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大赛马——记西乌珠穆沁旗第七届赛马节

2012-11-1 16:46| 发布者: flyhenry| 查看: 4391| 评论: 0|原作者: 张伟|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经过多年的比赛积淀,“中国草原大赛马”这项赛事已经成为草原上最具有人气和号召力的比赛,各方记者和游客云集西乌珠穆沁旗,来记录和欣赏这项草原经典赛事。为了配合这项赛事,西乌旗政府拨专款扩建了原先略显简陋 ...

托老天爷的福,今年的中国北方一反常态,雨量充足。往日被干旱折磨得无精打采的内蒙古草原一片生机盎然。号称“天堂草原”的锡林格勒大草原在湿润的天气里愈发显得壮丽华美。

已经连续举办了七届的“中国草原大赛马”活动就在这美丽的草原小城——巴拉噶尔高勒镇如期举办。

 

 

经过多年的比赛积淀,“中国草原大赛马”这项赛事已经成为草原上最具有人气和号召力的比赛,各方记者和游客云集西乌珠穆沁旗,来记录和欣赏这项草原经典赛事。为了配合这项赛事,西乌旗政府拨专款扩建了原先略显简陋的赛马场,新的比赛场极具民族风情又不失现代感。作为旗政府弘扬蒙古族马文化,发展旅游经济的举措之一,“30.5公里蒙古马耐力比赛“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杨武庆,山东济南人。对马痴迷而又疯狂,去年带领两匹汗血马初次参加这项赛事,铩羽而归。赛后总结,他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爱马没有适应草原场地。因此,提前两个月,去年失利的汗血马“黑风“在二连浩特草原就开始了适应性训练。为了让”黑风“更好地适应内蒙古草原,杨武庆专门聘请了蒙古族人套格敦仓训练马匹。套格敦仓绰号”老包“,驯马经验丰富,在圈内有极高的知名度,且有丰富的比赛经验,杨武庆对“老包”这位地道的蒙族人能参与对汗血马的训练,觉得是一种全新而有意义的尝试。真正跑耐力的马种加上极具经验的当地驯马师,杨武庆对比赛势在必得,要在草原上创造“汗血“神话。

 

松林,内蒙古通辽人,此项赛事两届冠军。松林善于相马,闻名于赛马圈。经他相中的马,经过调教,历次大赛总能进入前几名。他因此而名声大噪。圈内最津津乐道的是2009年,他初到西乌珠穆沁旗,在一位牧民手中相中了一匹马,买下后稍加调教,在随后的比赛中便勇夺冠军。此事在草原上口口相传,几近神话。去年的比赛中,松林的马没有进入前三名,他深以为耻。今年的六月中旬,他又相中了一匹半血蒙古马,准备参加比赛,为此他孤注一掷,使出浑身解数对马进行精心的调教,意图重新证明自己。令人稍感担心的是,此马过于性格暴戾,难以驯服,我们亲眼看到这匹性格暴烈的马一腿把身强体壮的松林踢了一溜跟斗,好在这位血性的汉子“皮糙肉厚”并无大碍。要等它完全被驯服,留给松林的训练时间已经不多了。

 

赵建平,东北人,满族。出于对草原的热爱,很多年前他便扎根于锡林郭勒大草原,目前拥有四千多亩草场,100多匹蒙古马。2008年,他带领自己的马匹获得了“草原大赛马的冠军“,这件事他一直引以为豪。他从内心中认为,草原耐力赛当中,蒙古马是当然的王者,其它耐力赛马的品种,比如阿拉伯马和汗血马都不具备和蒙古马对抗的能力。在他看来,草原耐力赛是蒙古马为自己的尊严而战。一位34岁的骑手与赵建平签了一年的合作期,这多半年的时间他住在赵建平家里,与马朝夕相处,可谓是拥有无与伦比的默契,今年的比赛,他们外表冷静谦逊,内心却无比狂热。

 

随着比赛日期的临近,旗政府的工作人员正在为比赛的各项准备工作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参加比赛的各路好手和他们的马匹也陆续抵达,草原小城巴拉噶尔高勒镇变得喧闹异常。和几年前相比,这座美丽洁净的小镇变得更加的繁荣富丽,整齐宽阔的街道上店铺鳞次栉比,行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挂着各地车牌的车辆充斥着城市的大街小巷。西乌旗政府发展旅游经济的努力已经大见成效。

 

草原的辽阔是没有到过草原的人无法想象的,没有地标,没有指示牌,驱车几十公里都看不到人烟。等我们在一片草场找到松林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这位结实的蒙古族汉子显得没精打采,他的马被另外一匹性格暴烈的马踢中,腿部严重受伤,到现在依然一瘸一拐。比赛日期临近,松林显得忧心忡忡。杨武庆的汗血马“黑风“更是离奇地遭遇了和去年一样的命运,踩进草原上无处不在的田鼠洞中导致脚踝受伤,所幸伤势并不严重,杨武庆组织人员对它进行了紧急的救治。跟踪采访了一路,我们队对这两匹马感情颇深,作为最具实力的两匹赛马,它们意外的受伤,使我们的心情也变得格外沉重。倒是赵建平的马匹状态十分出色,这位朴实的东北汉子看着自己在草原上食草的爱马,显得悠然自得。

 

717日清晨,在西乌珠穆沁旗旅游胜地,壮阔的成吉思汗瞭望山下,来自各地的赛手和马匹齐聚草原,争夺2012年“中国草原大赛马“的桂冠。一时间人喊马嘶,热闹非凡。身着盛装的蒙古族骑手和他们以本民族方式精心打扮的蒙古骏马紧张地等待比赛的开始。杨武庆和松林也出现在比赛的起点,很明显,他们不愿意错失通过比赛来证实自己的机会。

 

比赛的过程跌宕起伏而又出人意料。汗血马“黑风“一马当先,在比赛的开始阶段遥遥领先,但在15公里过后,体能渐渐不支,随后被后边的马匹超越,我们在赛道上找到它时,它已经一瘸一拐了,伤情的加重使它不得不退出了比赛的争夺。松林的马依然在赛道上坚持,但看上去十分的吃力。

 

经过40分钟的争夺,来自西乌珠穆沁旗本地的马获得了冠军,它的主人是额勒布格巴义拉,土生土长的蒙古族牧民。这是比赛设置8年来,本地牧民的马第一次获得赛会冠军。西乌旗副旗长乌日图喜悦非常,颁奖仪式上兴高采烈。这次他终于可以把分量最重的冠军奖杯颁发给自己辖区的牧民和马匹了,对西乌珠穆沁旗政府来说,这次比赛随着本地马匹地夺冠而显得更加完美。

 

松林最后只获得了第27名,比赛所带来的巨大心里落差使这位朴实的蒙古族汉子闷闷不乐。我们赛后没有看到赵建平,可能是不佳的比赛成绩使得他不愿意面对我们的镜头而独自离开。

 

随着比赛的结束,喧闹的草原瞬间沉寂下来,不远处新修的观礼台前,游人和各路记者围住获胜选手和马匹,分享着冠军的荣光。杨武庆带着比赛失利的汗血马“黑风“默默地收拾着归去的行囊。分手前他告诉我们,明年他会重返草原,一定会用一场胜利来证明汗血马千年来的荣耀和辉煌。他的表情坚毅而决绝,离开的背影告诉了我们他的不服和希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