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英国国家马博物馆——锦衣夜行的高傲贵族

2012-9-1 16:20| 发布者: flyhenry |原作者: Padme|来自: 《马术》2012年8月刊

摘要: 与它的盛名相比,英国国家赛马博物馆的大门并不如想像中雄伟,黑色铁艺大门相当朴素,门后的赛马标志告诉你,是的没走错。这低调的奢华仿一如英国人内敛古典的贵族气息,需深入探索你才能窥见堂奥。

英国国家马博物馆——锦衣夜行的高傲贵族

The National Horseracing Museum——The Haughty Nobility Of Understated Luxury

 

 

赛马——英国人的灵魂热度

 

这是一365中平常不过的一个清晨,纽马基特(Newmarket)火车站一片沉寂,几乎看不见什么人。不过,开车前往博物馆的路上,不时会有大大小小的马房练习场在眼前一闪而过,提醒着你已然进入了马的国度:据统计,这个地区有35个训练马房,约2000匹马。镇中心有能容纳2400多匹马的综合训练场、赛马场和马用游泳池,以及1750年开始便一直进行马匹交易的塔特索尔斯纯种马拍卖行。

 

与它的盛名相比,英国国家赛马博物馆的大门并不如想像中雄伟,黑色铁艺大门相当朴素,门后的赛马标志告诉你,是的没走错。这低调的奢华仿一如英国人内敛古典的贵族气息,需深入探索你才能窥见堂奥。

 

泡在马界的人都知道:“赛马源于英国,英国赛马源于纽马基特”。纽镇成为赛马中心始于17世纪初期,国王詹姆士一世发现此片广阔荒地非常适合骏马较量,于1622年在这里举行了第一次跑马竞赛。他的孙子查理二世将此发扬光大,每年春夏均在此度过,亲自创设了国王杯赛。——事实上,人们认为查理二世在Newmarket呆的时间实在太长,调侃不务正业的他应该多花点时间呆在伦敦宫廷。

 

印象中的英国人情绪收敛,彬彬有礼,男士女士大多以绅士淑女貌示人。然而他们却热衷赛马这项极具速度与激情碰撞的运动,且拥有世界最昂贵的赛马之王——英国纯血马。这是全世界跑得最快且最有价值的马,线条清晰,轮廓流畅,一代又一代不断纯化,品质高贵,极其勇敢,容易紧张或执拗。——听上去,还真的与这片土地孕育的人有点像。或许,英国人骨子里强大的喷发与力量,全部都融入到了与马儿的精神共振中,两种生物互相欣赏、彼此认同,惺惺相惜。

 

作为全英最大的国家赛马博物馆,Newmarket有着极其珍贵、丰富的展品,同时也有着非常动人、曲折的故事。这一切,都与一个名叫大卫·斯旺内尔的人有关。


 

Newmarket——孕育20年的梦想

 

1983430,这是历史性的一天。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距离伦敦以东100公里的Newmarket镇为英国第一座国家赛马博物馆解开了帷幕,纽镇在历史上是赛马运动的故乡,亦是英国赛马运动乃至全世界训马业的“总部”,四千多匹价值连城的英国纯血马在此繁衍生息,它们的价格加起来要远远超过1亿英镑。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与马为伴,以马为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Newmarket是浓缩的英国三百多年赛马历史活的影像一点都不过分。因此,国家赛马博物馆落居此处,无疑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在这激动人心的一幕之前,虽然英国的赛马业令其他国家争相学习,然而却从未为自己的马术遗产建立过一个有形的、可持续存在于公众之中的见证物,对于现代赛马运动的发源地英国来说,这个状况的确令人不解。不过,中国人的理论是:凡事皆有定数。机缘在暗中慢慢发酵,在一小群怀揣着对赛马运动单纯的热爱与梦想的人们不懈努力下,终于,这个见证物的建立成为了必然。

 

让我们且随时光倒回20年前,由一个叫大卫·斯旺内尔David Swannell的人身上说起……

 

大卫·斯旺内尔少校Major David Swannell)是一名技术超群且德高望重的赛马俱乐部障碍赛裁判,同时也是英国内最早设想成立一座国家赛马博物馆的倡导者。1965年,他负责引进一个以赛马为主题的博物馆,后来成为约克郡新开放的大看台的一部分。作为挚爱马术一辈子的专业裁判,斯旺内尔心中一直怀抱着对这项运动的伟大远见和澎湃热情。——你要相信,当你为一件钟爱事物付出长久的毅力与坚持时,上天一定会以各种方式来恩宠你。

