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任宁宁:永远争第一

2011-8-25 11:08|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1年4月刊

摘要: 作为北京马协副会长的北京京华兴马业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宁宁谈起赛马时说:“我这个人做任何事情都想做到最好,赛马也是如此。这么多年来,赛马能让我享受速度带来的激情,也能让我体会成功的喜悦,这份从部队延 ...
作为北京马协副会长的北京京华兴马业俱乐部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宁宁谈起赛马时说:“我这个人做任何事情都想做到最好,赛马也是如此。这么多年来,赛马能让我享受速度带来的激情,也能让我体会成功的喜悦,这份从部队延续至今的‘马背’情怀会一直带给我最愉悦的享受。”



圈里人都爱叫任宁宁“老任”,灰白的胡须和头发并不是别人称他“老”的原因,身后的那堆奖杯才是大家真正尊称他“老任”的理由。年轻时的老任到贵州当兵,第一次接触到了马,但真正对马产生了感情还是去澳大利亚的日子。“1988年我去澳洲,在一个赛马场给人家打工,其实就是做一些清理马房、打扫卫生的工作,但人家不允许你随便碰马。” 老任说:“直到慢慢认识了一些来自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马主,因为他们会讲汉语,又在赛马场认养了马匹,就跟着他们一起欣赏比赛,慢慢就跟马有感情了。”  


1995年,老任回到国内,先买了一些国产马自己养着玩,随着北京马协渐渐有了赛马,2000年,老任从沈阳的一个朋友那里买了自己最早接触的纯血马,但这些马来了之后,跟北京其他俱乐部相比还是有点差,于是他想到了去国外买马。2003年,老任从澳洲买了18匹马,成绩果然不俗。从2003年至今,老任一直和北京马协一起组织“京华兴”杯,至今已经有七届。2005年的全运会,很多代表队为了参赛都去国外买马,也为国内的马业注入了更多新的活力。当然,回忆起这些,老任坦言纯粹是自己的爱好,“对于马,包括参加这些赛事,真的是出于自己对马的爱。我的俱乐部, 160多匹马,一天吃吃喝喝就得一万多。很多地方的人来我们这里买马,我也基本上半卖半送。”


任宁宁的骑士团在国内一直稳居前列


问老任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我们国家这么大,马的推广为什么做不好?其实再多疑问也没用,想做好,就要一步一步去做。我是真心爱马,也真的希望早日让国内马业发展起来,让更多人涉足这个行业。”


养马这么多年,谈起宏伟的目标,老任更在意自己的兴趣:“基本上除了冬天特别冷,大部分时间我都住在马场。跟马工们一起遛马,清理马粪。说到比赛,其实真的没什么赚头。赢头马奖金15000,连运马费都不够,而且你去人家马场还得交钱。我们不能亏待马,料要合理,要充足。有时候外地比赛,我们还得自己备料,不够了还要空运。如果不是自己喜欢,谁会做这种‘赔钱的买卖’?”


老任每年都要去澳洲,日本,爱尔兰等地买马。“目前国内,大概20-30万的马就够上档次了。没有赛事,再贵的马还是没太大必要,毕竟护理费用太高了。”老任说:“其实中国的速度赛马一点也不差,中国人只要想钻研什么肯定能超过任何一个国家。我一直坚信未来十年,最好的马和骑师还有赛事都会在中国。看看我们办的奥运会和亚运会,不都是前无古人的吗?武汉的东方马城,在中国赛马还没恢复成型的时候就起来了。现在济南,南京,青岛,鄂尔多斯,呼和浩特,新疆,广西,江西,湖南,贵州等地都有赛马场。赛马不仅好看,还带动了很大的当地产业链。慢慢地,各地马术训练班如雨后春笋,慢慢把这条路走向正轨,其实没有人限制你任何事情,有问题你要首先从自身找原因。”


