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马若潇:安静骑马,平实生活

2012-10-13 17:35| 发布者: amber |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接过冠军奖杯的那一刻,马若潇其实并没有太激动,聚光灯、欢呼声让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而她,只想踏踏实实地骑马,踏踏实实地生活……
RUOXIAO MA: PEACEFUL LIFE
马若潇:安静骑马,平实生活

接过冠军奖杯的那一刻,马若潇其实并没有太激动,聚光灯、欢呼声让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而她,只想踏踏实实地骑马,踏踏实实地生活。


荣耀之战

2012 年8 月10 日晚8 点,鄂尔多斯,达拉特国际绕桶大奖赛康巴什站。她戴上手套,跨坐于马背上,腰带上的巴扣绚丽夺目,银色的耳饰折射出比赛夜场耀眼的灯光,此时兴奋的“神枪手”不断用前肢刨着地,鼻息粗重。

比赛刚开始,一名女骑手马匹突然失控,若潇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夜场比赛,灯光、音响以及闪光灯,所有的一切会让敏感的马匹感到恐慌。要出场了,她调整呼吸,轻轻带缰,马儿却不断仰头,接着急躁地跑了起来。可惜!路线多绕了一圈,最后只是20 秒000,这个成绩在第一轮不算好。

“还有第二轮比赛,我信任你,你也要信任我。”她轻抚马儿的脖颈,心里默念。这次“神枪手”果然非常配合,一进计时线就全力以赴。灯光、欢呼……都不在她的眼里,她调整重心,轻点缰绳,引导马儿极速接近桶,然后信任地交给它,让它去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18 秒106 !全场沸腾了!这个成绩远远超过了第一轮比赛中中国骑手孟岩和坐骑“恩赐”18秒346 的成绩!其后出场的选手尽管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超越了。

“其实我和它那天的配合不是很好,跑完就知道有一些问题。后来别人告诉我成绩,我觉得可以了,不管成绩是什么,它今天该休息了。它很棒!”从2010 年参加上海迎世博绕桶赛的第五名,到鄂尔多斯达拉特国际绕桶赛康巴什站冠军,再到16 天后的全国马术绕桶冠军赛(达拉特旗)站团体、女子双冠加身,马若潇只用了短短两年,而她和马儿的故事,却还有很多很多要说。

阳光快乐的中国女牛仔马若潇


马背之梦

第一次看到马时,若潇只有7、8 岁。一见到马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和长睫毛她就被深深吸引了。“这么大的动物怎么能这么漂亮、安静,还能坐在它背上,它还挺愿意驮着你,还特听话。”回忆起小时候第一次骑马的经历,她觉得那是一个孩子在学习怎么跟另一个生命交流。

2007 年,因为喜欢骑马,她在论坛上结识了一票爱骑马的朋友。然而第一次参加外出骑乘的活动就令她倍感“受伤”——没护具、不会挑马、姿势难看的她被朋友笑话;可气的是连马都欺负她,远远地落在后面。直到一个姐姐将自己的马换给她,她才到了队伍的前面。

“听到他们笑话我,心里很不平衡,我自认为骑了很长时间了,骑得马挺多的,摔得也挺多的,各种摔。我骑马走了所有的弯路,没有上过课。他们说我用嘴催马,攥着铁环‘驾驾驾’”。这样的活动可没好意思再参加第二次。直到那年秋天,认识的另一群朋友组织去南戴河骑马踏浪,她心里痒痒的不行,又跟着去了。

“看他们的骑姿,我忽然就会了,就从这样,”她做了一个弓着身子的姿势,“就坐起来了。那马经过调训,非常老实,节奏很好。我一下就找到感觉了,开始不自觉地揉鞍了,当时开心极了!”第一次领悟到伴随马匹运动时的愉悦感觉,为她年幼时的马背之梦赢得了第一个正式的学习机会。

马若潇和队友庆祝夺冠的喜悦


与马共舞

之后跟朋友骑的多了,若潇开始有了“马术”的概念,“这群朋友里面有人骑英式,用综合鞍,小腰板挺得倍儿直,特别有范儿;有的是野路子,也是从来没上过课那种;还有几个骑西部鞍的。我才知道原来骑马有这么多种(方式)!”

