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陈景川:“爱情”马拉松

2012-10-12 17:12|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2年10月刊

摘要: 爱可以传递,幸福可以感染,但有时,兴趣也可以接力。谈话的开场白,主人公陈景川讲述的故事中,有这样一种行动力,让我深深地为之震撼。1994 年,陈景川,在一个大众普遍认为年少轻狂的年纪,选择加入广东省马术队。 ...



爱可以传递,幸福可以感染,但有时,兴趣也可以接力。谈话的开场白,主人公陈景川讲述的故事中,有这样一种行动力,让我深深地为之震撼。1994 年,陈景川,在一个大众普遍认为年少轻狂的年纪,选择加入广东省马术队。没有遵循常理的轻率、反复、忐忑、犹疑,而是毅然决然地选择让马术走进自己的生命。那时的陈景川,执拗得有些可爱。

一个深信不疑的选择的背后,往往深藏一个无法忽略的强大影响力。陈景川的哥哥作为广东省马术队的资深运动员,同陈景川一起成就了一场兴趣爱好的接力赛。可以说,哥哥在陈景川整个马术生涯的启蒙期具有重要的引导作用。兄弟俩的话题永远围绕马和马圈儿,即使哥哥已退役,但却从未间断过对我和马日常生活、训练状态的关心询问。陈景川感慨道:“这是我们之间一种深入骨髓、血液的习惯!”


“马术是一项很长寿的运动”,陈景川在马背上书写其关乎职业生涯的传奇。

初生牛犊不怕虎。1994 至1996 年,对陈景川来说,生活是轻松快乐的,马术水平的提升也是阶梯式飞跃的状态。1995 年,陈景川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全国锦标赛。“那时的我,年纪小,首先自己的心态就是很放松,没有压力,只想着把动作尽量做好,所以一点都不怯场。记得当时和我一同参赛的那匹纯血马,表现也非常棒。虽然之前在赛前热身的时候,马的情绪受到了一些影响,但整体的状态还是令我很满意,”陈景川言辞恳切、笑容温暖地说,“马术运动员都是一种享受运动本身的状态,代表地方队去争得荣誉,并没有太多看重比赛及名次的想法。”那一年,陈景川代表广东省马术队获得场地障碍赛团体第二的好成绩;那一年,陈景川出色的赛场发挥是队里数一数二的;那一年,作为一个小队员,陈景川赢得了自信的自己。陈景川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有马术天赋的人,他更多地关注后天的努力,多积累、接触国外先进的技术是他一直以来热衷的事情。1996 年的国外培训,对陈景川来说意义重大。那一次瑞典之行,陈景川看到了很多高手的训练骑乘状态,也听到了教练所给予的专业指点,收获颇丰。




新的挑战。陈景川回忆说:“第八届全运会的比赛状态不是最理想的,会考虑很多,不能太轻易地去尝试,这是主观因素的制约。而客观因素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主要体现在比赛难度的增加,障碍的高度由1.2米变为1.5 米。但这次参赛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成功跳跃1.5 米的障碍不是单凭骑手的勇气和信心就可以实现的,真的需要技术。这种技术一定是需要一个年限的,甚至10 年左右都不算久。以国内优秀的马术运动员为例,他们大多有8 年以上的经验,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心理状态、比赛发挥才能比较稳定。”再看1999 年,陈景川代表国家队,同新疆骑手一同参加了新加坡国际邀请赛。他们没有令国家队失望,在海外打了漂亮的一仗,夺得赛事冠军。这次场地障碍赛有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伊朗等11 个队参赛,每个队有2 名参赛人员。选拔是依照国内地方队队员过往参加比赛的成绩作为积分基础,再由国家队来统一排名,陈景川的成绩名列前茅。

特别的经历。2007 年,陈景川赴德国执行一项重要的工作——为2009 年的全运会做准备,买马。他同队友走访了德国著名的PSI(Performance Sale International,是一个汇集了世界顶级运动马的世界顶级拍卖会)国际马匹拍卖会。“在买马选马的过程中,我们可以试跳,做一些简单的马场马术”,他对选马重点的回应是,“首先要觉得容易骑乘,然后带它跳障碍,这时它的能力、节奏掌握得比较好,就会优先考虑。但往往一次是不能有结论的,我们需要多骑几圈,反复比较,力求它最稳定最真实的表现发挥在我们面前。”此行,陈景川不仅同队友一起为广东省马术队购入5 匹奥登堡马,还同时完成了为期1 个月的训练计划。训练过程中,除了骑乘自己买的马,还需要同德国马场提供的一些五六岁的小马进行磨合。在德国的训练经历让陈景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科学的训练安排,严格的德国教练,优秀的队友,让他一丝一毫都不敢懈怠。偶尔由于小马不容易驯服的个性,骑乘会伴有摔跤等各种突发状况。尽管辛苦,陈景川却很珍惜这段经历,使他骑马的经验值迅速飙升。

