瑟瑟冬雨中,点缀着一些牛马。感觉与一眼看上去辽阔无边的加州不太一样,在格局上肯塔基似乎更灵巧而精致一些。这里每一个被围栏划分的区域都不大,乡村里每家房屋的距离也不是太远。毕竟,肯塔基在美国只是个中西部小州。但就是这个平凡的小地方,却是我长期以来的憧憬。作为一个被马及马术所感动的人,又怎能不来肯塔基?不拜访这蓝草的故乡和马术的圣殿呢?!

 

 

2班尼,我两年前曾在中国马展上见过他一面,知道他是中国的老朋友,也知道许多国内俱乐部的夸特马都是在他的帮助下买到的。但之前我并不知道班尼是肯州甚至全美都知名的著名西部马术教练,也是著名夸特马展示马培育调驯马房的主人。“西部马术”这个词说起来似乎并不陌生,但真正含义我以前并不非常了解。在美国,“西部马术”特指几种以骑手和马匹动作完成的准确程度进行评比的平地马术项目,比如horsemanship、western riding、western pleasure 等,不同的名称代表相应的一系列动作,之间各不相同。而每一种比赛又分了不同的级别,难度自然也不一样。在比赛中考较的主要是马匹的调驯程度和骑手的骑术水平。以horsemanship 为例,要在规定的路线下,从完成初级比赛的走步、缩短快步、缩短慢跳,到完成高级别的变速圈乘、换腿、左右定后肢旋转、滑停、直线倒退等内容,这些内容中均对骑手的姿态、骑术以及马匹所呈现的姿态、步伐等有严格的评判标准,比如:马匹在运动中充分缩短,头、颈、背呈一条直线等不一而足。而此行的任务之一就是师从班尼,学习西部马术的基础课程。这如何让人不兴奋?!想着即将要感受到高学历夸特马稳定的步伐、敏锐的触觉、运动模式的转换,以及不同线路的换领跑腿、侧横步、定后肢旋转……内容丰富得让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在此同时还必须保持马匹的充分放松与积极。还能说什么呢?“别再胡思乱想了,认真虚心地学习吧”,我对自己说。

 

 

3空气是非常湿润的,这让我的鼻子从燥热的室内出来后,舒服了许多。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清晨的空气后,刚要迈腿前行,却差点滑倒。原来脚下的地面、楼梯都结了冰,一夜的冻雨,使不太冷的肯州冻上了。在驱车驶往马房进行清晨的工作之后,太阳升了起来,之前的冰似乎瞬间融化,即使不情愿,最起码也得换成露水的身份躲到草丛中,偶尔眨一下眼睛。

 

 

 

4黑色的牧场围栏,使本就清澈的天空显得更加清澈,围栏里三两匹夸特马,用嘴唇拨开湿冷的老叶,找出青嫩的草芯,有滋有味地品尝。在这蓝草的故乡,马儿的嘴都被养娇贵了。

 

 

5尽管双腿的膝盖刚换了人工关节,但班尼仍然每天都到马房,坐在阴冷的室内训练场里耐心地给学员们上课。每次站起和坐下时能看出他异常艰难,但在谈话中,没有丝毫与这种痛苦有关的内容,甚至是他的妻子雪莉也没有嘘寒问暖。对他来说,这种问题本就没有必要,就像在厕所问偶遇的朋友“吃了吗”一样地无聊。

 

 

6参加肯塔基州horsemanship比赛的肯塔基州立大学代表队,是一群学校委派师从班尼学习马术的小姑娘们。刚刚完成2级科目比赛的西莉,两手手指交叉地绞在一起,走到班尼面前,赛前挺自信的孩子,一句话都没说,大眼睛里转着歉意的泪花。听着班尼的赛后讲解,小丫头抿着嘴,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最后点一下头,转身去准备下一内容的比赛。我的眼睛却不知为何热了一下。

 

 

 

