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法国尚蒂伊活马博物馆:奔腾的盛宴

2012-9-1 15:11| 发布者: flyhenry |来自: 《马术》2012年8月刊

摘要: 位于巴黎最大的森林地带的尚蒂伊活马博物馆就可谓是一席“奔腾的盛宴”了。漫步于古意盎然的展厅,看看骑士们优雅的华服和历经岁月洗礼的马车,也可以穿过长长的马厩一睹骏马的风姿,当然,最最精彩的重头戏还是骑手 ...

法国尚蒂伊活马博物馆:奔腾的盛宴


 

关于巴黎,海明威曾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经典比喻——“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如果巴黎如海明威所说,是一席流动的盛宴,那么位于巴黎最大的森林地带的尚蒂伊活马博物馆就可谓是一席“奔腾的盛宴”了。漫步于古意盎然的展厅,看看骑士们优雅的华服和历经岁月洗礼的马车,也可以穿过长长的马厩一睹骏马的风姿,当然,最最精彩的重头戏还是骑手们与爱驹联袂上演的现场表演秀……然而这却并不是博物馆的全部,徜徉在尚蒂伊古堡与马厩之间的森林古道中,你会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生命的激荡和历史的车轮在眼前流转。在这里,你不再是一名简单的访客,在优雅的马步与野性的嘶鸣间,你正在接受一次古老的洗礼。

 

 

尚蒂伊童话开始的地方

 

对法国历史有所了解的人不会对尚蒂伊Chantilly的名字感到陌生,她因为一座设计精美,气势雄浑的城堡而闻名。尚蒂伊城堡位于法国巴黎北郊,是法国最美丽的城堡建筑之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于17世纪末,路易十四时代的Condé公爵出资,著名建筑大师勒诺特设计建造。城堡中收藏着无数珍宝绘画及图书,号称堪比卢浮宫,这些更让它并成为列管在法兰西学院l'Institutde France名下的国家级博物馆。城堡内的装潢极尽豪华,令人眩目。其中最值得看的,是从前城堡主人Condé公爵所拥有的大量绘画作品。现在,参观者可以在Condé博物馆Musée Condé看到,墙壁上挂满了克卢埃父子珍贵的绘画和素描作品,以及拉斐尔、波提切利等1719世纪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另外,城堡图书馆中,收藏着 11世纪以来的珍贵古书 13000余册。

 

尚蒂伊城堡建筑雄伟壮丽,由岩石所造,四周湖水环绕,坐落在7800公顷的花园中心。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堡是君王的领地,从中世纪至今,多位法国史上优秀的人物都曾到此居停拜访。跨数世纪建成的花园,面积实在太大,很少有人能游遍它的每个角落。所以,园内有马车、游船及游览车等助步工具,其中以马车与古堡的古雅气息最为契合,当然也最吸引游客。

 

相传尚蒂伊的得名与Condé的厨师长Vattel有关,当年Vattel发明了一种发泡奶油Creme Chantilly,也就是我们现在常吃的“惯奶油”,至此“ Chantilly”就成了这座古堡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就叫“尚蒂伊”。如同它那唇齿碰发出的娇柔却不失清雅的法语发音,尚蒂伊也是一片甜蜜与野性并存的土地。问问乡间游戏的孩子,尚蒂伊的名字总让他们联想到那童话中睡美人的蓝色古堡, 白雪公主迷失的森林和王子贵族们休闲娱乐的狩猎场,其实,这里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马的世界——尚蒂伊自古已是马术及赛马重镇,吸引众多皇室贵族到来此骑马打猎,时至今日,这里每年仍定期举行赛马活动。不仅如此,尚蒂伊还拥有欧洲最大的赛马训练场,独一无二的活马博物馆和欧洲最大的马球俱乐部。

 

穿过古堡旁边的森林,就可以看到建于18世纪、由马厩改建成的马匹博物馆。深秋时节,漫步林间,布道两旁的枫树也被染上一抹秋色,谈笑间,枫叶随风飘洒,满眼黄绿绯红,忽闻马蹄阵阵,你会不会觉得,已经来到了那个骑士们骁勇奋战的中世纪?


 

 

大马厩,王子转世的宫殿

 

关于大马厩的建立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典故——相传Louis XIV 的孙子Louis-Henri de Bourbon认为自己将来会转世成为一匹马,所以想为自己建造一座比城堡还要雄伟的马厩。1719年,他命令建筑家Jean Aubert建造一所符合他地位的马厩,将来他转世成为一匹马之后就可以住进去。Aubert最终为其建造了一所宏伟的马殿堂——大马厩:这几乎是世界上最漂亮的马厩,可以容纳240匹马和500条狗,并成为了法国18世纪最重要的建筑之一。

 