 

1981年,历史回应了他专注的能量:Newmarket镇中心地带的“下注室”(Subscription Rooms)面临关闭。作为曾聚集了为数众多狂热赌马人、爱好者、赛马讯息等的场所,下注室的历史意义自然不肖多言。随着赌马下注日益盛行,书商直接把名单展示在高级酒店和雪茄商店里,电报送达的速度越来越快……历史的更替变迁使得下注室的重要性降至最低,直至即将关闭。而如今,这空置下来的大楼刚好给斯旺内尔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兴奋得摩拳擦掌,梦想孕育了了近20年,中间几经波折,现在终于触摸到了一点理想的形状!

 

他的想法得到了包括霍华德沃顿勋爵(Lord Howard de Walden)、大卫·奥德利(David Oldrey)、达纳·布伦德尔-鲁斯夫人(Mrs Dana Brudenell-Bruce)和莱斯利·哈里森(Leslie Harrison)等人的全力拥趸。这帮家底丰厚的赛马同好们不仅慷慨救急,捐助了大量资金,还亲力亲为参与到博物馆的建立等一切琐碎事务中来。就像童年时一群玩伴怀揣着兴奋的梦想在沙滩上堆累城堡,每个身在其中的人在付出同时,也享受了整个过程所带给自己内心难以言喻的感动与成就感。——有句西谚说得好“No pains,no gains.不劳则无获.No cross,no crown.无苦即无乐.

 

此时斯旺内尔即将从英国赛马俱乐部(Jockey Club)资深障碍赛裁判的位置上退休,但他可一点都不担心如何消磨退休后的时光。在记者霍华德·怀特(Howard Wright1983发表于《领跑者》杂志的一篇文章中,他被形容为“即将成为赛马界的阿瑟·尼格斯Arthur Negus”(英著名鉴宝专家),这个称谓对他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博物馆一天天更具成型,这群因赛马凝结到一起的人目的在于“用一种合适的方法向这一娱乐活动的各个方面致敬”,——赛马像是一条缘分的纽带,连结了人与动物、人与人、动物与动物、人与场地、与天地之间……种种看似奇妙却自然存在的能量。无论是通过这项运动谋生、成名、发财,还是因由它而哭泣、开怀、疯狂、痛苦、享受,千千万万的人从中获得了无限滋味和乐趣。而正是由于这群推动者的远见和热情,国家赛马博物馆才终于完工,否则,它只能存在于斯旺内尔少校的想象之中,只能是一个孕育了20年、可能还要继续孕育下去的梦想。

 

1983430,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2000 Guineas大赛”当天早上为英国第一座国家赛马博物馆——The National Horseracing Museum解开了帷幕。是的,这是历史性的一天。


 

展品收集——“人们的赠予令人惊奇”

 

提到赛马,你脑海中最先蹦出的词会是什么?热血、速度、激情、智慧、纯粹、高贵、强壮、美丽、进取……一千个爱马人就有一千个概念和形象,背后更是有一千个与马有关的故事与无限情感。

 

对温文尔雅又略带保守骄矜的英国人来说,赛马这项“第二国民运动”(第一是足球)早已经渗透到日常的每一刻缝隙中:吃饭、走路、读报、听广播、电影、书籍、观赛、聚会……随处都可见赛马在人们生活场景中的渗透与影响。长达三百余年的历史,使这项竞技在漫漫的时间演变中,从最开始的传统贵族参与逐渐发展到社会各阶层皆可进入,男女老少,全民热爱。既有大众娱乐性,又保留了悠久的历史文化性和古典气息,——传统与现代,就这么曼妙自然地结合在一项竞技运动中,这亦是英伦魅力的迷人之处吧。

 

历史上,热衷赛马的十七世纪英王查理二世最早开始在Newmarket发起这项运动,一方面将之命名为“国王的运动”,一方面要求手下大力繁育本土纯种马匹并推广。他之后很多的皇室成员延续了这一爱好,如今在英国重大的赛马活动上,颁奖者多是皇室成员,女王也常来观赏并颁发奖杯。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著名球星鲁尼等都是马迷,堪称狂热的布莱尔在任时定期为一家赛马杂志撰写评论,绝少耽搁。副业如此投入,痴迷程度可见一斑。

 

