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欧洲团队:欢聚,是文化的碰撞

2012-10-13 10:27|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EUROPEAN TEAM: CULTURAL COMMUNICATION IS A HAPPY GATHERING欧洲团队:欢聚,是文化的碰撞葡萄牙和意大利骑手手持噶路卡长杆在优美音乐的衬托下呈现精彩的演绎在世界版图上,葡萄牙只是一个小国,也并非经济强国, ...
EUROPEAN TEAM: CULTURAL COMMUNICATION IS A HAPPY GATHERING
欧洲团队:欢聚,是文化的碰撞

葡萄牙和意大利骑手手持噶路卡长杆在优美音乐的衬托下呈现精彩的演绎


在世界版图上,葡萄牙只是一个小国,也并非经济强国,但这片土地却孕育出了拥有伟大气魄、勇敢精神和驯良性格的卢西塔诺马。在鄂尔多斯达拉特第二届国际马文化节上,葡萄牙马术大师João Lynce 先生与他的工作团队再度为观众演绎了雷霆万钧的中世纪马战、富丽奢华而精湛娴熟的巴洛克骑术以及充满神秘色彩的噶路卡表演。

2011 年,葡萄牙马术大师João Lynce 带着3 名丹麦学生造访了“草原帝国”的马背儿女,他们不仅展示了葡萄牙的马文化,也第一次以深入交流的方式感受了中国文化的深厚积淀。“中国人真的很喜欢马,尤其是内蒙古人,他们的血液中就流淌着与马为伴的记忆。在表演的时候,我们感到了观众的热情。”已经是第5 次来到中国的João 回想起去年的马文化节显得意犹未尽。今年,João 又邀请了20 余位出色的欧洲骑手共同来到鄂尔多斯,在美丽的草原明珠鄂尔多斯达拉特旗和北国新城康巴什、草原休闲之都包头,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演出。对于大多数欧洲骑手,参与本次马文化节便成为了他们中国之行的最初体验。

噶路卡盛宴

夜幕降临,广场的看台上座无虚席,无数相交的蓝色灯光为现场营造出一片神秘的氛围。不多时,庄严而雄伟的音乐响起,灯光随之瞬间转变为火焰般的红色,只见5 位欧洲骑手身着传统服饰,骑姿端正,神情淡定,手持冒着赤红火焰的噶路卡长杆,单手控马,步态轻盈地步入表演现场,而场内场外的气氛已是相当地热烈。紧接着,骑手和马开始了他们的表演。他们手持长杆向下,各自瞬间点燃了火盆,以其为轴心环绕旋转,又让马做出灵巧的斜横步,5 位骑手向场地中央的大火盆靠近,高举手中的长杆,仿佛在举行某种神圣的仪式,又让马匹敏捷地向后退,或者借助噶路卡展开马背上的角逐。马的节奏均匀,后肢工作充分,前肢步伐轻盈,收放自如,人马高贵的气质从头到脚流淌得淋漓尽致。音乐渐入尾声,当骑手们绕场一周向观众们致谢,人们用欢呼、用掌声、用歌声给予了回应。


身穿传统服饰的葡萄牙和意大利骑手以优雅的马步重现富丽奢华的巴洛克马术表演


为现场嘉宾带来如此精彩绝伦骑术展示的是来自葡萄牙和意大利的骑手以及他们所策骑的卢西塔诺马,他们当中有2011 年刚刚获得葡萄牙盛装舞步全国冠军的Tiago Albergaria,骑乘卢西塔诺马12 年之久并拥有丰富参赛和表演经验的葡萄牙骑手Pedro Nuno,曾经师从于João 并且现在与他同校为师的葡萄牙骑手Cesar Marques,本是商人的非职业骑手André Pica,还有在2003 年就获得了全国盛装舞步锦标赛冠军的意大利骑手Davide Garancini。用他们的话讲,他们都爱上了卢西塔诺马,又都是因为这种马与João 相识,虽然都曾经与他远赴其他国家表演,但是此次中国行却是第一次一起合作。

骑手手持的长杆称为噶路卡(garrocha),俗称赶牛棒,长约3 米左右,在野外工作时它是用来追赶野牛并给它们分群的工具。早先,希腊、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一些国家经常在户外见到诸如野牛、熊、狼这样凶猛的动物;如今,恐怕只有在葡萄牙、西班牙和法国南部才能见到它们了。葡萄牙人发明了顶端有窄小而坚硬铁片的长杆,让牛和马保持一定的距离,既能让牛有刺痛的感觉,又不至于刺伤牛。而牧民在长期野外生活中也会用噶路卡作为娱乐的工具,其中一些优雅的动作就被保留到了表演当中。现在,噶路卡表演已经成为颇具代表性的葡萄牙马文化展示,它不仅记录了乡间牧民赶牛的生活,更保留了葡萄牙的传葡萄牙和意大利骑手手持噶路卡长杆在优美音乐的衬托下呈现精彩的演绎。统文化,彰显了葡萄牙马勇敢而易于服从骑手指令的特质。

