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中国马术30年:30 年人物谱 (一)

2013-1-1 09:59| 发布者: Juno |来自: 《马术》2012年12月刊

摘要: 国际马联提供埃里克·伦道尔先生(1916-1983)悼文埃里克·伦道尔,国际马联执行局成员,在一次打猎过程中意外落马,两日之后(即1983 年6 月6 日)因伤势过重不幸去世,享年66 岁。他的一生工作充实,一直以极大的热 ...

国际马联提供埃里克·伦道尔先生(1916-1983)悼文


埃里克·伦道尔,国际马联执行局成员,在一次打猎过程中意外落马,两日之后(即1983 年6 月6 日)因伤势过重不幸去世,享年66 岁。他的一生工作充实,一直以极大的热情去拥抱生活。

伦道尔先生在1975 年的选举中进入国际马联执行局,任职国际马联司法委员会副主席,负责远东地区和大洋洲地区。他不知疲倦地访问并鼓励自己所管辖区域内的多个马术协会,与他接触过的人都对他尊敬有加。在1976 年和1980 年奥运会以及1978 年和1982 年场地障碍世锦赛上,他担任过仲裁委员会主席或委员。在新德里举行的亚锦赛上,他还担任了场地障碍赛的裁判长。

伦道尔先生最早参加的比赛是1932 年皇家墨尔本秀。作为骑手,他在国际马联的所有三个赛事以及马球比赛中都极具竞争力。他在奥克兰狩猎俱乐部有超过50 年的狩猎经验,并在那里成为了一名狩猎大师。作为一名业余自行车选手,他还赢得过多项自行车公路赛,其中包括全程超过270 公里的华伦布尔至墨尔本经典赛。

1957 年,墨尔本场地障碍俱乐部成立,伦道尔先生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主席。同年他被选为澳大利亚马术协会(维多利亚分会)主席,任期从1960 年至1972 年。1960 年他被选为澳大利亚马协联邦委员,直至临终前他依然担任这一职务。他还多年担任联邦委员会副主席。

1983 年6 月9 日举行的葬礼十分感人,澳洲总督以及700 名哀悼者出席。

他在1942 年踏入婚姻的殿堂,他和妻子露丝育有四个女儿。对于他的家人,国际马联深表同情,同时希望他们鼓起勇气面对生活。

最后,国际马联向发来唁电的各国马术协会、各界朋友以及合作伙伴表示由衷感谢。

---------------------------------------------------------------------------------------

纪念张汉文


张汉文于1923 年生于山西五台县一个农家,他从小喜欢骑马,曾立志长大后当一名骑士,事实上,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当了一批骑士的老师。在中国马术的历史上,这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人物,他训练出一批至今仍然是中国马术界中坚力量的学生,许多人都在采访中表示:“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历史性的人物”!

张汉文自1944 年高中毕业后,考入当时国民政府的黄埔军校第20 期骑兵科,马术训练成绩非常好,在考试中经常名列前茅。毕业后,被保送入陆军骑兵学校继续深造,重点攻读马术与战术。

解放后,他先在军委骑兵学校筹备处工作,后因骑兵学校暂不成立,就带着几十匹马来到内蒙古军区;后办马术训练班,为部队培养骨干。1952年首届“八一”运动会上,马术训练班代表华北军区参加场地障碍、越野障碍、马上斩劈以及各种距离的赛马等赛事,获得了全部冠军。张汉文虽然身为教练,但仍上场参加越野赛,并获得冠军,圆了小时候的梦想。

新中国成立以来,张汉文先后在部队和地方举办过三次马术训练班,学生中有骑兵军官、战士、演员、马术教练和运动员。1987 年,他应聘到西藏马术队任主教练,筹备建队并参加1987 年广州举办的第六届全运会马术项目比赛。不到8个月的时间,他所训练的队伍,获得了障碍赛团体季军。

1988 年,他又应聘训练新疆马术队,之后在北京举行的全国马术锦标赛中,新疆队获得团体冠军。他的学生除了在国内的各项比赛中屡屡赢得奖牌,在国际比赛中同样精彩迭出。1982 年中国加入国际马联后,他带领队员苏道参加了在日本东京和大阪举行的亚洲地区马术比赛,获得外国队中的冠军,震惊了亚洲马术界。之后他又带领内蒙古队的运动员参加了香港赛马会的场地障碍赛,得到香港同行的称赞。

