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巴次仁:优秀从下一秒开始

2012-12-27 09: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31| 评论: 0|来自: 《马术》2012年12月刊

摘要: 最钟情是赛马节都说对一项运动的钟爱必然框定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下,边巴次仁带我认识了这样的关联词:牧区、赛马节、骑马和职业。众所周知,赛马是藏族精神的展示,赛马节更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建立在对马的浓郁感情基 ...



最钟情是赛马节

都说对一项运动的钟爱必然框定在一个特殊的背景下,边巴次仁带我认识了这样的关联词:牧区、赛马节、骑马和职业。众所周知,赛马是藏族精神的展示,赛马节更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建立在对马的浓郁感情基础之上的藏族人民,创造了独具民族特色的赛马文化。“我骑马可以说完全是受家里影响的,我父亲生活在牧区,从小就骑马。我小时候看牧区的赛马节,觉得很过瘾,就开始学骑马。当时也不管马的体力,只在乎自己骑马跑的速度。”

4岁,一个大多数孩子身心仍旧稚嫩的年纪,边巴就已经可以骑着马一路颠簸3个小时,并且还需要趟过一条河,“去找爸爸的路上有条河,那里没有路走,必须要骑着马才可以过去。我们民族人的性格都很豪放,无论男女老少都热爱骑马。并且,我们那里流传一个说法:骑马会增添人的运气。这些都是祖辈和我们讲的,骑马既是娱乐方式,又能让生活变得充实。”

是什么让童真年代的他,就已经将骑马发展成自己的技能呢?西藏一年一度的赛马节,是他们喜闻乐见的活动。在他们心里,这个传统的表演可以褪去父辈辛勤劳作一年辛苦的印记,也可以神奇地足以让小辈在现场欢呼雀跃,并发掘自己的各种潜在表演细胞,“差不多每家都会去看表演,有马背上撒手、倒立、翻转180 度等动作的展示。那时是人的动作比较多,让马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跑,然后人开始做动作,踩着鞍子直直地站起来,在它奔跑最快速度的时候做动作,这些动作对演员的力量、柔软和协调性都有要求。当时没有安全措施,还是有一定危险,所以都是胆子大的年轻人在表演。”看完赛马节,好戏还没有结束,“在西藏,市区不允许养马。因此到了过年的时候,会有牧区的人拉马来城里,集中在一个地方,做租赁骑马的生意,通常1个小时收费10 元。小朋友们会一起很开心地骑马庆贺过年,都盼着骑马,像盼望穿新衣服一样。”

藏族是不折不扣的马上民族,而将这种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并发扬的后代,边巴是其中一员。他11岁进专业队,曾和30多个运动员一争高下,做身体结构、体能、马上体操、技巧、竞赛的详尽测试。最终,他及其他3 名运动员获选,第一拨派到北京学习技巧。到14岁时,他开始练习速度赛马,3年后义无反顾地选择障碍。他回忆说:“15岁时,我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2003 年第七届少数名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获得团体第一名,那时的项目是马上做一些传统特技的表演。当时西藏对运动会很重视,提前做足了准备工作,然后一起出发去银川参赛,路上走了10 多天,途中得时刻小心,照顾到马的反应。说实话,我拿到这个奖,心态上面没太大的起伏,原因在于首先表演队伍只有内蒙和西藏,我们队员从小骑马的基础比较扎实,出成绩也在意料之中;再加上当时获胜的分差很小,没有太多成就感。即便如此,我们坐着露天大车回西藏后,可爱的乡亲还为我们准备了一个热闹的接车欢迎仪式。”




它出身名门

边巴是幸运的,第一个幸运是他自己给自己的,选择了障碍作为未来的发展项目;第二个幸运是西藏队这个大集体赋予他的,让他的人生拥有接触名马的际遇;第三个幸运是他懂得把握自己,让良驹的主人看到了他踏实努力背后的潜质。猛探夺是他的宝贝,自2010 年起,众多赛事的征战都有它一同进退。猛探夺是德国的威斯特法伦(Westphalia)种公马,有着纯正的贵族血统,在欧洲名声鹤立。它的名字源自它的父亲,“它父亲很有背景,是2005 年世锦赛的冠军,而它又是后代里面最好的一匹马,3 岁多就通过能力、父系、母系、身体状况等众多考核,拿到了德国颁发的种公马证书。世界马术之父Ludger Beerbaum 很喜欢它,Ludger 的马场有50 多匹猛探夺的后代。著名德国骑手Macro Kutscher 也对它赞赏有加,“猛探夺是一匹好马,希望未来的赛事,可以有机会骑着它一起领奖。”