这座独特的历史建筑有贯穿整个主建筑的宏伟的走廊,大马厩还包括两个中殿,分布在雄伟的大穹顶两边。除了宽敞的空间,这座建筑还给人一种平衡、和谐的感觉。在入口处,参观者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内部设计,如同一座大教堂一样,紧接着,一列全长186的画廊将会牢牢地吸引住人们的眼球,高高的墙壁向上延展,光线透过朝南的窗户洒进来室内,给人以神圣和庄严的美感。

 

在主建筑的中心,由金石建造的大穹顶高达28,厚度达5。建筑中点缀着设计精美的铁艺阳台,巴洛克风格的大喷泉,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狩猎雕塑。在18世纪,这些马厩中饲养着240匹马,泉水流入水槽,供马匹饮水。在这个奢华建筑的北边有一系列的长廊:赛马场,马车庭院和狗舍经由这些幽长曲折的楼廊相连接,景象非常壮观。

 

从古老的马术训练场(Mangè)向高处望去是一圈漂亮的圆形走廊,由扶手围起,并装饰着具有纪念意义的雕塑。站在从走廊上,人们可以看到现在供博物馆马匹训练的帐篷。接着再往西走是Cour des Remises,这里曾经是存放车厢和马车的地方,现在成了展室。


 

 

从大马厩到博物馆荣耀与传承

 

何不把这样一座气势辉煌的大马厩建成一座马博物馆呢?1959年,Sophie的父亲Yves Bienaimé在大马厩中驯马时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Yves看来,只让很有限的一部分贵族欣赏这令人惊叹的建筑,真是太遗憾了。于是他通过投资运作来筹集资金,并且卖掉了巴黎的三所很大的骑术学校,此外他还重新购买、修整和转售了一些马匹和相关设施。通过这些仅有的钱,他向大马厩(Grand Stable)的所有者Institut de France提出了租用的请求,他想通过翻新、出租,来建立和经营一所马博物馆。然而,当一些权贵和“有影响力”的人发现建一座马博物馆是一个很好的谋财的点子,并想将之据为己有时,Yves则不得不与他们和一些政客们进行对抗。

 

复辟运动让Condé王子再次回到了他的土地上。Bourbon公爵把尚蒂伊留给了他的教子Aumale公爵。1834年,大马厩承办了第一次在竞技场举办的赛马比赛。从那之后,尚蒂伊就成了赛马者心目中的麦加圣地。1886年,Aumale公爵将他的土地赠给了法兰西学院。

 

1982年,Yves Bienaim通过与法兰西学院私下协定,得到了创建活马博物馆的特许。Yves最终在这场对抗中胜利了,他拥有了自己的马博物馆,并且在198266开始开放,第一年就有十万游客来参观。1989年,在庆祝大革命200周年节日上,Yves Bienaim的塑像取代了Renommée,收藏于博物馆之内。今天,Sophie Bienaim又接管了她父亲的职务成为了活马博物馆的管理者,已经得到了尚蒂伊维持与发展基金会的认可几乎每年都有十八万参观者。

 

随着经营的日益成功,博物馆的名声也不胫而走,这让尚蒂伊博物馆迎来了许多值得荣耀的特殊时刻——比如英格兰安妮公主等各界政要的访问。危地马拉总统的访问曾被传为一段轶事,他在访问博物馆时表示说他是一个很好的骑手,有一次想和Yves Bienaimé一起出去骑马,当时大马厩旁边停着六辆卡车,上千只鸽子突然从卡车里飞了出来,而这位狼狈的总统他差点从马背上掉下来!然而,这些在博物馆的管理者Sophie看来,都算不上是真正的荣耀,因为博物馆的真正面向的是每一个普通的游客——博物馆的义务是像万千大众“传道解惑”。参观者必须要能感受到一种独特的气氛,最好是要让他们感觉像是在旅行,来到了马的世界,从而产生更大的兴趣,加深对马的了解,甚至想成为一名骑手!

 

Sophie的父母从70年代开始收藏各种展品,一直在为博物馆做准备。他们经常光顾古董店、二手店或者跳蚤市场。房间里放满了关于马术的物件,旋转木马等等。他们直接与画家交易,从他们那里订购作品。他们选择的标准是:喜欢。如果不喜欢,他们就不会把这件作品放入博物馆。迄今为止,所有的展品都归Yves所有。2006年,为了建立促进Chantilly发展的基金,Yves把马博物馆出售给了Karim Aga Khan王子,自此博物馆有了一位在全世界拥有众多博物馆的馆主。对于马博物馆来说,这意味着对展品进行一些重要的修复和翻新。从2009年起,所有的展室都关闭了,一所新的马博物馆将于2013年开放,随之而来的会有购买的大量新展品,未来的展览还将囊括远东的马文化和马在现代社会,比如竞技运动和狩猎方面的用途。


 

 

活马表演——最灵动的展览

 