孙以柱(左)与张汉文(右)。

王绍松说:
在1983 年之前,我就通过孙以柱认识了张汉文,后来伦道尔先生来中国考察的时候,张汉文和孙以柱就邀请我一起参加研讨会,那个时候,张汉文在内蒙古军体学校的马术队当总教练,他是一个对外部条件可有可无的人。那时候有人想要排挤他,计划让马术队去美国演出,说他条件不合适,调他去了一个学习班当老师;后来出国条件不成熟,马术队还需要教练,又把他调回来。他倒什么都没说,继续回来教马术。1983 年之后,他带着队员出去了一段时间,还接拍了一些电影(在历史资料中,1984 年香港制作的影片《木棉袈裟》曾在内蒙古草原上拍过大量马背上的动作,其中就有马术队的支持)。

之后我们经常在一些比赛和活动中合作,我给他和孙以柱当助手,他们做决定,我来执行。他还经常向我请教一些国外的资料,因为我的英文和俄文好,我也经常给他和孙以柱提供一些外文资料的翻译。

1992 年,广州有个马场要办马术俱乐部,请他过去当教练,他就带着他的外甥过去了。那个俱乐部的老板叫梁生,是个香港人,对张汉文很不友好。那年冬天,他曾叫我一起去广州赛马会给他当助手。大约是1997-1998 年的时候,他得了感冒,有人说可能是肺癌的症状,结果检查以后,医生跟我说没问题,但其实是有问题的。医生向广州马会说了张汉文真实的病情,广州马会的人怕他有危险,决定不再聘用他担任教练了。于是张汉文在他徒弟岳俊奎的护送下回到了内蒙古,当时张汉文有60 多岁了,此后他因为身体原因减少了工作量。

2001 年,他在内蒙古住院,据说病症是肺癌,直到去世也没再出院。内蒙古马术队答应了他老伴的要求将张汉文安葬了。现在他的儿子张立军在日本学习马术,也跟他父亲一样,从事这一行。

吉恩思说:
张汉文在教学的时候非常严格,是位经验丰富的好老师。1987 年他在西藏队执教过,第六届全运会西藏队拿了团体第三;1988 年他在新疆队执教过,当时大家都不知道马术运动是什么,只知道骑马争速度,在他的教导下,新疆队赢了全国锦标赛的冠军。我觉得张汉文可以说是推广中国马术运动的第一人。

朝鲁说:
跟我一同学习的有20 多个学生,张教练很严格,他对我们的训练要求很高,但生活上对我们又特别关心和照顾。他对中国马术的贡献很大,队员们接触到的新鲜理念,比如从日本、秘鲁、澳大利亚引进的一些技术,也都是他带来的。他的思想非常与时俱进,我从1982 年就开始跟随他,一起相处了5 年多。我很佩服他!

石景山乡村马术俱乐部骑手和新疆队骑手在赛前着正装拜访张汉文老师。(峦树提供)


峦树说:
我是在海淀体育场第一次见到张汉文老师,他训练几个新疆队队员骑伊犁马跳障碍。内蒙古的队员包括哈达铁在内都是他的徒弟。张汉文老师像个军人,训练时绝对是“魔鬼”教练,对运动员特别的严格,脾气也特别大,动作做不对或者不听话捡起来石头就砸,但是他课下很和蔼,训练之余还跟他们开玩笑。骑手们对他是又敬又怕,但又愿意亲近他。我记得1994 年第一次去内蒙古参加全国锦标赛,为了表示对张汉文老师的敬佩,全体运动员穿着比赛的骑手服去张汉文老师家看望他。

李伟说:
张汉文老师应该是中国马术界的一个鼻祖式的人物,他把中国马术带到了现代马术的路上。张汉文是位很好学的老先生,他曾经参与西藏队和新疆队的组建;曾在广东马会做过总教练。他非常热爱马术,也一直在学习。他和他的老伴对我非常好,我家在包头,他家在呼和浩特,每次去他家都问我吃饺子还是面;而我也会常帮着做家务,像一家人一样。

他还参与编写过《中国马术史》,许多老一辈的马术界的人,都多少受过他的教导,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中国马术。他年纪都很高了,一说有比赛请他过去帮忙,他总是任劳任怨地去。只要跟马术有关的事情,他的精神头儿都非常足,人也非常开朗。他去世以后,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这个人了。应该把他的功劳记录下来,让后辈的人记住他。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