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同晏:红色的弦

2011-12-10 16:3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23| 评论: 0|来自: 《马术》2011年12月刊

摘要: “库布齐”是蒙古语,意思是弓上的弦。在2011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的比赛中,内蒙古队的刘同晏策骑着由他调教的“库布齐”在JUMP OFF 比赛中折桂。对于已经两年没有参加场地障碍赛并身兼内蒙古马术 ...
“库布齐”是蒙古语,意思是弓上的弦。在2011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的比赛中,内蒙古队的刘同晏策骑着由他调教的“库布齐”在JUMP OFF 比赛中折桂。对于已经两年没有参加场地障碍赛并身兼内蒙古马术队和中国三项赛教练的刘同晏,这个冠军来的意外也不意外,就像他心中的那根始终紧绷的“马术之弦”,就像他从1984 年就开始在马背上策骑并参与过各项马术项目一样,他用自己的努力在一路前行的马术道路上不断奏出曼妙的音符。


刘同晏身披红色战袍赢得世界杯第二站的冠军

幸运的红色

与刘同晏的采访是在世界杯第三站组委会临时铺设的马房里进行的,从材质和设计等角度来说,这里实在是影响马匹福利。刘同晏准备参赛的小公马在刚来马房的第一天差点把马厩给拆了。刘同晏说:“所以我就得老过来看着点儿它,怕它有啥意外。说实话,这种马房条件差点逼得我们退赛。”

在中国马术界,能够穿上红色比赛服参赛的骑手意味着他曾经折桂国内大型马术赛事。在2011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的比赛中,站在140—145cm 比赛领奖台上的三位骑手中有两位都身着红色比赛服,他们是本站冠军刘同晏和第三名黄祖平。2011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比赛于9 月24—25 日在京城马汇国际马术俱乐部进行,在9 月25 日下午进行的140—145cm 级别组的比赛中,共有37名运动员参与角逐,出场顺序以上一站成绩倒序。率先出场的是驾驭“凯杰”赛马的西藏选手旦增罗丹,没想到刚一开场,“凯杰”就两次拒跳,旦增罗丹也因此被直接判罚出局。比赛的第一个零罚分选手直到第21 个出场的辽宁队奥运骑手黄祖平才产生,他以近乎完美的表现完成12 道障碍。当黄祖平驾驭赛马返回起点的时候,现场的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解说员和音响也同时响起,向这位老将致敬。兴奋的观众还沉浸在黄祖平的完美表现的时候,内蒙古的刘同晏再次让观众席沸腾。赛马“库布齐”和刘同晏配合出色,也以零罚分的成绩完成全部障碍。精彩还在上演,第32 个出场的新疆队选手努拉合买提·阿拜也没有出现任何失误,这样一来3 个同为零罚分的选手将进行加赛(JUMP OFF)。按照组委会的相关规定,加时赛的场地要重新设置。经过工作人员的紧张布置,现场7、8、9、12A、14B、15C6 个障碍被保留。在美籍希腊音乐大师雅尼的《圣多利尼》音乐声中,黄祖平第一个出场。结果,老将黄祖平在一个小弯上出现了失误,马匹拒跳而被罚了4分,时间为49 秒27。第二个出场的刘同晏在前面几跳表现非常出色,但最后一跳赛马碰倒一个障碍,罚4分,但行进时间时间为35 秒52。最后一个出场的努拉合买提·阿拜同样是在最后一跳遗憾地出现了失误碰倒障碍,时间为45 秒48。根据组委会的竞赛规程,同样罚分的情况下,用时最少的运动员将获得胜利,这样一来,刘同晏获得冠军,亚军花落新疆的努拉合买提·阿拜,黄祖平获得季军。

刘同晏在马术世界杯第三站的比赛中

作为2011 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第二站的冠军,刘同晏淡然地回忆起这场一波三折的赛事:“红色比赛服给我带来了好运,我对当天自己和马的表现都很满意。虽然我在JUMP OFF 中第一个出场而且还打落了一根横杆,但最终依靠时间上的优势还是拿到了这块金牌。这对于我们长期经费不足的内蒙队来说是一次有力的推动。感谢单位领导专门从家里给我带来的这件红西服,我也期待将来能做得更好。”