由此,当1983年初博物馆陆续收集展品预备开馆期,收到了社会各界人士自发赠予的各色各样的藏品,似乎也是情理之中了:女王借给博物馆的几幅图画以及纪念品;女王母亲借给博物馆一幅席格所画的乔治五世及他的赛马经理的画像;曼彻斯特城市艺术画廊借给博物馆一幅名气颇盛的赛马油画,描绘了1979Frith的赛马日情景;Munnings的四幅画也被从Dedham的一个博物馆运到了这里,包括著名的Under Starters Orders;赛马骑师俱乐部将Stubbs描绘Eclipse的油画借给了博物馆;Paul Mellon捐给博物馆11Paul Skeaping的青铜雕刻作品;Persimmon的头,由女王从Sandringham赠送,以及马鞍,鞭子,马蹄铁甚至是Fred Archer的婚礼请柬……尽管全民爱马,这些携带了巨大祝福的礼物还是令斯旺内尔少校感动不已:“人们阁楼里和抽屉里随便堆放的物品实在是令人惊奇。

 

首任馆长Richard Kilburn也惊叹于这些种类繁多的赠品:“我们很高兴那些知晓我们博物馆的人能做出如此慷慨的回应……这样一来,等到游客们下一次参观博物馆的时候,他们会看到一些新的展品……包括许多非常精致的赛马骑师靴,甚至还有Lily Langtry的靴子,就是这样的赠品才能够增加我们展览的广度与宽度。”保持着锐利的眼光,斯旺内尔和同伴们忙碌着“令人着迷的琐事”,对赛马的由衷热爱令他对品质有近乎执拗的坚持,“在开业时要借到最好的画作”。


 

展厅——从历史而非金钱角度衡量价值

 

博物馆展厅的文物陈设以时间为线索,讲述着赛马在英国产生和发展的历程、展品背后的故事。此外,博物馆设有专门的马房展区、马术知识体验区、骑马机及画廊等不同区域。

 

第一展厅——David Swannell展厅

主题:赛马,皇室的起源以及经典赛马比赛

英国赛马竞赛最早可追溯到青铜时代,与皇室有着源远流长、从未间断的联系,所以通过讲述这段历史可以很好了解英国赛马的发展历程。

 

展出的包括Newmarket’s Beacon Course的出发点标志,它体积庞大,长达四公里一弗隆136。被誉为Gimcrack 赛马骑师的Pratt 曾经在1770年在一天之中穿越Beacon 跑道11次。

 

冠军的奖品大多是铃。展品有银制Lanark Bell的仿制品(真品已经不复存在),Lanark Silver Bell 竞赛由苏格兰之雄狮William 国王首创。

 

皇室纪念品展览的主要展品是一直精心保存的Persimmon的马头,它是皇室所繁殖的最优秀的赛马。在1886年的DerbySt Leger,它赢得了金质奖杯。在1897年的Eclipse Stakes中,它为未来的Edward VII赢得了比赛。Edward VII的半身像也在展示之列。两个世纪以来,皇家制服的样式变化不大,都是深红色马甲,紫色袖子,黑色礼帽。

 

湛蓝的一角专门以三大冠军赛“2000 Guineas, the Derby and St Leger”为主题,所有十五匹赛马的纪念品都在展示之列,包括1853年的Western Australian 1970年的Nijinsky

 

第三展厅

主题:纯种马,马主和驯马者

 

每年在世界各地有将近百万匹纯种马驹出生。令人震惊的是,所有这些马驹们的父辈们都可以追溯到这三匹引进的赛马——Godolphin Arabian, Byerley TurkDarley ArabianJohn Beer的画作“跑马场之父”描绘了这三匹赛马。

 

这幅油画还展现了其他领先的纯种马,包括Eclipse(日蚀),他被誉为英国赛马史上最出色的赛马。Eclipse 出生于1764年。在18场比赛中,他从来没被打败过。在种马场,它是860场比赛的冠军赛马的父亲,世界上80%赛马的父辈们都可以追溯到它身上。

 

 此外展出的还有Hyperion的骨架,它的主人是17世纪的德比郡伯爵。1933年,Hyperion赢得了Derby St Leger的冠军。它还是一匹非常出色的种马,1960年去世时,它已经是英国748场比赛冠军的父亲。

 

展览上还展出了一个老式马厩的重建模型,马的模型站在里面,享受着放饲马厩的悠闲。这个马厩的原型是ewmarket’的Freemason Lodge Stable

 