若潇说自己喜欢关于马的所有的东西,当时她觉得西部鞍造型特别又漂亮,但是要穿上大恰她又觉得太闹腾了,最终还是被简单的综合鞍和优雅的英式马术吸引。她一直都是自学,看到什么学什么,因为没人教,虽然很爱马,却不得其法。“如果你能写的话一定要写上,想学骑马的人,喜欢骑马的人,一定要上课,一定要上正规的课——这是忠告。骑马没有摔坏并不是必然的,摔不坏是偶然的,太严重了。”

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若潇结识了“三啸”,得知作为马主的他愿意教人学西部骑术,她觉得机会非常难得。那是2009 年的冬天,她遇到了一个好老师,也遇到了一匹特别的马——只有三岁的黑色美人,森林公主。马的智商并不低,甚至比人类已经认知的都要高,森林公主只要一到比赛场地,听到铃声响就会立刻冲出去。人在长期远离大自然的生活中已经渐渐失去了对自然的触觉,而动物却还保留着灵敏的第六感,不用言语,它们也能彼此理解、信任、交流。

来年春天若潇第一次骑着森林公主参加比赛,其实以前她一直不喜欢竞技,总觉得马匹会因得不到好的保护而受伤。比赛前三啸一直让她别紧张、别紧张,结果她倒紧张了,傻乎乎地跑了下来,拿了第五名。而事实证明,参加比赛没有她原想的那么严重,还能遇到各种各样爱马的很好的朋友,同时也检视了自己这段时间的训练成果。

冠军也烦恼

在本届鄂尔多斯马文化节上,若潇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真正的西部牛仔,她跟着他们学习技术的同时也在学习最基本的人马交流、如何打理马匹、如何根据马匹的表现制定训练内容等。“不是看到你根本想不到,Tyrel的马可以自己过去选汗屉。他把马带到马房,马就叼起自己想要的汗屉。”她无不羡慕那些能够与马匹如此融洽的相处的骑手,他们都是从小就接触马,几乎知道马儿心里的任何想法,而若潇的烦恼正是没人告诉她如何才能走进马儿的心。

之前的比赛和训练时,神枪手总是不停仰头,轻轻一带缰就加速,若潇和几位教练讨论过后认为应该是由于这套水勒没有额革,导致运动时项革总是滑下,马不舒服自然就不愿意服从。她找到来自美国的老牛仔Bob。“这几天我的马很兴奋,可怎么样让马镇定下来呢,我也在找答案。我一直不停地问Bob,问各国骑手,学怎么让马安静。他们教我的是基础,特别有用,因为我缺乏的就是基础。”

很多人会说拿了冠军一定骑得很好,但没人能指出其中的不足,若潇叹了一口气,满满的都是烦恼,“虽然我可以让马去我想去的方向,可我从来没上过课,简单的圈乘走不圆,我不会,但我真的很想学。”一旁的Bob 很认真地看若潇骑马,不时跟身边的翻译点头说些什么,记着马一共走了几个圈,有多少次想跑,他们正在一点点地帮助她找到与马的契合点。这位美国老人让若潇很信任,她觉得他就是一位特别可爱的老人,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觉得之所以很多人被称之为大师,他们最让人尊敬的地方其实是他最平凡的一面。”

各国的人们骑着马却都说着不同的语言,人和马之间也拥有完全不同的交流方式,而沟通的脚步却并没有被这些差异阻碍,鲍勃跟她说,只要用心去理解和感受另一个生命,就一定能得到回应。

最好的事,就是与马一起

当门关着时,你永远不知道那边的世界。没骑马之前的若潇周末能睡上一整天,当马儿带着她来到了新的世界时,她也一下子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虽然有时候很困不想早起,但只要想到能看到自己的马就很开心。

骑马带来的感悟不止这些,她想让更多的人了解马、接触马、喜欢马。“因为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生活方式。”她说,“现在很多人有钱有闲就喝酒飙车玩刺激,还不如弄弄马。马会教会你很多,善良、温柔、低调。可以说是它的温顺成就了人,所以我们要感激,要从中能学到东西,要谦和。”

从开始的骑马飞奔,追求速度与赢的激情和刺激,到现在变成从跟马不断磨合交流,让它明白指令,学会某个动作所带来的成就感,若潇说马教会她太多,不浮躁,细心,试着去体察别人,换位思考。很多时候,人想让它做一个动作,但马的理解不是这样,所以你必须跟马换位思考,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很多时候马就像个孩子,它经常会犯错误,你得允许它犯错,做对了再奖励它。一个马骑得很好的人,修养一定也很好,因为他懂得什么是宽容。”若潇说,学会与它的交流沟通,才是最令人着迷的地方。

采访的最后,若潇说自己有个愿望:“我认识一个好教练,我非常想跟他踏踏实实地学一个系统的课,这是我一直的愿望。现在我只想踏踏实实生活、踏踏实实骑马,冠军只是一次考核,你运气好考过了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我还有很多想学的东西,只要能坚持,就一定会坚持。”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