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刘诗来:一生中最爱

2011-7-25 15:4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0年12月刊

摘要: 在与刘诗来的采访结束前我问他“如果有一天你打不动球了,你有什么打算?”,此时他的挚友刘楠刚好走了进来,刘诗来和他说了两句话后转身对我说:“估计就在球场边看我孩子打马球吧,不过我觉得我至少能打到70岁,而 ...
“只有死亡或者破产才会让我放弃马球。”刘诗来。




在与刘诗来的采访结束前我问他“如果有一天你打不动球了,你有什么打算?”,此时他的挚友刘楠刚好走了进来,刘诗来和他说了两句话后转身对我说:“估计就在球场边看我孩子打马球吧,不过我觉得我至少能打到70岁,而且几十年之后的事情,我还没想那么远,对我们来说,这是一项终身的运动。”


感谢所有推广马球的人


2010年10月30日,在刘诗来投资的唐人马球俱乐部里,《马术》杂志 · 2010第二届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正式落下帷幕,刘诗来率领的唐人马球队最终赢得了冠军,他本人也被评为了本次赛事的最佳球手。曾组织并参与了第二届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刘诗来对于本次赛事的圆满举行感到很高兴,他说:“首先要感谢中国马协的大力支持,感谢潘志琛主席和王伟副主席,王伟副主席还专程赶来出席了我们的赛事。其次,本次比赛的四支参赛队伍的16名马球手全都是中国人,而且这其中没有真正的职业球手,没有调马师或者赞助商,全部都是马球爱好者,这让我很开心。另外,大家对于赛事的规则也都有足够的了解,特别是所有国内接触马球运动的人都来参与了我们的赛事。感谢北京和上海的朋友们的大力支持,比如霍钢和夏阳不光自己来参赛,还带来了马匹给其他人用。”

率领唐人马球队拿到冠军,刘诗来不停赞叹自己决赛中的对手北京联队和自己的球队一起完成了一场难忘的比赛,“我特别佩服北京联队,这支由《马术》杂志队、阳光时代队和华彬队共同组成的队伍从第一分钟一直拼搏到最后。如果不是因为配合上磨合不够,我觉得谁胜谁负还很难料。我们在前两节感受到了很大压力,也不得不在第三节做出调整。他们的‘压迫’激发了我们的斗志,让我们为胜利奋战到了最后一刻,使得本场比赛成为了本届赛事的‘点睛之笔’。”

随着北京马球公开赛,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的相继落幕,2010年的马球赛事早已“硝烟散尽”。作为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的承办方,刘诗来对明年的赛事十分期待,“我会充分考虑明年的办赛时间,与国内其他俱乐部的赛事时间做一个合理的计划,这样可以让马匹有充分的时间休息和调整。此外,今年我们赛事的球手评级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现,明年我们会把他做好,这样在比赛中会根据球队等级有‘让分’的标准。”

大型赛事的举行,离不开许许多多的帮助和支持,对此,刘诗来说:“我们期待政府能够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持,同时我也希望马球运动可以得到更多大型企业的支持,在阿根廷,顶级马球赛事都有巨型跨国企业的赞助。我代表所有球手感谢支持这项运动的企业和个人,不管他们是赞助赛事还是赞助了某家马球俱乐部,我都会很感谢他们。作为马球运动的参与者与积极推广者,我始终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和个人能一直支持和推广马球。”

目前北京除了北京马球公开赛和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之外,刘诗来打算在明年举办“中国马球公开赛”,“我们会专门成立一个中国马球公开赛的赛事运营公司,把这项赛事做的更专业,我希望可以把这项赛事做成世界上第二大、第三大赛事。不过,我觉得目前国内的赛事还是不宜过多,我们还需要更多时间的沉淀和积累,我觉得每年有几场商业赛事和专业赛事就足够了。”


