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Emily:一见钟情的幸福

2012-5-1 14:10|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4月刊

摘要: 电影《National Velvet》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个女孩儿都应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9 岁的Emily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马,就此一路骑行,从美国到中国,从马场到赛场,从俱乐部到鸟巢。马场奇遇记Emily 第一次接触马 ...
电影《National Velvet》中有这样一句话,每个女孩儿都应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9 岁的Emily 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了马,就此一路骑行,从美国到中国,从马场到赛场,从俱乐部到鸟巢。




马场奇遇记

Emily 第一次接触马,就被它潇洒的外表、宁静的内心所吸引,总想与它亲近。“我从小就喜欢动物,家里养了两只猫和一条狗。”Emily说:“我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和小朋友们到马场玩儿,就遇到了这世界上最可爱最漂亮的动物,它虽然高大,但勇猛间不失温柔,骑过几次之后,我就觉得自己和马再也分不开了。”

带着玩儿的心理与马结缘,也是因为Emily 打小儿就和邻居小朋友在树林里疯玩的结果。喜欢大自然的氛围,喜欢爬树,也让她对大自然创造的精灵充满了一种天生的眷恋。“所以我在马背上从来没感受到过恐惧。”Emily 抚摸着正在被马工精心打理着的爱马对我说:“这是一种特别自然的奇遇,这是一份一见钟情的喜欢。”

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Emily 来到了北京,告别了和自己每天在大自然中嬉戏的小朋友们,但是与马相伴的生活却延续了下来。因为离家比较近,Emily 的家人就把她安置在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里进行马术课程的学习。“最开始我也是抱着玩儿的心态,因为我喜欢和马接触,喜欢大自然,喜欢享受沐浴阳光的感受。” 在被杨富军教练叫去走场地路线之前,Emily 带着微笑给我简单描述了她学骑马的初衷。尽管在马背上表现出色,尽管是两匹马的马主,但毕竟还是个孩子的Emily 跟在杨教练后面总是“状况不断”。一会儿和擦身而过的人打着招呼,一会儿和即将同场竞技的小朋友们闹一闹。可是,走进比赛场之后,Emily 安静了下来,仔细地聆听杨教练的解说,一步步踏着即将参与的赛事路线。所以我们也不忍打搅,静静地看着她走完整个路线。




挑战与飞翔

采访当天恰逢天星调良举办“贺岁杯”,对于Emily 等许多马主来说都是对自我一年马术生活的检验。备战前,Emily 说起了自己第一次参加比赛的经历。那时候的她才12 岁,小姑娘的腼腆加上一匹自己并不熟悉的马,使得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马术比赛在第一道障碍上就出现了拒跳。尽管Emily 的第一次比赛不完美,但是这并没有让她失去对马术的兴趣,Emily 说:“相反,我更想练好自己的骑术,更想让自己能与马的配合做到更好。”接下来的时间里,她每天都催促家人带她到马场进行训练,也逐渐开始希望能够拥有一匹自己的马。喜欢小动物是女孩儿的天性,Emily 也不例外,所以想有一匹自己的马,这一直都是Emily 的梦想。

Emily14 岁的时候,她的梦想实现了,家里人送了她一匹马。“我很开心,这对于提高我的马术水平有非常大的帮助。” Emily 说:“从那时起,我每周至少骑三次马,遇到寒暑假,我每天都要来马场骑马,我喜欢这样自然的状态。”马场马术运动分为三个大项:场地障碍、盛装舞步和三项赛,Emily 最钟爱的就是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Emily 说:“我喜欢跨越障碍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展翅欲飞的感觉。每一道障碍都是一次挑战,需要自信和勇气。当你成功完成所有障碍之后,你会得到一种满足感。而基础的马场马术虽然看似简单,但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到和马更完美的契合,这也需要你和马进行更多密切的交流。”在Emily眼中,马场马术是锻炼她基本功很重要的一部分,有了扎实的马场马术,才可以更好地跨越障碍。




