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专题报道 查看内容

黄焯钦:南国舞步王

2011-7-30 15:46|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1年2月刊

摘要: 黄焯钦,一个曾经以撑杆跳为梦想的孩子,因为教练的提携走进了马术运动,也彻底改变了他的运动生涯。他手中握着的已不再是那根越来越长的撑杆,而是那与他亲密战友共同舞蹈的缰绳。从一次次跨越横杆到一步步走马舞台 ...



黄焯钦,一个曾经以撑杆跳为梦想的孩子,因为教练的提携走进了马术运动,也彻底改变了他的运动生涯。他手中握着的已不再是那根越来越长的撑杆,而是那与他亲密战友共同舞蹈的缰绳。从一次次跨越横杆到一步步走马舞台,黄焯钦用自己不断的努力收获着一个又一个冠军奖杯。

1994年5月的一天,黄焯钦还和往常一样拎着包准备下午的训练。但他的教练过来对黄焯钦说:“准备一下,你要去马术队报道了。”虽然服从命令,但黄焯钦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内心还是充满着疑问。“现在才知道,因为当时教练认为练习撑杆跳的运动员能够更好地掌握马背上的平衡,空中感觉尤其好。而且我的身高只有一米七,以后练撑杆跳的出路比较渺茫,但练马术却是极佳,再加上平时训练中展现出来的过硬的平衡能力和耐心,让我的运动轨迹从此改变。”黄焯钦说。从他第一次走进马房开始,黄焯钦就开始了一段不一样的体育人生。

1999年,黄焯钦第一次拿到了全国盛装舞步的冠军。看着六年的训练时间不长,但从一项运动转型到另一项运动,而且天天过着与马为伴的生活,黄焯钦一开始还真的有点不习惯。“进了马术队我才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马,感觉比我家里的牛可大多了……”黄焯钦说,“那时候觉得很新鲜,队里要求我们每天都要刷马,清理马房。就这样,渐渐地和这些可爱的生命熟悉了起来。”亲近是一回事儿,但要想成为默契搭档,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黄焯钦回忆道,“小时候在老家骑过牛,但马我可从来没骑过,第一次骑还真有点不习惯。”

当时的黄村训练基地的条件一般,马匹也不多,两名运动员共用一匹马,每人每次只能训练10分钟。“一节40分钟的训练课从马背上摔下3次,屁股都摔肿了。”回忆最初的训练,黄焯钦笑着说。虽然有运动的底子在,不过,天天练马,黄焯钦也曾有过退缩的念头,“起初,我以为练马术就是练赛马,比的就是速度,但没想到教练告诉我需要做的竟是要让马儿慢下来。我当时就觉得浑身有劲没处使,用了很长时间才转过弯来。当然,只要你过了瓶颈之后,自己就能提高一个层次,这也让我觉得对自己的帮助很大。所以,我一直坚信,当你遇到困难就一定要冲过去,享受自己的那种成功感。”

凭借自己的意志和一贯的耐心,黄焯钦渐渐显示出了对马术运动过人的天赋。1998年,黄焯钦参加全国马术锦标赛,获得盛装舞步赛团体第二、个人第六的成绩,这是他首次参加比赛,也让他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那长60米、宽20米的平整沙地,也再也没有脱下优雅的燕尾服和黑色阔檐礼帽。从1999年至2004年,黄焯钦和他的赛马“西方绅士”一起南征北战,用默契的配合几乎夺得了所有全国锦标赛马术盛装舞步的个人冠军,以及第九届全运会盛装舞步项目的个人和团体金牌。此后,黄焯钦又和他的新伙伴“西方伯爵”一起夺得十运会团体和个人两枚金牌。在2002年韩国釜山举行的第14届亚运会马术盛装舞步团体决赛中,以黄焯钦为主力的中国队摘得一面铜牌,实现了我国在该项目国际大赛上的历史性突破。




2004年,黄焯钦和队友一起奔赴丹麦备战第十届全运会。离开家还不到一个月,他的孩子就出生了,再等回国时,孩子已经五个月大了。尽管那段时间一直是黄焯钦对妻子和孩子的愧疚,但是黄焯钦聊起对那几个月印象最深的,更多的还是对于出国学习的感受。“虽然之前也有国外的教练给我们上课,但只有走出国门才算让我享受到了真正的马术运动。”黄焯钦说:“在丹麦训练的几个月里,我每天要骑6、7匹马,通过与不同马匹之间的沟通配合,更逐渐扎实了自己的基本功,对马的感觉也有了更多的认识。我慢慢地开始想如果能够通过自己的调教有一匹出色的比赛马的话是何等快哉?”