猛探夺之前在Ludger 的马场,为了确保它运来中国的时候可以顺利通过检验检疫,西藏队特意请专家前往欧洲做了精密的检查。边巴感慨道:“我接触过几十匹马了,唯独猛探夺让我眼前一亮。记得那是去机场接它,它走向我们的样子真的很有霸气,外形更是漂亮。现在我来骑它,可能是一种缘分吧。为了骑好它,队里还请了瑞典国家队的骑手Handry 来给我做教学,Handry 骑乘技术很好,之前在德国骑乘猛探夺1 年多,对猛探夺把握得好。”

边巴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在北京的西坞马场护理自己的马,即便为猛探夺清理马厩都是乐此不疲。“说到它,我就有好心情。它今年刚10 岁,正是容易出成绩的好时候,只是我还没有把它发挥到最佳状态,还得继续努力。”猛探夺也有调皮捣蛋的一面,“它有个习惯就是平时在我遛马的时候,会突然咬我一下。而当我生气的时候,它又会给你一脸无辜的表情,眼神很可怜怕你打它的样子,总是让我哭笑不得。它见到母马还会闹,脾气大,通常我就赶紧牵着它跑到马房里去。有时候公马就是这样,会使点小坏。”

“我应该对自己未来有信心,因为我从事这一行。”

一直以来,马术给予边巴的就是一种舒服的工作方式,简单地没有一点杂质。2009 年山东全运会马术场地障碍赛,边巴赢得团体第五,“那次比赛是临时决定让我代表西藏队上场的,也是我第一次打这么高规格的比赛,之前1.4m 的障碍都没打过。当时没概念没经验,唯一的想法就是那么多人看着,一定要对得起队长和教练对我的信任,哪怕掉杆也无所谓,但必须要打完全程,还不能把路线走错。其实那一届全运会,我的个人成绩已经进入前20 名,只是教练不建议我继续参赛,原因是他认为我和马的状态及水平已发挥到极限,他们已经认可我的表现。”

说到好成绩,边巴在2009 年之后也可谓是硕果累累:2010 年“彩育杯”全国马术场地障碍冠军赛(第五站)个人决赛亚军,2012 年国际马联(FEI)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一站第四名、第二站第二名。“我觉得要说一个人优秀,不能只关注他过去的辉煌,而要看看他将来是否有成就。一方面,要有足够好的心理素质,不怯场,心中有目标,化压力为动力;另一方面,要戒骄戒躁,不断努力,让自己更加优秀。要知道,往往今年成绩好不代表明年成绩好。马术比赛会受临场发挥的影响,对人和马的状态都有要求。要看气候、场地等状况,不确定性比较多。有时障碍碰一下杆也不打杆,但如果运气差,稍微碰下就掉杆了,所以绝不能掉以轻心。”

学有所长

努力要落实在行动上。2012 年5 月13 日,边巴奔赴法国培训3 个月,专门钻研德国马的骑法和技术。他跟着国外分别擅长三项赛和障碍赛的两位知名教练,“教练对我的帮助很大,感觉在法国短短3 个月像是在国内强度训练一整年的收获。在法国,一到周五,几乎各地都有比赛。我们经常在法国的城市间穿梭,参加完一个地方的比赛,就开车几个小时,和马一起去另一个地方参加比赛,很充实。我们的月安排是两周打障碍赛,一周打三日赛。安排是周五、周六、周日三天比赛;周一休息,做些简单的遛马工作;周二、周三训练,有些轻微的活动量;周四热身跳障碍。日安排是周五比赛结束后,如果时间早,就会回训练地;如果时间晚,就会直接住在比赛地,周六继续比一场,早早结束后回训练地,周日再去一个新的地方参加比赛。”边巴把国外的比赛看作训练,很珍惜每次机会,3 个月已经参加了几十场比赛,我想这样的经历对一个中国骑手而言,不得不说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福祉。

......

更多内容,请见《马术》杂志2012年12月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