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adeleine Winter-Schulze:半个世纪的足迹

2013-1-23 16:45| 发布者: flyhenry |原作者: 肖男|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Madeleine Winter-Schulze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1941年出生于柏林。她被视为德国最成功的盛装舞步选手,在障碍赛上也颇有造诣。她还是德国最大的马主,全身心投入马术事业,从不曾改变。

她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者,1941年出生于柏林。

她被视为德国最成功的盛装舞步选手,在障碍赛上也颇有造诣。

她还是德国最大的马主,全身心投入马术事业,从不曾改变。

亚琛马术节中,我们遇到了这位爱马如生命的圈内挚友Madeleine Winter-Schulze,一同找寻那些关于马的足迹。半个世纪,历久弥新。



源起Coca Cola

“孩提时代的妹妹身体不好,医生建议我们女孩儿应多强化背部的运动,例如游泳和骑马。而巧合的是,那时的父亲经常骑马爬山,穿越美丽的格瑞努沃德森林,回家后给我们讲述那种美妙的体验。于是,父亲的业余爱好激发了我们姐妹俩骑马的热情”,谈笑间,Madeleine彷佛置身于那个年代,沉浸其中,“事实上,父亲很快就把这项爱好发展为事业,开始经营自己的马场。我和妹妹都会在马场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早上6点就要到马厩,然后带它们在院子里绕圈;9点的时候,进入正式的马匹训练阶段。我很感激父亲,给了我们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支持和保护,不仅让我们的童年有马相伴,还让我们继承了一笔在当时来说相当可观的财产。”


谈至Madeleine的爱马,她兴致勃勃道:“我的第一匹坐骑是Coca Cola,是父亲从一位汽车经销商那里用一辆拖拉机换来的。至今都难以忘记第一次骑马时的感觉,非常棒。”与Coca Cola共度的7年中,Madeleine在1959年夺得德国大奖赛盛装舞步的冠军。又于1969年及1975年,分别同坐骑 Patella、Dacapo代表德国国家队出战亚马逊赞助的障碍赛事,获得奖项。之后她一直潜心研习骑术,并在1983至1986的3年中,多次于汉堡摘得马术赛事的桂冠,见证了她作为一名职业骑手的巅峰时刻。


在Madeleine骑乘的众多马匹中,她最喜爱的马是Tegeran,她回忆到:“Tegeran是一匹很特殊的马,从我见到它的那一刻起,就对它一见钟情。我们互相配合,相得益彰,取长补短,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充满幸福感的日子。1996年的一次训练中,Tegeran受伤很严重,永远离开了我。我很难过,因为我知道,我永远不可能再拥有一匹爱马——就像我的梦中情人Tegeran那样的马。我似乎一度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幸好我的丈夫Dieter Schulze一直在帮助我、鼓励我,可以说,我们俩对马术的挚爱不相上下。最终,我没有让他失望,在障碍赛中再一次证明了自己。”


Madeleine总是把关于马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有一次周末,约好Isabell Werth一起去Göteborg,不巧马房里一匹母马的临产期要到了,她毅然决然地取消了这次约会。那时她更担心的是这位已经生产四个小马驹的英雄母亲,这一次是否顺利生产。她说她能感觉到母马希望有她的陪伴。



