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骑手故事 查看内容

李耀峰:我们的青春自己做主

2011-8-10 09:44|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1年8月刊

摘要: 李耀峰在鸟巢大师赛上任何运动都会有新老交替,虽然马术运动的骑手生涯很长,许多世界冠军摘下头盔欢庆胜利时我们能看到不少岁月的痕迹,但如果没有青少年的参与,这项运动将来的发展都会非常迟缓和困难。如今,中国 ...

李耀峰在鸟巢大师赛上


任何运动都会有新老交替,虽然马术运动的骑手生涯很长,许多世界冠军摘下头盔欢庆胜利时我们能看到不少岁月的痕迹,但如果没有青少年的参与,这项运动将来的发展都会非常迟缓和困难。如今,中国马术运动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步步前行,中国青少年马术运动的发展也越来越受到更多人的关注,中国青少年骑手也逐渐崭露头角。

不久前刚刚在韩国首尔结束的国际马术联合会青少年障碍赛上,中国青少年马术队在奥运骑手李振强的带领下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青少年一起分享了马术运动的乐趣。此次中国青少年马术队打破了以往国家职业骑手参赛的惯例,第一次由业余运动员组队出征国际马术大赛。分别来自北京、广东、上海的田雨、李振强之子李耀峰和徐正阳目前都还是品学兼优的在读学生,尤其是“上阵父子兵”的李耀峰还是符合参加2014 年南京青奥会年龄段的小骑手(14 岁),可以看出中国马协已经在为三年后的南京锻炼队伍,积累大赛经验。

“少年强则国强”,中国青少年马术运动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将左右着中国马术未来的发展,他们是中国马术的希望,他们成长在马术的春天里,享受着他们自己的马术生涯。


韩壮壮在韩国的比赛中


走出去的新起点

国际马术联合会青少年障碍赛的比赛马匹是由韩国马术协会提供,所以运动员需要通过抽签方式确定参赛马匹。当然,青少年的比赛少了些许成绩和功利的因素,所以各个国家的孩子们参与这项赛事更像是享受一次全世界马术少年的聚会,无论对手还是队友,每个人都被给予足够的鼓励和支持,取得好成绩大家互相道贺。

在本次比赛中,我们的队员在抽签选马时选到的是没有试跳演示的一组马,影响了三名小队员的发挥,成绩一般。田雨的马在一道砖墙的障碍上两次拒跳,不得不被淘汰。“我们整个比赛有36 名运动员,但马只有12 匹,也就是说一匹马至少要上场4 次。”田雨说:“由于我们选择的马匹没有专人试跳,所以我也是比赛时候才知道我的马匹害怕砖墙。虽然另外三个人骑它也在同样那道砖墙上出现拒跳,但是我也在反思,或许是我没调整好步子,再多走一步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总之我带着它在那道砖墙边上一同思考了一下,我确实不适应这匹马,但我知道这次比赛我需要积累的是什么。”

抽签选马的确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是小队员们的整体表现还是得到了李振强的认可,尤其是除了徐正阳外大家都是第一次出国参赛,每一名运动员在技术动作上都发挥正常。年纪最小的李耀峰,在走路线的时候有着自己的计划,平常也很善于观察他人骑马,而且他在广东省内的比赛中已经赢得不少冠军了。李振强说:“虽然有点紧张,但每个人基本做到了技术的正常发挥。本次国际马术联合会青少年障碍赛在12 月份还有一站新加坡的比赛,我们希望那时国家能多派几名小骑手参加,多参赛对训练下一代是非常重要的。”

由于我们的比赛经验不足,所以和国外骑手相比我们对于马匹的操控能力也有差距,这也导致三个小孩儿最终无法与陌生的抽签马形成默契。田雨说:“在我们出发前,成庆秘书长对我们说要用眼睛去看,用心去感受,在同龄人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比赛成绩不重要,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但是一定要找到自身不足,回国加以弥补。但是,国内比赛实在是不多,每一次赛事基本上都是不变的骑手,大家彼此了解很多,很难在这样的赛事上学到新东西。”