喜忧参半的举国体制

虽然两年没有参加场地障碍的比赛,但在场地障碍方面,刘同晏的成绩始终保持稳定。“这次比赛的难度不小,又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骑手,加之一些知名的国外骑手的参与,我们其实就是抱着参与的态度来进行比赛的。”刘同晏说:“这几年内蒙古队由于经费问题,我们没有合适参加场地障碍赛的马匹,所以一直主攻的是三项赛。这一次是我们刚买的三匹小马可以开始打比赛了,于是带它们过来享受下比赛。”刘同晏的马目前8 岁,两岁的时候被内蒙古队买过来,5 岁时候交给刘同晏进行调教。“库布齐”在6 岁时候开始参加正式比赛,它第一次参加全国锦标赛就拿了第四,距离它开始进行场地障碍训练才有5 个月的光景。随后的全运会,由于比赛难度的原因,刘同晏和“库布齐”的人马组合没有进名次。蛰伏两年之后,本次世界杯是这对组合的第一次登场,虽然首站成绩一般,但能在第二站比赛中拿到冠军,是对刘同晏这些年辛苦付出的回报,也体现了这匹尚未成熟小马的实力。“在这两年间,我和它也参加过在北京周末举行的俱乐部赛事,主要是为了巩固马匹运动的习惯性。”刘同晏说:“这匹马还是很年轻,它对于外部环境,赛场环境适应起来比较慢,目前依然处于成长阶段,这是它第一次参与大型赛事,我们还是比较谨慎,马总是打难度过大的赛事也是不好的。对于‘库布齐’,我觉得它还需要积累更多的比赛经验。”果然,在国家体育馆举行的第三站比赛中,由于室内场地的诸多因素,刘同晏和“库布齐”最终没有再夺好成绩,仅获第12名。对此,刘同晏并没有太多的牵绊,他看着“库布齐”一点点长大,能够参加障碍赛,和他一起拿到冠军,所以在言谈间,他对“库布齐”满是一种“保护”的爱意:“毕竟内蒙古队经费有限,所以只有这两匹小马上来之后,我们才有了参加障碍赛的基础。这个冠军对于这匹马来说是意外之喜,但它还远不够说得上稳定。它能够把比赛打得很好,也很有可能出现种种问题。它才8 岁,才刚刚开始进入参加比赛的成熟期,而且还得有好的骑手驾驭它才行。这匹马的性格比较活泼,对于环境对于骑手都特别的敏感,所以需要一些比较沉稳的人来策骑,急躁的骑手肯定驾驭不了。我看着它从小长大的,现在看到它的逐渐成熟,我很欣慰。”


刘同晏在世界杯第二站赢得冠之后的颁奖仪式

目前,刘同晏是内蒙古马术队的总教练,也是马术三项赛中国队的教练。虽然拿到了一站世界杯冠军,但对于去荷兰参加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总决赛,刘同晏并没有太多期待。“本次马术世界杯,能够在这么少投入的情况下拿到现在的成绩,我们已经相当满意了。在没有任何补助的情况下,我们拿到了一个冠军和一个第四,这已经是一个突破了。”刘同晏说:“我们和全国其他地方相比,马匹的质量还是不行的,场地障碍是一个需要高投入的项目,能把这个成绩带回省队我们已经很满意了,至于接下来的打算,我想还是继续本本分分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努力做好。”打完三站马术世界杯,内蒙古队的人马组合也会根据成绩重新进行整合。“对于年轻骑手来说,由于在技术和比赛经验等方面的欠缺,我会分配一些成熟马给他们策骑。对于比较成熟的骑手,由于他们有时间的沉淀,我觉得他们可以骑一些年轻马。这是一种对人马都十分有益的结合,不容易跑偏。”谈起自己的训练模式,刘同晏说:“我不希望马给人带到一个狭隘的误区,这样还得重新开始,这次比赛全部结束之后,我们就会根据成绩进行人马调整,着眼于下届全运会的马术比赛。”