快乐的马主

想来Madeleine这个名字对于很多马术爱好者来说并不会陌生,马术骑手的职业生涯为她赢得了世人的尊重。退役后,她和丈夫搬到了汉诺威,继续身体力行地做着与马有关的各种事情,而这些在别人看来,都是造福马界的实事。她养了70多匹马,赞助了很多有天赋的骑手。奥运会冠军Isabell Werth和Ludger Beerbaum已经和她有过数十年的合作。她喂养的优质马中,有12-14匹在Ludger的马房,14匹在Isabell的马房,有25匹在自己的Mellendorf马房,剩下的都用来赞助其他骑手。看着自己的马获得好成绩,让作为马主的Madeleine倍感欣慰。Ludger训练和参赛所骑的马都是她从1997年就开始赞助的,比如Gaylord、Priamos、Champion de Lys、Goldfever、Gotha、Coupe de Coeur;而Isabell的舞步马Satchmo、Warum nicht、El Santo、Laurenti、Bella Rose也都是她从2001年开始赞助的。除此之外,Marco Kutscher、Philipp Weishaupt、Hendrik van Eckermann及三项赛骑手Bettina Hoy、Ingrid Klimke、Ina Saalbach-Müller和Karin Rehbein也都得到过她的帮助。


和Madeleine的交谈让笔者看到了她身上具备的很多优秀的特质。她不仅是骑手的赞助人及支持者,还是他们的朋友。Madeleine说:“我退役后,希望能找个合适的人照顾马。正逢Ludger和Isabell需要马匹参加比赛,所以我们大家因马结识,并组成了一个大家庭。相处过程中,我们的感情不断升温。我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他们对我的照顾也无微不至,还会时不时调皮地跟我做鬼脸,逗我开心。Isabell已经习惯于每天给我两通电话,白天我们会煲电话粥,说着训练中发生的事,有不适应的情况,我会及时开解她;夜间她还会向我道晚安。同样地,当我在训练某一匹不听话的马时,他们都会过来协助我,我也会为他们准备丰盛的菜肴。我们的关系就像是家人一样,感觉非常棒!”


回顾过往的经历,Madeleine这样说道:“友谊、亲情、家庭就像成功和荣誉那样重要,无论我走到哪里,无论需要我多么努力地去拼搏,当我看到我的家人和亲人时,我便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我的生命中,遇到了很多人,这些人给予了我无比珍贵的友谊,支持我走到了今天。”


绝不卖马

今年71岁的Madeleine,几乎把她的一生都奉献给了她的马。说起4年一度的奥运会马术比赛,她认为亚琛世界马术节更值得爱马人细细品味,“它是一场只关于马的盛事,有全世界知名的骑手来参战,就像是在举办一场隆重的家庭聚会。现场的大部分观众每年都会参与,对参赛的骑手非常了解,甚至观众彼此也很熟知。”除亚琛世界马术节外,Madeleine的马还会参与很多其他的精彩赛事,特别是世界冠军赛。自然地,她会跟着马去很多地方。如果遇到很忙无法分身的情况,她就会托人把马从汉诺威运送给参赛骑手。


多年的骑乘及养马经验,培养了Madeleine选马的独到的眼光。对于4-6岁的年轻马,她很看重骑手上马的感觉;而较大年龄的马,更大的关注点在于是否训练有素。当然,Madeleine也很尊重骑手的想法,力求为骑手提供适合他们的马。她认为,对障碍赛骑手来说,马的奔跑速度和弹跳力的标准会很高;而盛装舞步的骑手则更多把握的是马的操控力及表演欲。


Madeleine的很多马都拿到过优秀的赛事成绩,但任何回报都不得不追溯其初始的付出。虽没有精确计算过,但她很肯定地告诉笔者,对马术这项事业的投入已逾百万欧元,“客观事实是,骑手不可能只骑一匹马,到一定年龄后就需要更换。障碍赛的马最贵,好在像Isabell这样成功的骑手会给我一些额外的奖金来购置新马,缓解我的经济压力。我知道,现在我的很多马都价值不菲,但我绝不会觊觎经济上的丰厚回报而出卖它们。我把它们看作我的孩子,我有责任和义务来保护它们。如果遇到不友善的骑手,我会毫不犹豫地要求他交还马匹。如果它们由于年龄、伤病等原因不得不结束运动生涯,我也会让它们在我的马房安详幸福地度过余生。”


岁月沉淀的睿智让她显得更加干练。她一直并会继续走在马术的路上,神采奕奕。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