小骑手的眼神很坚定


中国马术运动的赛事过于匮乏,早已被圈中人所诟病。现代马术发源于欧洲,并已有上百年的发展史,整体水平也比我们先进几百年,无论是比赛环境、兽医水平、后勤保障、训练技术还是场地标准等,我们都远远不如国外成熟。最为重要的是,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每月都会有一百到两百场马术比赛,而我们国内,国家级的比赛一年也不过三四场。老骑手们都知道“成绩是比出来的”,通过比赛,骑手自己和教练才可以及时发现问题并予以纠正,一定要有这样循环的过程才可能进步。可惜的是,国内的赛事太少,骑手们通过比赛检验自己的机会太少了。就像鸟巢大师赛拿到亚军的段义华的人马组合,每一年能够打的大师赛级别的赛事,恐怕就那么两三场,对于人和马都是一种“浪费”。在国外,任何年龄段的马术比赛都有,而在国内只有成年组的比赛。小孩子参赛也只能跳成年组140cm 的高度,这个高度对于成年人来说都有些难。在这样的前提下,参加比赛的小孩就更少了,很多青少年达不到这个标准就放弃了,甚至再提不起兴趣了。试问,一项没有少年参加的项目又怎么会有未来?此次韩国之行,我们应该看到的不是落后,而是中国马术运动不落于人后的一面。在同等条件下,中国人的素质不会输给老外。

“我们的小骑手训练不系统。走出去看看,其他国家小孩子的风格非常欧化,一看就知道从小接受了欧洲教练的训练。我们的骑手技术经验比不上人家,尤其是这次比赛之后就更加觉得我们在这些方面需要加强。”李振强说:“任何一项运动都有新老接替,马术也是。虽然我们都在努力地推进着,但还需要筹备更多的比赛为我们下一代的成长提供更多沃土,所有运动的规律都是从小抓起,马术更应该越早开始越好,培养青少年才是中国马术的希望所在。”

决定意义的另类基础

马术是“七分马三分人”的运动,这与其他运动不同,这是一项两个生命共同参与的项目。所以,想要在马术上取得好成绩,除了自身的苦练外,你还需要有一匹能够达到自己期望值的马匹,这就无形中增加了参与这项运动的“门槛”。


田雨和她的坐骑在鸟巢大师赛的颁奖仪式上


在今年的鸟巢马术大师赛上,异军突起的年轻骑手段义华拿到了亚军的好成绩,年轻的小马主张佑也站到了领奖台上,加上田雨和李耀峰,一直在德国训练的朱美美,以及去年的西坞大奖赛冠军韩壮壮等,他们是一群很幸运的人。或是有家人的支持,可以有马匹进行训练或者到世界各地去比赛;或者是骑手的后代,可以最近距离得到马术传承;或者是像段义华这样遇到一个器重他的马主,人马合一赢得荣耀。就像刘燕告诉我的那样:“如今国内马术环境越来越好,国内骑手和青少年马术已经越来越得到重视。但是,马术运动毕竟需要经济基础,尤其是青少年骑手。他们还没有赚钱的能力,只能靠家长的意愿来让孩子接受马术训练。当然,随着国家的经济越来越好,我相信这对青少年骑手的成长是一个好的发展趋势。”

北京的温榆河边,一年四季总有许多情侣选择在这里拍下自己最幸福的瞬间,他们的生活也从这里开始了新的变化。坐落在温榆河畔的西坞乡村马术俱乐部是国内顶尖马术俱乐部之一,这里的西坞小马会启蒙了一批如今驰骋在国内外的优秀中国骑手,这里拥有老哈和刘燕等不少优秀的教练,他们一直在继续为中国马术运动不断做着贡献。

西坞小马会的主旨是给予会员骑手的孩子们开启马术兴趣爱好,至于孩子们将来是否选择参与这项运动,还是取决于孩子的兴趣和家长的意愿。毕竟,小孩子如果真的有心想骑好马,那么他首先要舍弃许多可以令他产生兴趣的其他爱好,还要能吃苦。最重要的,就是必须得到家人的支持。