走出去享受马球

马球手有级别上的划分,一般是从-2级到10级,和考取驾照类似,球手要通过笔试和实地比赛考取级别。作为第一个在国际马球协会注册的中国马球手,刘诗来目前的水平可以说是介于1,2级别之间。“从等级上讲,2级以上的都是职业球手了,如果硬往上靠,我能达到2级水平,但很多赞助商的比赛我都打不了,而且我会输很多比赛。可以说我是一个不错的1级球手,是一个稍差的2级球手。”虽然这样说,但马上就要踏上又一次出国打球之旅的刘诗来还是信心满满,“很快我就又要出国打球了,当2011年回来的时候,我相信自己会成为在任何一个马球协会都认可的优秀2级马球手。”

现在在国内比赛中,刘诗来在场上的任何一个位置几乎都是游刃有余。“打马球对骑术要求很高,急转、急停、顶人等等,如果你没有足够好的骑马水平,那么你根本追不上我。”刘诗来说:“我还是希望更多爱好者不要只在家门口‘做秀’,而是真正融入到这项运动的本身,去体会运动本身带给你的快乐,接受更多专业和职业训练。”

和中国的乒乓球教练去世界各地教别人打球一样,阿根廷的马球教练也是如此,由此可见阿根廷马球运动的发展非常厉害。刘诗来回忆起当年在阿根廷打马球时教练曾经让他做过的一个“无杆训练”,在整场比赛中,教练都不允许刘诗来拿马球杆,只让他全身心地参与防守。在比赛中,刘诗来一个人就把一个4级球手看得死死的,让他在整场比赛都处于游离状态。“人有了欲望,就会影响自己的本性。不拿杆的时候,你只能专心防守,心无旁骛。但一旦你拿起了杆,你就会想去击球,去看球,很容易就忽略了身边的人。在运动的时候注意力就不集中,防守也就不到位了。”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刘诗来并不惧怕别人的“偷师”,“我并非好为人师,而且我的技术水平也还处于上升阶段,我只是一个乐得分享经验的人。”在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决赛上,刘诗来四节比赛持球时间将近十几分钟,占到了整场比赛的四分之一,“虽然说打球要动脑子,但是你还需要有足够的马上功夫。我能掌控局势,也因为我马骑得好,能在第一时间把自己调整到合适击球的位置,而别人调整的时间比我多,那就不可能有机会追上我了。”

今年,刘诗来俱乐部里的会员马云龙会跟他和刘楠一起去阿根廷训练。在这20天里,刘诗来希望马云龙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好的马球手,“我给他安排了详细的训练计划。每天会有4节马球的训练,还有英国2星级教练的骑马训练。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走出去学球打球。中国的职业球手太少,我愿意帮助任何一个喜欢打球的人提高和进步,但与其每天跟我切磋,不如出国跟比我还厉害的人多学一学。我希望他们只用一生中20天的时间去求索,这样才能把这件事玩得专业,玩的纯粹。”


那些因为马球相识的朋友

在今年的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中,和刘诗来一起的中国第一批到阿根廷学习马球的四个人久违的凑齐了。代表唐人队的刘诗来和刘楠,代表北京ponY Team的苏荣,和以嘉宾身份到场的李益民。“当时我们四个人去阿根廷学习马球,受到了很好的礼遇,因为我们穿着印有五星红旗的球衫,所以他们派出最好的球手与我们比赛。这一次能重逢,我很高兴。”刘诗来说:“李益民有一年没打球,但这次比赛他来了,我很开心。苏荣一直坚持在打,只要有时间,他也还会和我们一起去阿根廷打球。”

在世界各地打马球,刘诗来的朋友遍布五湖四海。在今年唐人马球俱乐部的开业典礼上,美国著名主持人约翰·沃什也专门到场为自己的“中国兄弟”刘诗来致贺,要说这位“中国兄弟”,当年着实给了沃什一个“悲剧”。