在去年的亚运会上,中国队在马术盛装舞步团体比赛上最终以65.593分的成绩夺得银牌,这超越了釜山的铜牌,是目前中国马术在国际舞台上获得的最好成绩。参加比赛的四名中国队马术运动员是中国最具经验的盛装舞步团体队员刘丽娜,以及三名广东籍运动员顾兵、黄焯钦和蔡乔。在本次比赛中,发挥最好的是顾兵,66.556分,其次就是黄焯钦,65.833分,而黄焯钦也是2002年釜山亚运会团队铜牌的参赛队员之一。

在广州亚运会上,黄焯钦是中国队第二个出场的,他和自己的“爱将”搭档两年多来,第一次在大型国际赛场上露脸。只见在轻柔的音乐声中,黄焯钦仪态端庄,“爱将”步伐灵敏,二者相得益彰,自由自在地玩起了盛装舞步,烈日当空,赛场地面留下了他们闪动的舞影。七分钟后,伴着音乐声停,“爱将”站定,黄焯钦脱帽向观众致意,二者优雅退场,最终得分65.833分。

“我们超常发挥了,它是一个逐步向上的状态,我和它之间的默契程度也是越来越好。”黄焯钦对此次参赛结果是非常满意。其实,这匹荷兰马“爱将”的出现,源自陪伴黄焯钦征战的功勋赛马“西方绅士”、“西方伯爵”相继病逝。

行内话“七分马三分人”,再好的骑手也是离不开良驹相伴的。黄焯钦至今念念不忘的是助他在上两届全运夺冠的“西方绅士”和“西方伯爵”,“它们都因患了肚子疼的病,相继死去。在国内,马匹得病根本没地方治,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死去。”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黄焯钦忧郁了很长时间,“说实话,我陪它们的时间,比陪我老婆还多。”

说起黄焯钦的“爱将”,其实它是一匹很淘气的烈马,用黄焯钦的话说:“它就不是干盛装舞步的料,性子太烈了……”不过,在众多的合作中,能令如今正在步入巅峰期的黄焯钦最为快乐的坐骑,还就是目前这匹有点“坏脾气”的名叫“爱将”的荷兰马。盛装舞步本是优雅的比拼,性格暴烈的马匹并不适合在这种亦步亦趋的规则中闲庭散步,然而,当中国的购马团队前去荷兰购买马匹的那天,“爱将”却在马厩里既安静又温顺,它俘获了买者的心,被当成一匹乖乖马买了回来。来到中国后,“爱将”恢复了自己的狂野本性,令即使有十余年驯马经验的黄焯钦一开始也是徒呼奈何。黄焯钦说:“‘爱将’在之前没有一点盛装舞步的运动基础,只喜欢奔跑。我要一点点和它沟通,建立信任,慢慢混熟以后才能教它。后来,‘爱将’终于改了性子,只不过总体还是非常敏感,属于精力过剩型的。”“练习盛装舞步十多年来,我也算是一个好手了,但唯一一次在训练中摔下马,就拜它所赐。”谈起多年前的这件这件糗事,黄焯钦流露出了对“爱将”那种朋友间的又爱又恨。

得益于黄焯钦的耐心和技巧,三年后,“爱将”已经从一个性格刚烈的“舞步菜鸟”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温顺良驹,“它本身就性格烈,如果你还对它失去耐心,那永远也没办法令它安静下来,所以我一次又一次顺着它,抚摸它,跑得好就给它奖赏,亲自喂它吃方糖和苹果,跑得不好也只是拍拍它,提醒它。”黄焯钦说。在赛场上,由于太了解“爱将”的脾性,黄焯钦也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来对付这个调皮的家伙。“它总是精力过剩,所以每次在比赛之前,我都会骑着它先遛遛,消耗它一部分体力,真正上场的时候,它就会消停很多。当然,要消耗到怎样一个度,是我和它之间的秘密。”如今已经9岁的“爱将”从2008年正式与黄焯钦开始合作,目前已是默契有加了。

亚运会的银牌不仅为书写了中国马术队新的历史,也是黄焯钦运动生涯中重要的一页。黄焯钦说:“我还要继续我的马术人生,尽管当运动员很苦很累,还要牺牲很多与家人相聚的时间,但我无悔走上马术运动员这条路,我喜欢与马为伴的生活,还要骑下去。”谈起中国马术,黄焯钦一直坚信中国马术运动会更好,他说:“我觉得马术在中国是比较有前途的,但因为目前了解的人不多,推动力不够,所以被认知度还不是很好。我希望自己通过更加努力地训练来争取更好的成绩,让马术受到更多人关注和认识,让更多人知道这项运动。”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