“小孩儿能对很多事情产生兴趣,也同样能轻易对一件事情失去兴趣。所以,最后能坚持下来骑马还是需要家长的辅助和引导。”刘燕说:“我们主要是鼓励教学,以兴趣为主,安全第一。”西坞的马术总教头哈达铁曾经是国家青年队教练,从最早的石景山再到今天的温榆河畔,他培养的学员不计其数,很多小孩子都已经结婚,或者早已有了孩子。作为中国第一个全国冠军,老哈曾经带着韩壮壮代表中国队参加了第一次韩国的比赛,他自己也曾拿到过在日本举行的亚洲障碍赛冠军。但很遗憾的是,他们这一拨骑手由于经费问题,错失了许许多多机会。虽然有过广州赛马会资助中国马术队出征泰国亚运会,但由于多方面原因,最终这个模式被迫搁浅。于是在多哈亚运会上,李振强和张滨虽然都拥有取得好成绩的能力,只因为经费不足,最终不得不骑着组委会提供的马匹在赛场上匆匆而过。可见,没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参与马术运动的确很难。


西坞少年马会上的小骑手


当然,除了需要拥有经济基础,马术运动最需要的就是国家的支持。早先中国马术,更多的是国家体制的专业队训练,依靠国家的力量,培养出了不少优秀的骑手。但是,在那一切以“金牌为上”的年代和体制当中,国家只会出钱培养几个“尖子生”,基层的马术建设非常薄弱。在国外,青少年骑手中很多,骑马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不像我们只有几十个。所以咱们孩子的选材面儿很窄,不像国外的底座大,选材成材率就高。不过,现代马术在中国才开展十几年,而在国外已经有上百年的发展历程。在英国,一个俱乐部要培养一个孩子骑马,国家是要给予俱乐部和孩子补贴的,而中国俱乐部都要靠自己来谋生以延续我们的马术运动,如果国家能够在马术普及方面给予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也许对于中国马术的发展会更好。

当然,经济基础之外,如果打小你没有正确的训练基础,你的马感、你对这项运动的理解是无法让你从一名优秀的青少年骑手蜕变成成熟的马术骑手。每个人都是这样,只有当你知识越来越丰富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懂得太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随着马术运动在全国的发展,马术的理论教学逐渐规范,如果有机会,能够走出国门进行训练提高更为行之有效。马术是一项非常需要思考的运动,你需要多比赛,多去见识一些你未所见的内容,这样才能让你的马术水平日益精进。的确,随着中国马术的不断进步,陆续出国留学归来的骑手逐渐成熟或者转型做了教练,使得今天的青少年在骑马的时候能享受到“前人栽树”的成就,他们不必再走那一段“忘记野路子,回到马术来”的老路子。像李耀峰和徐正阳就有着天然的马匹资源,李耀峰有爸爸的提携和马匹的支持,徐正阳也有上海马术运动场的天然技术力量辅佐,成天看着全国冠军训练,想不进步都难。李振强就坦言自己学习骑马很晚,只能靠忘我的训练来后天“补拙”。在以骑手身份参加过奥运会和亚运会后,这次是以教练的身份带队出国参赛,没有了以前作为骑手的紧张,却多了作为教练的使命感。在对比了国内外青少年的技术后,他强烈感受到了培养青少年骑手的重要性。李振强说:“现在,国内的很多老队员都处在退役或准备退役的状态,若再不培养新骑手,那中国未来的马术运动该如何发展。我希望国家能多花点时间跟精力来发展最重要的青少年马术,不要让他们走很多老骑手走过的弯路,他们才是中国马术运动发展的未来。”

任何一项运动能够站在巅峰享受万人敬仰的参与者寥寥无几,能够站在奥运会和世界杯马术赛场上的人恐怕全世界都不到百人。而在这座通向辉煌之路的金字塔中,有着许许多多默默无闻的“执着者”,他们每天起早贪黑骑坐在马背,吃住在马场,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享受马上的“颠簸”,他们用不断努力实现着自己的梦想,也为马术运动打下了一个良好而坚实的基础。放眼国内,中国马协秘书长成庆曾经说:“希望能够把青少年比赛变成每年一场的青少年锦标赛。”这不仅说出了国内一线老骑手的心声,也代表着中国马术协会更加关注青少年马术运动。这样一个舞台可以给国内年轻骑手更多参赛机会,还能进一步推动中国马术。

相关阅读

©2011-2020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