展览的一个区域是专门为驯马师门设立的,包括Major Dick Hern,他是现代最有名望的驯马师之一,同时还是HM the Queen的长期首席驯马师。他几乎获得过每项赛马竞赛,人们永远记得他和赛马Brigadier Gerard的出色合作,他们赢得了18场比赛中的17场。

 

展出的还有驯马师George Lambton,他Lambton精于识别纯种马,因此被委以购买幼马的重任。他为暴利的Aga Khan赛马王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其自传“我所知道的人们和赛马”被公认为是最好的赛马回忆录。

 

第四展厅

主题:赛马骑师

 

二十世纪的英国骑手Steve Donoghue, Sir Gordon Richards以及 Lester Piggott 是其中最有领袖风范的三位。W Smithson Broadhead 完成的一幅Steve Donoghue的油画中,Steve Donoghue戴着Mr H E Morris 的绶带,这匹马让他赢得了1925年在Manna举行Derby的冠军。Donoghue非常有魅力,从1914年到1923年,他蝉联10Derby冠军,并且获得了14个经典奖。

 

1925年到1953年,Gordon Richards 赢得了26次赛马冠军。这里展出了他被赠予的一个精致的化妆盒,他一直与赛马Fred Darling搭档比赛,直到1947Darling退休。

 

 Lester Piggott在孩童时期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出身赛马世家,并且是家族成员中最有成就的一位赛马骑师。同时展出的还有他带过的耳朵护带。此前一次比赛由于他的马不愿意进起跑单格, Lester 差点失去了他的一只耳朵,那次事故缝了整整31针。

 

此外,还有许多十九世纪举足轻重的赛马骑师们,是最耳熟能详的一位是Fred Archer。他的一生是一部传奇。1886年,当他在Newmarket家中对着自己扣动扳机时就注定了他的永垂不朽,29岁时他已连续13年赢得赛马冠军。相关的一些纪念品包括他自杀用的左轮手枪也在展示之列。

 

 

马房展区:展示从前的马房用具、古老的水勒笼头以及人工机械式的固定马装置,以令观众了解当地人养马驯马的传统方式和文化。你可以攀上一匹骏马的模型,了解一下训马师的日常工作,之后还可以穿上一身丝质装束,体验骑手过磅程序。

 

马术知识体验了解区:所有参观者可以亲手触摸展品,了解你想知道的任何与马相关的知识,包括马房垫草的配比、饲料的成分配比、蹄铁种类等等。如果你对喂养和饲料非常感兴趣,那么馆内一直保存着的一份经典食谱可绝对不能错过,这是英国养马者几百年来总结出的饲养赛马的最佳营养搭配。

 


骑马机:如果全部参观完后你还不过瘾,可以跨上博物馆提供的骑马机,在专业的骑师指导下感受跨马飞驰的感觉。工作人员会耐心告诉你如何保持正确的赛马骑乘姿势,如何持鞭策马。英国的赛马传统也许就是在这潜移默化中传承的。

 

    画廊:博物馆拥有六个画廊,每个画廊的主题不同,希望通过展现赛马、管理者、马主、看门人、赛马骑师、马厩饲养员这些形象来向游客们讲述赛马的故事。

 

未来——更广阔的视野

 

博物馆典藏了代表着自然和人类的文化遗产,同时,它也典藏了人类积聚在时间和空间中的浓缩情感与能量。Newmarket国家赛马博物馆凝注了上个世纪一群因热爱而围聚到一起的人们数十年的心血与努力,这其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故事、每一个马匹,都令人动容。

 

2010年,博物馆的计划和资金筹集都提前了,目的是为了将博物馆迁往新址,在皇室宅院及其马厩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重要博物馆和遗产地。受访者Christopher Garibaldi谈及此非常兴奋:“在新馆中,我们将会与‘赛马重训慈善组织’合作,让参观者有机会在现场看到活马。”看到活马?Oh my God!这听上去挺刺激。——作为一名赛马骑师俱乐部从业二十七年的障碍赛跑裁判,斯旺内尔少校的任务就是让赛马与人们的距离更近。退休后,他饲养的一匹马日蚀(Eclipse)的功绩引发了赛马界最有名的说法之一Eclipse若在,无与争锋”。一分一秒,一点一滴,就像一位朋友,博物馆在改变着,也进步着。它被所在城市和人们塑造着,同时也在每一个细微时刻影响着二者,宇宙共时性就是如此震动发生。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