7同样的叽叽喳喳,同样的花样年华,同样干净细腻的手指,同样没事就划拉iPhone,十几个与中国同龄女孩同样娇嫩的美国肯塔基州立大学的女生,爱上了马术。于是,一系列复杂、枯燥和较劲的工作也就成了她们必须接受的现实。要给马匹做护理,要完成艰苦而枯燥的练习科目,在比赛时要耐心等待,要短时间熟悉复杂的赛程和赛规,还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比赛动作以及心甘情愿地接受无法抱怨的比赛结果。她们也只是普通的大学生,她们今后也大多不会以马术为生,这些孩子仅仅为马术的魅力而感动,因马而爱。参加这些比赛没有物质奖励,也没有奖金,这些参赛的小选手和马匹一样,没有抱怨,也不会装腔作势地卖弄。一整天的比赛中,女孩们自带水粮,早早来马房协助装车运输,轮流照料、看护马匹;各自备鞍装饰上场参赛,独自完成各参赛流程,赛后认真护理马匹,擦干每一片汗湿的马毛。从清晨到天黑。马术真的不只是翻身上马,下马走人。对于这些姑娘来说,无论要做的工作是脏、是累、是繁重,她们都没有疑问和抱怨,主动自觉、快乐地完成,然后轻松告别,明天继续。她们知道,学习本该如此,所有的辛苦都是顺理成章的,而且这一切的学习都需付费。此时我只在想:我们曾经勤劳、勇敢、朴实的中国人现如今是怎么了?

 

 

8海莉问我:“你觉得维恩和弗瑞达有啥区别?”维恩的动作更轻、更柔顺,非常安静和放松。而弗瑞达伸展大些,不如维恩平顺。维恩腿部受过外伤,导致蹄寸比较直,不然它可是一匹超级马!并且还在西部马术赛夺冠两次。“它多大了?”,我问。“15 岁,另一个8 岁。”难怪!

 

9海莉和克林顿有条不紊地干着活,不知不觉中,已经喂完草料,清完马厩,刷好水桶,加好水,扫完地,将马栓在马厩柱子上以便它们更加放松,然后为马刷身、抠蹄。该打圈的打圈,该骑乘的骑乘,一个人大概为3、4 匹马做调驯和热身之后,时钟的指针已经从清晨7 点转到了12 点。下午还有下午的活儿。

 

 

10Reining 比赛公开组,意思是专业与非专业同场竞技,你只要愿意就能来参加。高、矮、胖、瘦不同年龄的选手骑着高、矮、胖、瘦不同毛色的夸特马,几乎是默不作声地一个个进场比赛。我问班尼,为什么赛后选手都要下马让裁判检查?班尼说:“查看马嘴是否被衔铁勒破、肋腹部有没有被马刺扎伤。”

 

 

11肯塔基马公园,占地广阔,包括各类与马有关的博物馆和很多马房及表演场地。其他就是大片围栏围着的草地。两匹巨大的黑色冷血马拉着一辆很长的马车等着凑齐人数巡游公园。今天,小雨雪,阴冷潮湿的星期天,趁着美国人不是睡懒觉就是去教堂的空儿,偌大个肯塔基马公园为我设了个中国人的专场。眼前除了工作人员和几只大雁,就剩下马了。

 

 

 

12AQHA 年会真的很隆重,几百位来自全美各地和世界30 几个国家的夸特马协会代表,自付交通费、住宿费、晚宴费、看节目门票费,千里迢迢,带着家里最好的牛仔帽汇聚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市。他们大多是农场主或俱乐部老板。都因为对于夸特马的热爱而齐聚一堂,在这牛仔的故乡讨论着源于牛仔生活的夸特马。年会会议的第一项就是马匹福利的研讨。几百人的大堂除了演讲者,鸦雀无声。我只记住了一句话“There is no right way to do the wrong thing.(没有任何正确的方法去做错事。)”爱马吗?请学习正确的方法!

 

 

 

 

(文、图/ 安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