内蒙古马术队目前注册地在鄂尔多斯,每年他们会得到当地政府出资的约500 万的资金支持。作为体制内的马术队,刘同晏坦言他们的优势在于能够得到国家的规范化支持。“马术是一个比较散的项目,私人俱乐部可以通过会员制等方式管理好骑手和马匹。作为运动队,我们的管理上半军事化一些,这对于运动员的要求和管理也会更加严格。”刘同晏说:“当然,这也要根据项目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要在根据国家对于运动队要求的基础上,有的放矢地进行管理,摒弃一些对于项目不合适的方式,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运动员的精神风范。从技术方面讲,运动队也存在一些弊端,比如在买卖马匹的方面,由于资金需要国家支持,所以马术队买马就需要领导的层层审批,比较繁琐。但总的来说我还是觉得运动队要比个人更具有优势。能够得到强大的国家为后盾作为支持,政府出面帮我们克服难点解决问题,这对马术项目来说是非常好的。像新疆每年有几千万的马术专项投入,只要把这些钱用在刀刃上,取得好成绩是早晚的事儿。”


刘同晏正专注于比赛中一个障碍的跨越

更多选择更多欢笑

刘同晏的父亲是做篮球的,所以他在内蒙古体委大院里长大的。上高一的时候,由于家里离马场比较近,刘同晏开始接触体委大院里的马。1984 年,他正式进入内蒙古马术队,如今已经有近30 年光阴了。“我几乎参与过所有与马相关的运动。”说起自己与马的故事,刘同晏滔滔不绝起来:“从赛马、障碍、马背技巧、骑马叼羊、马球、舞步到三项赛、马篮球,我都参与其中。障碍赛也是1978 年才恢复的,我算是亲历了中国马术运动的每一步发展,从骑蒙古马到纯血马再到温血马,这些经历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由于我亲身体验过许多种马匹,这也提高了我了解马的能力,我能很快地知道马在想什么,了解它的性格,懂得如何策骑,如何与它沟通。我曾经打过10 年的马球,这是一项对于骑手技术和素质要求非常高的运动。我还练过许多其他项目,虽然技术上有所差别,但都是需要做到人马合一的,所以通过各种与马沟通的过程,极大地历练了我的马上技术。”

从1992 年起,刘同晏就开始参加全国性质的马术比赛,在2002 年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冠军,此后还曾三次捧起全国冠军的奖杯,这是他这身红色比赛服的由来。2001 年,刘同晏拿到了象征中国马术之巅的全运会场地障碍的团体冠军,而在2010 年的广州亚运会上,第一次参加三项赛的刘同晏也拿到了一枚铜牌。刘同晏说:“在国际上,能够参与很多马术项目的骑手有很多,这对于骑手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因为项目的不同,技术要领也不同,骑手需要去适应,必须拥有良好的综合素质。比如场地障碍和三项赛就不同,三项赛不仅有障碍,还有舞步以及越野赛等元素,你必须不断汲取才能取得好成绩。对于运动员来说,没有站在顶峰的渴望是绝对行不通的。”其实在世界杯第二站比赛开赛前,刘同晏一直穿着的是绿色的比赛服,由于自己在世界杯第一站和西坞大奖赛上发挥不佳,才会想到换换衣服,找找不同的感觉,结果效果还是不错的。“目前,我考虑更多的还是先把自己的团队调整到最佳状态,让内蒙古队在全运会上有所突破。”说起自己在世界杯上的出色表现,1969 年出生的刘同晏早已没有了那种年轻骑手的锐气,时间的沉淀让他有了更多的理性思考:“去荷兰参赛固然可喜,但和国外骑手相比我们的差距实在太大,最多就是观摩。我去参赛不仅要浪费太多精力和财力,家里的这些人和马的训练工作我也放不下心。所以我目前的工作重心就是提高内蒙古马术队整个团队的实力,不能辜负了国家对我们的期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