一人、一马、一杆,骑手需要单手驾驭马并用另一只手握住长杆做花样繁多的马上动作,这本身就非易事,更何况要与同伴默契配合,就是难上加难了。“我们要与马,也要和其他骑手保持良好的联系,我们要保持同样的节奏,单手让马围绕着火盆做出流畅而相同的动作。观众也会注意到马在我们的驾驭下相互靠近,远离,再靠近,若不是真正信任骑手和其他的马,它们是不会这么做的。更难得的是,尽管都是种马,它们却配合得如此默契,换成几匹夸特种马试试,你就知道其中的难度了。”Tiago 总结着表演中的各种看点。Cesar 也告诉我:“为了增强艺术效果,往往会借助火烘托气氛。但是在自然环境下,马是不亲近火的,它们把火当作敌人。今年参加表演的大部分马都是第一次与火做如此近距离的表演,但因为马性情温驯、平衡感好、勇敢聪慧,保证了演出的精彩。”骑手们话语间,无不流露着他们对卢西塔诺马的欣赏与喜爱。




葡萄牙的骄傲

观众如果细心,会发现在开幕式诸多表演中都能找到卢西塔诺马的身影,比如中世纪马战、欧洲驾马车、巴洛克表演、盛装舞步中该马种的才华都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展现。João 一直强调卢西塔诺马是古老的马种,早在5000 年前它们就和人类有了联系,历经战争的洗礼。虽然速度拼不过英国纯血马,耐力不如阿拉伯马,绕桶不及夸特马,比不上温血马在场地障碍取得的战绩,但尤为让葡萄牙人骄傲的是并没有经过刻意培育的卢西塔诺马却展现出多种才华,它们是工作马术、斗牛、高等马术中的佼佼者,相信这也是其他马种所望尘莫及的。

在上一届文化节的开幕式上,精通古典马术和工作马术的João 和他的3名学生做了精彩的诠释,让观众领略了遵循古法的葡萄牙古典马术的魅力,见识了讲求人马合一、马匹通体收缩、骑手从容优雅的巴洛克时期的欧洲宫廷马术,他们模拟在日常农场工作环境中所能遇到的障碍,如进出围栏、过小木桥、进出走廊通道、绕桶、横移步过地杆等,展示了人马配合的默契度和风度。谈及葡萄牙马文化的精髓,噶路卡是代表之一,而João 表示还有许多文化传统没有向中国的观众展示,比如骑马斗牛。当被问到卢西塔诺马的特别之处时,Tiago 大笑起来:“说实话,我和卢西塔诺马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家人相处的时间都要长,它们就像我的家人。我和它坠入了爱河!”为观众表演了欧洲马战和四轮马车的Pedro 认为:“在文化节当中,表演和游行这样的活动能向人们很好地展现卢西塔诺马的勇敢和善良,达拉特旗的人们真的为马和本次活动感到兴奋!在游行的时候我看到了围观群众期盼的眼神,他们四处张望,想要一睹骑手和马的风采,还为我们的表演欢呼不已。我相信,一旦人们了解了卢西塔诺马,他们一定会爱上它的。你甚至可以在它的身上发现自己的影子。我想让我的孩子们也选择和我一样的生活方式!如果他们愿意,我想让他们和马在一起,因为我想让他们得到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学无止境

对于和马的关系,João 表述得更为直接:“卢西塔诺马就是我的生活。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对它们充满激情;当我能独自做决定的时候,我选择与马为伴的生活。我从未想象过没有马的生活,我到世界各地比赛、表演、结识不同的马友,就像在鄂尔多斯达拉特国际马文化节上一样,我们遇到很多不同国家的骑手,看到不同风情的马文化,我们喜欢交流不同的骑乘、管理马和训练马的方式,学习适用的知识和技巧。以马为纽带,我感受着与整个世界的联系。”


葡萄牙骑手João Lynce 正在让马表演后肢站立,同时前肢起扬(Levade)


本届马文化节邀请来的美国牛仔Tyrel Hotchkiss 也是一位热衷于交流学习的骑手,他每天都准备去尝试新的骑术方法,听说在检验检疫的期间,他就和葡萄牙的骑手们互换马匹试骑,他骑坐在卢西塔诺马的马背上,尝试了他这辈子都没有做过的事情——原地高抬腿、高抬腿行进、空中换腿等,接受采访的葡萄牙骑手们面带笑容,异口同声地告诉我:“Tyrel 很享受!”

无论是骑手还是对于整个行业,可以说,与马为伴,学无止境。为了成功举办第二届国际马文化节,邦成马术俱乐部对这个项目加大了资金投入,拥有国际标准的室内训练馆和马房得到了各国骑手的认可。“我还注意到邦成集团正在吸引小孩子学骑马,我觉得这种做法非常好。在全世界的马文化中其实都是如此,从娃娃抓起,中国就会有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的骑手。举办马文化节,更可以传播重视马匹福利的知识,学习照料马匹。”在中国马业学习和进步的道路上,João 信心满满,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观众关注马、了解马,他们还计划着奔赴中国更多的城市巡回演出,与更多的骑手合作,碰撞出更为绚烂的火花。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