目前,老任正和中国马协一起操作全国俱乐部杯冠军联赛,老任说:“冠军联赛一定要把门槛抬高,让够档次够水准的俱乐部进来,这样才能提高行业整体的竞赛素质和水平。马匹注册,赛事管理,运动员注册等等,我们要把赛马推向更正轨,更系统,让世界知道我们的完善。我们想做的,确确实实就是为了我们国家的赛马。”


对于赛马,老任一直相信它能重回巅峰。“国家既然有马术部,就说明国家对这项运动还是支持的。作为业内人,我是希望自己可以通过自身的努力和付出,打造一支速度赛马优秀队伍。”


老任的京华兴是国内拥有正规骑师最多的俱乐部,尤其是麻连凯,这个中国10个金牌骑师中最厉害的一个。老任说:“在我们俱乐部,还有很多其他俱乐部的骑师过来培训,我都不收费。还有一些俱乐部的马也来我这里训练,也是免费的。培养这些骑师和速度赛马,目的就是填补国内在这方面的空缺。目前全国能参加比赛够档次的马还不到100匹,够骑师资格的人不超过30个。目前,上海,四川都有我的马在那里帮助他们比赛,很多少数民族地区为了参加民运会也找我帮他们进行培训。”
  
  
马业一直是朝阳行业,尤其是速度赛马的刺激比任何项目都有看头。“马术是唯一一个人和动物搭配的竞技项目,而速度赛马就是要你永远争第一,这符合我的性格。”老任说:“我会交易我最好的马,这样不仅能给俱乐部增加收入,也希望带动行业的整体提高,我不会卖没调教好的马,这样容易砸我们‘京华兴’的牌子。”


赛马的初衷就是为了选出优秀的种马,每个国家都是把成绩最好的比赛作为繁育马,进行后代的培育。老任说:“现在我去国外买马都是买种马和母马。现在马场里有30多匹我们自己繁育的马。通过自身调教和比赛,我想到2013年就基本上可以看出来中国的马和国外的马的区别。我想以后中国的速度赛马的马都是自己繁育,饲养和训练的。骑师也是我们自己培养的。总是用国外的马,成本太大,而且国外的马来到中国还需要适应,能不能出成绩还很难说。买一些好的种公马,用培育出来的马赢得比赛才是良性发展。河北的马主王卫东有匹几百万的种公马,他的繁育工作走在了我们前列,我想明年他的马就会很厉害,对于我们来说是压力也是动力。我很享受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中国速度赛马重新成气候的过程,就像享受从马出闸到他开始跑到终点的这个过程,这种刺激之后你亲身体会之后才知道。”
  
  
老任也骑马,他一直觉得在马身上的感觉特别好,很多烦心事儿都能忘掉。当然,老任一直认为赛马不是时尚但能满足他永远争第一的性格。老任说:“我现在已经将全部精力放在马上了。而且我对自己的马特别有感情,现在我自己繁育的马,卖出去的马我也会时不时去看看它们。”有一次老任卖的马死了,他很伤心,就把剩下的马拉回来了,老任无奈地说:“没办法,那边的养马条件实在不理想,我就都拉过来放在我们这边免费帮他们寄养和训练了。”在2008年的全国锦标赛,老任有一匹马因为马腿的原因倒在赛道上无法参赛也影响了正常比赛,按照国际马联的规程必须安乐死。当时老任死活不愿意签字,直到最后打完针,这匹活生生的马逐渐离开,老任都不相信它走了。老任说:“回来后一个多月我没缓过来,我是眼睁睁看着它走的啊。”


说起这些年跟马的故事,老任还有很多很多。2007年,在沈阳出差的老任得知自己的马肚子疼,独自驱车4个半小时开回北京。路上就联系好有经验的兽医,直接半路接过来过来马场救治,当时已是凌晨时分。不过很遗憾,因为病情严重,马在早上5点左右死了。“当时它的肚子里还有小驹子,怀孕十个月了。”说到此时,老任有点哽咽:“当时的情况还是跟饲养员有很大关系,马已经疼的用头蹭墙了,可是他们知识欠缺,没有及时发现。这种难过只有养马的人才有这种感觉,没养过马你是不会真正理解的。”

©2011-2021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