那是在2008年刘诗来参加的美国马球公开赛4级别的比赛中,各支球队会在各马球俱乐部轮换参赛,但只要输掉一场,这支球队就会被淘汰。“那场公开赛打得比较长,在进入到决赛前,我们已经赢了整整一个半月。在看过我们1/4决赛和半决赛的表现后,决赛对手可能觉得已经胜券在握了。”刘诗来回忆道:“那支球队的出资者就是美国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约翰·沃什,他在4级比赛和8级比赛中各赞助了一支球队。”

在决赛前,沃什见着了刘诗来就说:“决赛是咱们两支队一起打,之后你们不能走,我会搞一个盛大的派对,咱们一起狂欢。”似乎胜负已经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然而,那场比赛的结果却大大出人意料。兴许是对方轻敌,而刘诗来这方又特别快地进入了状态,在两节过后就以6比1领先了。“对手不得不急调整策略,并在之后发起强大攻势。在后两节里,我们一个球也没有进,临终场前30秒场上的比分停在了6比5。此时,沃什的球队得到了一个罚球机会,但最终还是没能扳平比分。”问鼎总冠军,也让刘诗来由此也成为载入美国马球年鉴的中国第一人,他回忆道:“那的确是自己迄今最难忘的一场胜利,沃什的‘庆功派对’不得不草草收场。从此,他就叫我中国兄弟,因为当时现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所以大家不喊我名字,都叫我‘chinese’,叫我中国兄弟。我十分期待将来能有更多中国人出现在马球场上,用出色的发挥让大家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  

当然,马球运动也是一项能让全民参与的运动项目。刘诗来在澳大利亚看别人打球时,看到球场中间有个人,大家都叫他胖杰尼,他的身材已经胖的完全走型了。这个个子不高但体重相当彪悍的人是黄金海岸马球俱乐部会员的主席,他每周都会参加马球比赛。只要他进球,所有人都为他鼓掌欢呼,甚至有时候他一拿球,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争抢,让他从容地进行下一个动作。

在众多朋友中间,刘诗来一直很感激第一个把他带到马球场的苏荣,“我们第一次去马球场,第一次去阿根廷都是苏荣带我们去的,当时他在澳大利亚留学,所以英文很好,可以和老外交流。第一次去美国也是苏荣带我们去的,我们能在这项运动中走到今天,苏荣做了很多。其次就是陪伴了我五年的刘楠,这些年打马球如果没有和他在一起,也许中间我就退出了。”

对于一直全身心致力于推动马球运动发展的夏阳和约旦大使安马尔先生,刘诗来也是十分感激,“所有跟马球相关的场合,大使都会去,从来不浪费一分钟。而阳光时代的夏阳连续几年主办了北京马球公开赛,他是中国马球运动的先行者。”


吸纳球王之精萃

这些年在国外打球,刘诗来和很多6级以上的球手都成为了好朋友,“我和球王坎比亚索(adolpho Cambiaso)互相认识,但作为球手,毕竟1级和10级还是有很大差距。不过今年我不再是球手的身份而是作为中国马球俱乐部的老板出国走访,这更有利于我与国外其他的同行交流。明年我还会去拜访阿根廷马球协会,希望中国马球公开赛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其实归根结底,所有的一切还是要来源于自强,只有自己强才是真正的强。”

