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Melissa:拥抱牛仔生活

2012-10-13 10:4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MELISSA: EMBRACING COWBOY LIFEMelissa:拥抱牛仔生活远处一名女牛仔驾驭着马呼啸而来,马蹄急停时从地上铲起的泥土飞溅而出,尘雾飞腾;在人们的一片欢呼声中,胯下的马又表演了行云流水般的急速原地旋转;不多时, ...
MELISSA: EMBRACING COWBOY LIFE
Melissa:拥抱牛仔生活




远处一名女牛仔驾驭着马呼啸而来,马蹄急停时从地上铲起的泥土飞溅而出,尘雾飞腾;在人们的一片欢呼声中,胯下的马又表演了行云流水般的急速原地旋转;不多时,指令一响,小牛被放出,她骑着夸特马,急速地闪转腾挪,机智地阻挡着急于回群的小牛,缰绳松弛,一切动作显得轻松而不经意,尽显洒脱气质。引得观众情绪如此高涨的女牛仔是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的Melissa Genetti。

6月中下旬,从美国德克萨斯州“6666”农场远道而来的两个美国牛仔Austin 和Will 准备回国了。他们从5 月份就抵达了鄂尔多斯,按照合约,每天训练从他们农场买来的2 岁的夸特马和美国花马。在回国之前,他们找到了接替工作的合适人选——Melissa Genetti,一位骑术精湛,阳光乐观的美女牛仔。

在加利福尼亚州长大的Melissa 是最近几年搬到在全美国拥有最多和最棒牛仔的德克萨斯州的。她与Austin 和Will 在德州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他们去了农场,她留在学校工作。当Austin 打电话邀请她时,原本一直计划着来中国的Melissa 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牛仔很忙

“你能想象得到吗?我学会的第一个词是‘马(horse)’!”Melissa一脸灿烂地与我分享着她童年的趣事,“妈妈当时抱着我,指着马告诉我它叫‘horse’,我就开始一遍一遍念叨这个词,这是我学会的第一个词!”

学会走路以后,小Melissa 总是在马周围团团转,不管马是高是矮,是黑是白,也不管马做什么,她总是喜欢和马待在一起。

从小在农场长大的Melissa 与动物感情深厚,正如每个牛仔都对动物有非常深厚的感情。每一匹马或牛,都拥有自己的名字、自己的住所、自己的喜好。他们了解自己的马,如同了解自己的伙伴。在德州,Melissa 有一匹与她配合异常默契的3 岁母马、一匹专门用来截牛的9岁骟马,还有一匹演出经验丰富的17 岁骟马,以及两匹年轻骟马。


正在表演急速原地旋转的美国女牛仔Melissa Genett


世界上有很多马都是擅长做一件事,比如英国纯血马专用于赛跑、阿拉伯马适用于耐力赛……大多数马不是同时擅长做很多事情,但是西部马就是这种多才多艺的马。同这种马一样,Melissa 也是多才多艺的,也许她乐于尝试的性格恰恰流露出美国牛仔乐观向上和不断开拓进取的精神。5岁的Melissa 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匹马“将军”,马很高,但她总是不顾一切地爬到它的背上,骑着它到处跑,也跟教练开始学西部休闲骑乘,在相对西部骑乘(reining)速度较慢的慢步、快步、跑步、停止、转换方向这些动作开始,慢慢感受着脚和肩在骑坐中的位置,开启了她人生中第一堂马术课。10 岁时,她又开始尝试英式风格,学习了两三年的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在上中学的课余时间,她边为一个马主打工,做马工的活儿,边观察马主在平日训练让年轻马熟悉截牛的方法。在周末的闲暇时间,她还和朋友训练绕桶;如果周末还有空闲,她还要给邻居的障碍马做热身训练。

当她去德克萨斯州上大学的时候,她已经接触了包括控牛、截牛、西部休闲骑乘、西部工作马术、障碍和舞步等各种项目,当时教练问她:“你有一匹马,你想学习哪门课?”Melissa 选择了众多课程中唯一一个她没有接触过的西部骑乘,这也是日后她最擅长的项目之一。

工作时的牛仔是专注而认真的,稳定、沉着地建立着人与动物的合作关系;工作之余,他们便会立刻放松下来,享受生命的狂欢,沉浸在欢歌笑语、熊熊篝火和尽情游戏之中。牛仔们性格开朗随和,而且男女地位平等,只要骑术出色就会赢得尊重。想必,这些都是Melissa 痴迷于牛仔身份的原因所在。

意外收获

虽然常常听在北京生活的妹妹说起这里,Melissa 却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她眼中,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很像,甚至极为相似,“我看到北京的高楼大厦林立,到处都是购物中心、各式餐馆,这里和休斯顿或者达拉斯是完全一样的繁华都市。北京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种,充斥着多种文化,这的确让我惊讶。”说起鄂尔多斯,Melissa 觉得这座城市更像她的家乡,地广人稀,到处都是绿色植被,视野开阔,有牧场,有室内外训练馆,让她既熟悉又亲切:“我把在这里拍的照片传给美国的朋友,他们都说看起来很像德克萨斯州的某个地方。而且在家,我早上醒来之后,就会去看看马,然后训练,在这里我有同样的工作。”

Melissa 不仅对中国感兴趣,对中国的马文化也是非常崇拜:“我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蒙古马,但是我在学校学到过蒙古马和成吉思汗的历史,听说过蒙古铁蹄造就的草原帝国,蒙古马的非凡耐力。当时我还是十一二岁的孩子,晚上做梦都会梦见蒙古族当年的壮举。在马文化节,我第一次见识了中国草原民族捕马的工具套马杆,我很兴奋。”

“马文化节的初衷和创意都很棒,它不仅带给了我全新的体验,还让各种马文化汇聚于此。在美国,我每个月都要参加很多表演和比赛,观众专业而且严肃,牛仔如果表现出色,他们也不过是冷静地拍手鼓掌而已;然而在鄂尔多斯的两场控牛表演上,中国观众却被我骑着马阻拦小牛的各种去路给逗乐了,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欢乐的氛围。”Melissa 回味道,“希望我的表演能带给中国观众快乐,让他们更加喜欢马。马文化节的目的是吸引人们的兴趣,教育人们,表演的内容不能单一,因为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要给他们提供多种选择。当然我也不例外,我总和牛仔们在一起,从来没有如此接触过卢西塔诺马,当我看它们表演的时候,完全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它们简直太优雅、太灵巧了!竟能和我所熟悉的马文化如此不同!”

Melissa 学过盛装舞步,她和一些会“西部盛装舞步”的牛仔大约能理解其中的难度。她很尊敬这些欧洲骑手,他们严谨、认真、专注,从他们身上Melissa 获得了鼓舞。马文化节不仅给观众带来了多彩的展示,也为各国骑手搭建了交流的好机会。骑手们彼此学习,Melissa 还同美国女牛仔Emma Chapman 和瑞典女骑手Emelie Harming 讨论过换马互骑的主意。明年的春天,Melissa 已经计划好去拜访瑞典骑手Johanna Nygren和Emelie 的马场,去试骑她们的卢西塔诺马。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