从室内场地走出来,Emily 骑上了自己的马,去准备区等待比赛的开始。在天星,Emily 有两匹马,它们都是成熟马,一匹成熟的马可以带给骑手很多东西。因为马匹在国外经过系统的训练,具备了相对成熟的技术和竞赛经验。备战区里有不少小马主,以女孩儿居多,Emily 操着中英双语和他们有说有笑,更象是一次大Party。这样一群与马为伴的女孩儿,聊起马都特别的开心。Emily 说:“我们都很喜欢骑马的感觉,尤其是跳障碍时候的人马合一,在马背上有种若有神助的感觉,能让我们完成凭自己是达不到的速度和高度。”跟许多小女生一样,Emily 也有自己崇拜的偶像,只她最崇拜的是一位世界知名女骑手Meredith Michaels-Beerbaum。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骑手之一,Meredith Michaels-Beerbaum 的马骑得很棒,赢得过许多大赛冠军。而在Emily 眼中,Meredith Michaels-Beerbaum 的骑姿让她很难忘,“那是一份优雅的美丽,我很喜欢,也希望自己能多从她那里学到一些东西。” Emily 说:“去年鸟巢,我有幸见到了她,还和她合影留念,这让我很开心,也会激励我继续在马术方面努力进步。”

在去年的鸟巢大师赛上,Emily 不仅亲眼目睹了世界大师骑手的风采,自己也上场进行了比赛,拿下了全程。虽然早已不是“初生牛犊”,但能在鸟巢完成比赛,这对于第一次参赛就在第一道障碍上拒跳的小Emily 来说是一次飞跃,给她的马术生活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我很紧张,但是还好有教练的支持和帮助,全程能比下来,我很开心。”Emily 说:“那天我很激动,虽然我的偶像只拿到了第五名,但能够这么近距离感受到她和其他大师们参赛的过程,这可比任何一次比赛和训练收获都大。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师们的控马能力,他们可以抄近道,急转弯,让马发挥出超常的潜能。一流骑手往往能使马发挥出150% 的潜能;而我们业余骑手只能骑出马的一半甚至更低的能力。亲眼目睹了这些世界一流骑手的技术,更激发了我学习骑马的愿望。”

我的知己们

Emily 最喜欢的一部电影是《Black Beauty》,说起原因,她说:“anything that has horses in it”。因为马,她爱上了这部电影;因为马,她爱上了马场生活;因为马,她有了两个忘年的知己。




在天星调良国际马术俱乐部里,Emily 拥有两匹马,一匹黑色德国汉诺威温血马,名叫Jasper;一匹是青色比利时温血马,名叫Selmi。“它们是我的忠实伴侣,和它们在一起互相了解是我每天最喜欢做的事情。”当Emily 谈到她的两个挚友时,小女孩儿的细腻就在不经意间显露了出来:“马是很敏感的动物,不同的马具有不同的性格。Jasper 比较成熟,策骑的时候比较稳定,容易控制。而Selmi 的性格比较急,很喜欢往前冲,比较难控制。”当然,能拥有两匹不同特性的马,对于Emily 来说也不是坏事,“这对我学习掌控马的技术很有帮助。” Emily 说:“好的骑手能够驾驭好所有的马。Jasper 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我所有的获奖都是和Jasper 一起取得的。和Jasper 相处这么多年,我对它非常有感情。我们彼此都非常了解,Jasper 在我的眼睛里就像小孩一样,很顽皮,有的时候喜欢耍小聪明。”走到Selmi 身边时,Emily 拍了拍它:“我觉得对马需要耐心,需要给他们鼓励。我很喜欢心理学,所以经常把刚学到的心理学理论用到与马交流上,还真挺管用的。马是我的朋友,也是我队友,信任善待它们非常重要。” Emily 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和其他小马主换骑各自的马,这是一种新的体验:“和马相处让我学会更仔细地观察,马不会讲话,和马交流完全靠细微的肢体动作和感应。我觉得选择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适合自己。最好的马不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马,每个人都应该根据自己的骑术程度来选择适合自己的马。”

每到周末,Emily 就会和家人一起来到马场。“这里是我们过周末最优的选择之一,我们已经和其他马主都成了好朋友。”在天星调良骑马的这几年,Emily 感受到了这家马术俱乐部的成熟。“这里的教练和工作人员都很有爱心,他们爱马,爱马术,对每一名学生都非常有耐心,细致入微。” Emily 说:“这里离我家也非常近,俱乐部的会所都快成我们家周末的客厅了。我觉得骑马可以健身,可以陶冶性情,又锻炼了我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勇敢,是一项很好的运动。”

再过半年,Emily 就要回美国上学了,她会暂别自己的两个挚友,会暂别自己在这里的众多好朋友,会暂别自己在天星骑马的日子。“这里的一切都让我留恋,我会好好利用这半年多的时光,多享受和爱马、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日子。” 微风拂过Emily 与自己马儿的脸,斜阳衬托着那份依依不舍:“到美国之后,我会拜托自己的父母照顾好我的两匹马,我也会参加学校的马术队,用一份努力换来一份寄托。西方有句谚语‘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我觉得马亦是如此。”

(文/ 易达黎 图/ 于笑)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