正如Sophie所言,“想要取得成功,就不要只是沉浸于已经存在的事物,而是要敢于尝试别人不敢尝试的东西。”尚蒂伊博物馆的最大特色就是“现场马匹表演”——每天有30匹马在博物馆进行表演。不论是一般的日常演出还是像"Equestriennes"那样的大型展示,游客们总是能看到值得期待的东西。当在一些日常表演中,骑手们还会同大家分享骑马和训练表演马的一些秘密:向观众解释骑手艺术的基础知识:如何让马匹前进和后退,马匹是如何学会这些的,马匹如何听懂,骑手如何利用马匹天性(比如马优秀的记忆力,再或是马的一些小缺点)来训练他们,最后是教练和观众交流的时间,观众可以提很多问题。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这种交流的方式总是很能吸引游客。而一些大型表演就更不必多说了,几乎是场场爆满,很受观众欢迎,观众们表示这样的演出总是能带给他们更多想象空间。

 

馆长Sophie向我们介绍了博物馆现场表演的班底和日程安排——30匹马,30间马房,每年至少有一部新编排的演出,一天3-5场教学性的马术展示,平均一年1200场,25年来举办了3万多场。一切就像一个专业的演出团体。自1982年以来,他们编排出了550个节目,平均每天博物馆要接待500名参观者,在圣诞节期间的一个月内,更是要接待数以万计的游客。

 

不可否认,现场的部分的表演是博物馆最有影响力的招牌。如今骑手的素质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Sophie管理着一队由13名骑手组成的团队,他们有的曾经是训练教练马的、动物行为学家、剧院指导,其中4还是外聘的马背技巧和喜剧表演师。就“展览”的部分来说,博物馆以教育性而闻名。而今,凭借其独特的现场表演,以及别人无法企及的科学性和艺术性,已经让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

 

漫步在活马博物馆的隔间或包厢之间,回想着那个转世的传说,你可能禁不住回想哪匹马会是Condé王子七世的转世呢。他会是金色毛发的吗,是那匹玩世不恭的阿拉伯-柏布马么?或是担当着马厩中多才多艺的顶梁柱的卢西塔诺,凭借其酷似威尼斯舞会的舞步引领整个舞台?抑或是紧张的黑色奥尔登堡骟马,迈着查尔斯顿舞步或是探戈舞步,只有在和博物馆的馆长Sophie合作时才会显得有些自信?

 

当然,谁会在这个王子曾经梦想回来的地方,对究竟哪匹马是王子的转世这个问题穷追不舍呢?只是会心一笑罢了。人们会如此开心是因为大马厩是如此生动:有在护理区来来往往的马匹,有接受训练的年轻马匹,还有与表演一同进行的竞技场上年长马匹的例行展示。这里,时时都有马。


 

 

如果来生要做一匹马

 

博物馆的成功和名声却并没有纷扰到这片古意盎然的土地,出于对每年到访的十五万观众的尊重,Sophie时时恪守着她关于博物馆的准则和信仰:文化性和教育性,特别是博物馆“寓教于乐”的特点。她不能允许白天的时候马厩里出现“空巢”。但同时,她也鼓励博物馆与世界各国马术爱好者协会进行交流和访问。因为在Sophie看来如果不去其它国家演出就不能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样也会降低节目的创造性和新颖度。

 

或许,从一个表演团体的角度来看,这些马术节目进行表演的方式并不是特别多,因为他们大部分的资金都用在了节目开发和创作上。节目希望通过“美”的展示让观众近距离的接触马,并且以不太昂贵的价格让观众进入博物馆。欣赏马匹的自然风韵和骑手的表演是博物馆设计节目的初衷和一贯坚持的准则,他们每日全身心的投入表演,为的是能有更多人欣赏到这一艺术。是的,这个方法奏效了,Sophie的理念成功了。“人们经常对我说,‘你让我们的梦想得以实现’” Sophie欣慰的表示,“这对于我来说是最好的赞赏和最高的荣誉。”

 

人类与马的故事是古而有之,无论是在古老的东方,还是在远隔万水千山的欧洲。而尚蒂伊活马博物馆就仿若一张历史长卷,百年的沧桑,书不尽人与马的佳话诗章,当你走进尚蒂伊的大马厩,那古老的卷轴就为你徐徐展开。漫步其中,你会觉得仿若隔世,如若行走在兵戈铁马的中世纪或是徜徉在田园牧歌的游吟诗里。而今,那些马儿却不再是战士们征战的坐骑,他们更像是一件件被人们喜爱的珍宝,等待这你的到来与青睐。城堡,湖泊,茂林,古道,日暮黄昏,万物静谧,你也许会忽然懂得Condé王子的执念。面对此情此景,你会不会也如他一般,甘愿在来世,做一匹尚蒂伊的骏马?

 

 

结束语

 

当海明威还在左岸的咖啡馆里奋笔疾书,你的心,也许已经顺着塞纳河的流水翻山越岭,飘到了尚蒂伊的古堡——假如你有幸来到过尚蒂伊的活马博物馆,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都不会忘记那达达的马蹄声和骑手们灵动优雅的风采。因为尚蒂伊是一席奔腾的盛宴。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