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品鉴 查看内容

摄影师Paula da Silva 作品——小丑不孤独

2012-7-1 16:16| 发布者: amber

摘要: 身着彩衣,脸涂白粉,博众人一乐,强颜欢笑乃是丑角的本份。出生于安哥拉并在葡萄牙和意大利生活多年的马专业摄影师Paula da Silva 对这一形象颇有感触,积聚灵感创作了此系列作品……



身着彩衣,脸涂白粉,博众人一乐,强颜欢笑乃是丑角的本份。出生于安哥拉并在葡萄牙和意大利生活多年的马专业摄影师Paula da Silva 对这一形象颇有感触,积聚灵感创作了此系列作品。近3 个小时的拍摄是伴随着帕瓦罗蒂美妙男高音演绎的二幕歌剧《丑角》(Pagliacci)而完成的。对于Paula 来说,音乐为作品创作烘托并渲染了气氛。歌剧中,马戏团的老板Canio塑造的小丑形象已经成为强颜欢笑的范本。他在脸面丢尽时,才被迫取下“面具”,因妒嫉杀死了妻子;剧中小丑宣布:“演出现在结束!”,这句话,戏里戏外,都一样有深意——戏里的表演已经完结,接下来进入现实,我们换好另一副面具,准备取悦或被取悦。

文艺复兴时期,英语中“面具”一词的拉丁语源“person-a”的词尾惨遭切除,蜕变为政治学用语“个人”,而随后英语以及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等又从阿拉伯语中引入了“mask”这样一个几乎空白的、不富有历史色彩的词汇作为替补用词。面具扮演在欧洲戏剧舞台上逐渐消失,唯有小丑涂脂抹粉的脸上还残存着面具的痕迹。直到20 世纪初,“persona”首先作为一个心理学术语得以重现,意为“人格面具”。



在Paula 眼中,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张“小丑面具”或者说“人格面具”。生命是一场寂寥的马戏,我们孤独地表演着自己。“我们每个人都是小丑,无论是马主、骑手、训马师还是其他的普通人,在特定的场合,我们都为自己准备好了形形色色的面具和伪装,原因很简单,我们想让自己看起来更优越。”Paula 这样对我说。戴着面具做人是当代人在社会关系中真实的一种体现。人们用面具掩盖自己的真实思想,有时面具让我们免受伤害,有时可以供我们释放欲望。在人际交往时,我们冒充内行、冒充文化贵族,以低调的话语赢得聊天对象的尊敬和崇拜,装深沉,装睿智,装博学,装出“范儿”来,期望通过外部的标签、身份来标示自己的与众不同。


然而,在Paula 这一系列作品中,马并不会意识到面具的价值,它不知道主人的社会身份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丑,同样,它也看不到人们用来伪装和隐藏的面具。在马的世界里,我们也不过是长着两条胳膊两条腿的人。无论我们富裕、有文化、健康或是美丽与否,马都不会理会。我们的面具在它们面前就犹如形同虚设。如果我们感到畏惧与害怕,不管我们多么故作镇定,身体里充斥的肾上腺素、走路的形态、骑坐、持缰的方式,在马灵敏的嗅觉、敏锐的观察和感知能力之下,早已无处遁形。在马的面前,我们真实地存在着。


(文/ 赵颖 图/Paula da Silva)

相关阅读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