又一个巅峰。2009 年,陈景川收获了人生第一个全运会场地障碍赛的团体冠军,这种成就感与骑手心态的自信及技术的肯定息息相关。然而,这次第十一届全运会的赛前准备却曾让陈景川及队友迷茫,“我们在天星备战期间,出现了不少问题,很多人认为我们不行。记得当时最迫在眉睫的情况是,我在赛前10 天骑金刚训练时,摔下马,差点就骨折了。

摔完以后,对我的信心打击很大。不过万幸的是金刚没有受伤,因此没有造成它心理上的巨大伤害,完全不同于拒跳的情况。金刚是匹非常勇敢的马,当时我们是在跳1.4 米的障碍,由于我的步点出现了失误,再加上没有对金刚在障碍前的跳跃做出正确的判断,进而在马上失去了平衡,整个身子被抛了出去,狠狠地撞到了手。”

“刚开始进队,尤其是遇到一些挫折的时候也想过要放弃的。”

困难、挫折、打击也许是任何一个马术运动员需要完成的必修课。像是在1997 年第八届全运会上,陈景川没有打进主力。当时他很受挫,很感谢哥哥的及时鼓励。他调侃地说:“现在回头看,那时候真的很嫩!”还像是2010 年的亚运会,陈景川同金刚一起打进了选拔赛,但是去过检疫场后,马腿却瘸了。当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退赛回家。好在困境中往往会出现一丝曙光,“老大哥李振强和上海队张斌,都很热心地把他们的备用马拿出来给我用。最终,我选择了张斌的马完成比赛。这次经历对我来说,着实是一个挑战,在短时间内与一匹生马磨合,并进入状态去驾驭它。”

建华的参赛成绩虽不敌金刚,但陈景川却独独对它有一种强烈的情感依赖,说不清缘由。

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的夺冠,使陈景川和金刚走入人们的视线。这匹为陈景川立下汗马功劳的良驹,是2007年于奥地利购入。它有着尊贵的法国血统,运动能力很强,成绩卓越。然而,即便陈景川珍视与金刚的相遇,却独独对建华有一种强烈的情感依赖,这种情感流露,真挚且真实。建华是一匹纯血马,2002年陈景川接手的时候,它正好9岁。提起建华,陈景川显得格外温柔:“它长得很帅,蹄部和面脊都是白色的,还是我见过的身材结构最好的一匹纯血马。马圈里很多人都知道我的这匹马。”

“建华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经常会咬人。我很多队友被它咬过,甚至包括我自己。但当你掌握它以后,就会发现,它其实是怕你惩罚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一次,我的整个指甲盖都被它咬掉,但我知道它不是故意的。遇到这类情况,千万不能捆绑它或气急败坏地鞭打它,因为效果会适得其反。它会挣脱,会拼尽全力逃跑。正确的方式是要耐着性子哄它。比如它咬完我以后,其实它很害怕,这时你不能看它,而是要默默走开,一会儿再回来”,陈景川聊得津津乐道,一幕幕仿若清晰如昨,“它的性格还很倔,完全不同于金刚温顺的个性。记得第一次带它来北京参加比赛的时候,我带着它一起在户外散步,突然,它发现前方有不喜欢的事物,马上止步不前。尽管你用尽力气推它前进,它也不会乖乖听话向前走。还有一次,在格林马会打亚运会选拔赛的时候,它就很反感格林马会旁边的温榆河。它不想过河,并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向我提出抗议——从河堤里横着走,真是吓得我一身冷汗!”顽皮、倔强的建华在20岁时,因腿部疾病而退役。但在陈景川的心里,它从未离开。

 

未来的路,陈景川有属于自己的梦想。

陈景川一直强调马术是一项很长寿的运动,他立志在马术运动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说起2012伦敦奥运会的马术比赛,65岁的加拿大马术名将伊恩·米拉尔(Ian Millar)令他敬仰,他觉得伊恩·米拉尔丝毫不显沧桑。他希望自己今后仍可以带着耐心、毅力和坚持,骑马到70岁甚至更久。

这是一场“爱情”马拉松,正是这种对马的热爱、对马术事业的深爱,铺开了陈景川“马背人生”的故事。相信未来的路,陈景川会越跑越精彩,让我们共同期待。


相关阅读

©2011-2016  中国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版权所有      E-mail:horsingcn@163.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