谈起球王坎比亚索,尽管等级有差距,但随着刘诗来自己基础训练的不断完善,他也在观看比赛的过程中从这些10级马球手身上学到了不少。

能够排名世界第一,成为马球场上的王者,坎比亚索拥有着出众的技术和智慧。前些年,球王坎比亚索总是喜欢射门前把球颠起来几下再凌空抽射,卖弄一下小技术。于是阿根廷马球协会不得不修改了规则,不允许球员采用这种方式射门。而一种规则能因为球员的理解和利用而改变,我们也赞叹阿根廷马球的人性化。同时,他与生俱来的马球天分也是能一直压着另一支马球强手ellerstina队的两个年轻10级球手法孔多(Facundo pieres)和冈萨罗(Gonzalo pieres)的原因之一。“每一个10级球手都有他自己不同的风格,我在每一个人身上都学到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我学习球王坎比亚索在球场上的智慧,他打球很动脑子,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打败了两个年轻的未来球王。”刘诗来说:“当然,ellerstina的两个年轻人法孔多和冈萨罗将是未来的球王,我学习他们的激情和勇敢,以及对于这项运动保持长久的热情。除了他们,我还从Huguy家族的nachi Huguy身上学到了他的果断和决绝,他可是球王坎比亚索这辈子唯一害怕的球手。当然,无论学什么,首先自己要有自信,这份自信,源自你对生活的积累,也源自你对于这项运动的把握。”

看刘诗来打球,他在速度方面的优势很明显。“其实‘快’一直是我的优势,在我还是-1级别时,所有的教练都说我的速度像‘射出去的箭’一样,大家都觉得我可以做职业球手,从来没有人把我当成赞助商。”刘诗来说:“当时我的教练让我把队中的每一个位置都打一遍,因为这样我才会知道给队友传球的时候,我应该传一个什么样的球他做下一个动作才会很舒服,这也是一种换位思考吧。”

谈及马球运动的危险性,刘诗来说:“首先我们要规避一切风险,一定要要穿长筒马靴,带护膝,要用最好的头盔,击球的时候切记不可冒进,必要时还可以穿上防撞背心,把风险降到最低。当然,如果你骑术水平没有达到一定的层次,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做不了那种在高速行进中下探、趴在马背上击球等等动作,你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当然,我在教别人打球的第一件事就是教前滚翻和后滚翻,这也是为了预防出现意外时自己的身体可以本能地做出应对。”



马球需要团队的力量

马球是一项需要整个团队配合的运动,每一名队员都要具备大局意识,拥有协作精神和服务精神,将个人利益放在一边,共同合作,才能保证取得胜利。在今年的北京国际马球友谊赛与上海队的比赛中,因为早早确立了领先优势,刘诗来和刘楠就给队友马云龙更多得分的机会,这不仅是练兵,也是希望让马云龙真正融入到比赛当中,享受比赛的快乐。

在决赛中,刘诗来不仅发挥了自己的速度优势,也一度站在了中后场的位置,担任起了唐人马球队攻防转换的核心。“因为我们队有刘楠这么一名非常出色的前锋,所以就可以由我来掌控整个球赛的节奏。每一场比赛我们都要有不同的战术,跟上海队比赛的时候,我和刘楠交替进攻,这也就让北京联队了解我们的战术,专门安排了全面防守的战术来遏制我们。”刘诗来说:“北京联队依靠整体的战术非常成功。在决赛中,我们一上来本打算利用骑术好的优势突破他们的防线,但速度快就会导致失误率增加,加上对手得防守做的很出色,所以前两节我们打得不理想。和我对位的夏阳对我完成了4次有效防守,破坏了我的进攻,他不停地勾我的球杆、和我对撞。对位刘楠的刘漉崴也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所以在第三节,我们不得不改变了战术,才逐渐掌控了比赛,并不断用进攻压制对手,抓住北京联队配合不熟的劣势,最终赢得了胜利。”

刘诗来和刘楠在决赛中也通过精彩配合,给我们诠释了什么是团队的协作。比赛中,刘诗来带球突破,离球门还有将近100码的距离。此时,虽然刘诗来前面没有对手,但他突然停了下来,自己快马加鞭向前冲刺。这时候,身后的刘楠冲了上来继续带了几下球,然后一个直传准确找到刘诗来,刘诗来在离球门很近的地方接球并射门得分。回忆起这一幕,刘诗来说:“当时我面前没人防守,但如果打一个长杆不一定保证能进球。那时候我回头看到了刘楠,就果断地做了这个决定。你必须永远信任你的队友,当然,这种信任也是在长期比赛中建立起来的。”在赛前一天的训练赛上,刘诗来和刘楠两个1级球手通力配合、交替防守,把本次赛事的裁判6级球手拉瓜多彻底看死了,“马球是一项团队运动,一个人再好,没有一个很好的团队也没用。除非你能拥有球王坎比亚索的智慧和天分,就像大草原上的豹子面对四只野狗,没有帮手的它也只能落荒而逃。不过,如果拉瓜多身旁再有个6级球手的话,我俩就肯定没戏了。”

每次比赛前,刘诗来都会和球队中的队员交流,“我会问大家想要team win还是personal win。如果是个人秀,那大家都秀,我想应该比他们要秀得更好。如果要team win,那么每个人都要根据安排各司其职,每个人都为球队一起拼搏流血,共同胜利。我很幸运自己能拥有刘楠这样的队友,他永远把团队利益放在第一位,做兄弟,做搭档,他都是在全心全意为团队付出。预赛中我一个球都没进,不断给刘楠创造机会,就是希望他能成为本届赛事的最佳球手,我记得那一场比赛他进了6个球。而马云龙也能很好的贯彻团队意识,我相信他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马球手。”

离不开马球的生活

如今,已经有了孩子的刘诗来不能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国外打球,但他还是会保证每年有30-40天阿根廷训练,同时还会去观摩顶级的马球赛事“阿根廷公开赛”,“阿根廷公开赛的级别都是40级的比赛,我主要是去学习比赛中10级球手的新技术和新思路。”

这次去阿根廷训练,刘诗来安排了高强度的训练课程。每天除了下午的6节马球训练课,上午还要打一些低级别的比赛,另外还要学习马术课,“我的马术课已经到了一定阶段,现在要多积累大赛经验和提高比赛时的攻防转换速度,以及在场上掌控局势的经验,我更多的是要训练在球场上的思维。”为了能坚持下来每次的出国训练,刘诗来在走之前总要给自己一个集训,比如健身房里的肌肉训练,跑步等等。“突然间上大量的训练课你身体会吃不消的,而且我还有繁重的工作,每次走之前都要处理很多事情。”刘诗来说:“在阿根廷,我每天打的都是12-14级以上的比赛,就是为了汲取更多别人的经验。我还会去澳大利亚打新南威尔士的比赛,去澳洲是因为那里的赛季时间刚好和我们互补,我们赛季结束的时候他们刚好开始。明年我还计划去打英国的比赛,因为四大马球国家只有英国我没有打过,这样就圆满了。然后再回来把我们自己的赛事做的更好,会给大家呈上更多精彩的比赛。”

在成立北京唐人马球马术俱乐部之后,刘诗来也正在自己的俱乐部里筛选和培养自己的马球手,“选拔时间会定在今年的12月底,在我们的室内马球馆里,选拔裁判是我、刘楠、苏荣和约旦大使。我们会选出2-4名球手,做我们俱乐部本土的职业球员,负责教我们俱乐部的初学者练球,并陪同他们一起上场比赛。当然,想成为唐人马球马术俱乐部的马球手,你必须要接受职业训练,这也是尊重我们俱乐部会员的一种表现。由于要去国外进行培训,我也要求他们要上英语课,提高自身的素质,这应该是其他俱乐部还没有做的事情。”

刘诗来如此迷恋马球,马球也让刘诗来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了很大的转变,“打马球改变了我很多,比如待人处事的方式,比如我更乐意和别人分享。”刘诗来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喜欢冒险,喜欢挑战自身的极限,所以在他的爱好中,有滑水、航海等等。他说,这是在挑战自己的身体和意志的承受能力,每一次超越和成功,都能带来超过生意场上的任何一次欢愉。他也是一个懂得品味人生,享受生活的人,用刘诗来自己的话说:“我喜欢通过不断地学习来充实和提高自己,我希望能拥有多样的人生,这样我的生活才会更愉快。”(文/易达黎)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